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伽小]孤独西落前(3)

◇孤独西落前。意思是在孤独离去之前,是晨光初降前混沌的昏暗,是揭开夜幕的最后时刻。 
◇这是一个只有结局的故事。
Chapter 2.〈十六岁的艾莉卡〉
 

 
[伽小/孤独西落前/超人外传设定衍生]
 

Chapter 3.〈故事结束的地方〉
 

近些日子的古灵星热得不可思议。
 

高温舔舐过每一寸金属味道的土壤,热得小心超人从脸颊到耳根都泛出了不正常的红晕。他忍不住擦了擦额头,随后看着自己被汗水浸湿的手套,后知后觉地思考起机器人为什么会流汗的问题来。
 

明明根本不是人类,但就是拥有汗水和泪水,就连机械石心脏中涌动的感情都自然得让人惊讶。
 

小心超人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了艾莉卡对他的形容。
 

“造物主创造的奇迹。”
 

可就算是奇迹,也会有无法补全的缺憾吗……
 

方才被小心超人远远甩在身后的伽罗终于跟了上来,见他正一本正经地盯着自己湿了一片的手套发呆,于是动作极其自然地把小心超人的手套脱了下来,又异常顺手地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那么热的天,还戴手套做什么?”
 

小心超人没有说话,但视线却紧紧粘在伽罗顺走他手套的那只手上。
 

上将理所当然地曲解了他的意思,把自己同样戴着手套的手从口袋中抽出,摊在小心超人面前。
 

在后者略带疑惑的目光中,手套仿佛是被湛蓝的火焰点燃,迅速消失在了伽罗的手心。
 

“这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小心超人:“……”他指的不是这个。
 

偷偷鼓了鼓脸颊,小心超人觉得有点郁闷。
 

伽罗心下好笑,但也没来得及去细想,因为那个生了闷气的小家伙早就撤回视线转身走进了森林。
 

来势汹汹的烈日在林叶的重重阻拦下也变得趋近无力,落到地面之时只剩下了薄薄的余温。
 

小心超人终于如愿以偿地纳到了些许阴凉,对着身周怎么看都长得一模一样的参天古木好一通端详后,还是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他突然想起他曾经在一颗还未开垦的矿星上迷路了整整三个月……
 

虽然以小心超人目前的性格,他是个重度路痴患者的事情还不至于传得满星星球人尽皆知,但常有机会出入宅家的伽罗还是有听说过这一茬的。
 

想到这点,伽罗走上前几步对小心超人道:“先去有水声的地方找找人迹吧,跟紧了。”
 

小心超人看了看根本找不到方向的森林,又望向满脸平静可靠的伽罗,仅仅犹豫了片刻便彻底妥协。
 

见他点头,伽罗不由松了口气,但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乖顺的模样。这才想起面前这个外表足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真正来到这个世界似乎也只有九年而已。
 

这个年纪放在阿德里星都得算是小孩子,更别说是人类与机械共存的星星球了……
 

 
各有心事的两人一路上一个比一个安静。因为顾忌着森林中的其他居民,所以他们都默契地没有使用超能力,堪称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循着水声朝着森林深处前进。
 

随着太阳逐渐西斜,溪流的声音也开始明朗。再向前迈出几步,视野便骤然开阔起来。
 

一座简陋的木屋坐落在河溪一畔,远离树木和人群,在这样一片突兀的林中空地中同样突兀地静立着。
 

藤蔓从它的屋檐下探出,密密匝匝地遍布墙面,木板间隙中依稀能看见死去的苔藓。这座屋子破落得宛如失去藤蔓支撑就会随风散去一般。
 

树木稀疏处的阳光毫不留情,小心超人遮了下眼睛,只觉得木屋上攀缘的藤蔓像是被镀了层油腻的光,就连其中绽放的细小黄花也在高温中枯萎了大半,畏惧地蜷缩起了娇嫩的花瓣。
 

他站在门前,心底无端生出一些打破百年寂静的罪恶感来。
 

这离奇的感触让他曲起手指虚搭在木质门板上迟迟没有将它叩响,眼看前去查探情况的伽罗已经原路返回,小心超人这才下了决心般规规矩矩地在门上敲了三下。
 

叩、叩、叩。
 

空气沉寂了片刻,木门忽地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挪动声。
 

伽罗迈前一步,眯起眼睛谨慎地把小心超人拦在身后。
 

先前他检查房屋的时候,原以为这屋子并没有安置窗户。但在随手扯开缠绕在墙壁之上的藤蔓后,伽罗才发现那后面还藏了一扇窗。
 

窗户是窗户没错,可那窗玻璃背后密密麻麻地钉满了木板。被不幸封住的窗台上摆了一株干枯已久看不出品种的盆栽,现在它脆弱的枯枝上挂着一张看起来还算牢固的蜘蛛网,只是不知道蜘蛛去了哪里。
 

要是有危险的话……伽罗沉着脸,视线紧盯木门后蜂拥而出的黑暗。
 

黑暗中站着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
 

他眼球混浊,偶尔转动间能看见几块暗黄的色斑。眼角的皱纹如同孔雀鱼散开的尾鳍,沟壑一般布满了脸颊。
 

而那双似乎早已不能视物的眼睛在见到伽罗的瞬间却突然亮起了希冀的光,他颤抖着探出手去,几乎是有些惶恐地抓住了伽罗的手臂,嘴唇嗫嚅着沙哑道:
 

“……卡勒…吉亚,你,回来了……”
 

伽罗一怔,不知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挣脱,而小心超人下意识想把他拉回来,却在听到老人所言后又忽然反应过来般倏地缩回了手。
 

“不,我……”伽罗稳了稳,却还是被拉进了屋内,不由回头看了眼小心超人。后者小小的报复心顿起,只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随即便跟着进了房间。
 

昏暗的环境极易引起人的警惕,伽罗谨慎地迈出每一步,却还是不住地踢到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小玩意,在黑暗中发出几声金属质的声响。
 

不过好在光明很快就重新降临,头顶悬挂的灯泡闪了两下最终还是安稳地亮了起来。小心超人站在电灯开关处,表情里罕见地带了点惊讶。
 

老人并不在意黑暗被驱逐,就像是无论生活在怎样的环境里都不能惊扰他一般。他示意伽罗坐到一把藤蔓编制而就的椅子上,自己则挪步坐去了另一边,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本封面卷边、内页还有虫蛀的本子,神色间遍布仓皇:
 

“一、一百年了……我什么都不记得……”
 

小心超人留意了一会儿伽罗的动向,发现他在最初的严阵以待后很快就放松下来,想必也没有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于是便收回目光不再去看。
 

他重新环顾房间内的布置,没来由地觉得有点恐慌。
 

伽罗是没来得及看,但站在门边的他可称得上是一览无余。
 

屋子内的墙壁上挂满了金盏花的干花,因为时间长远早就褪了颜色,褐色的花瓣蜷缩成一团,脆弱得近乎一碰就碎。
 

每一件家具都被贴上了标签,写明了详细的名称和用途。大到家用电器,小到这满地散乱的机器人组件,那些泛黄的小小标签无处不在。
 

小心超人蹲下身,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枚芯片,发现其上还刻了一行小字。
 

“卡勒吉亚机械制造工厂(古灵历20783年制造)”
 

一百一十六年前……?
 

那这个老人就是艾莉卡说的……他下意识回过头,发现伽罗也在看他。
 

视线短暂地碰撞了片刻,答案已经心照不宣。
 

小心超人觉得这默契没有办法解释,但他又的确明白了伽罗想表达的意思……
 

摇头把杂乱思绪抛去脑后,小心超人轻手轻脚地走到书桌前,确保自己的动作不会引起注意后随手拿起了一份桌上的文件。
 

多数都是些陈旧的机器人资料,但基本的都是同一类型。小心超人多留心了一下,资料上的家政机器人全都是两个方形盒子堆砌而成的造型,行动仍旧要依靠滚轮,与古灵星现在流行的悬浮机器人几乎没有任何可比性。
 

正翻着,资料中又滑出了一张纸。小心超人捡起来,发现那是一封投诉信。
 

信纸上洋洋洒洒地写满了一页,用词极端浮夸,字体却扭成了蚯蚓,辩识起来还颇有些困难。
 

信里写的大概是工厂所出的家政机器人居然因为怕水而不敢洗碗,要求厂家退货的事。小心超人看了一眼就把它放到了一边。
 

他们是来询问这里是否有艾莉卡原身的消息的,可现在这个样子……他垂下眼帘,觉得希望有些渺茫。
 

还没失落多久,肩膀就被人轻轻一拍。小心超人回头,发现伽罗站在他身后,指了指那个正在低声哭泣的老人,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心超人才留意到老人手中抱着的白色布袋就被推出了屋子。他看着伽罗阖上门,总觉得他心情有点低落。
 

“……”
 

伽罗一言不发地在门口站了好一会,突然又回过身去,挺直脊梁朝着屋门的方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那是阿德里军队独有的军礼,小心超人曾在他漫长的旅途中听人提起过。
 

那个胖胖的酒馆老板站在柜台里绘声绘色地讲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事迹,讲到精彩处他情不自禁放下了手头擦着的酒杯,就这么凭空比划了起来——
 

右手五指并拢,呈75度角斜放胸前。
 

满怀对母星最诚挚深刻的热爱,这是对于每个阿德里军人而言最崇高的礼节。
 

小心超人没有去打扰。
 

但伽罗很快就回过神来,他撤下手歉然道:“抱歉,刚刚想到了点以前的事。”
 

“……嗯。”小心超人破天荒地回应了一句,他仔细留意着伽罗脸上的表情,主动开口:“他和你说了什么?”
 

“我问了他关于艾莉卡的事,”伽罗道,“但是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为什么?”
 

“今年是他生命中的第一百四十年。可是对他而言,他的寿命只有短短的一天。”
 

“因为他只能记得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第二天醒来后,无论昨天发生了什么,他都不会再有记忆。”
 

“所以房间里的标签……”小心超人回忆了一下:“还有呢?”
 

“还有…”伽罗苦笑,“还有就是他虽然忘记了一切,可偏偏还记得一百年前的古灵星深陷战乱,国王大肆招募新兵的事。”
 

“这原本不是什么重要的记忆……可那些参军的新兵里有他的儿子。”
 

话音轻飘飘落地,小心超人也即刻明白了伽罗刚才到底想到了什么。
 

伽罗闭了闭眼睛把杂乱的念头压下,接着道:“最后和军功章一起归来的是他儿子的尸骨……原先他已经忘记了儿子早已牺牲的事,要不是因为我提起……”
 

他停顿片刻,又叹了口气,“只不过今天的记忆最后还是会随着太阳落下而一并离去吧……明天的现在他仍旧会那样坐在房子里,用自己仅有一天的生命去等待他的孩子回家。”
 

直到下一个足以打破孤独的百年到来之前,老人将一直等待着。
 

……
 

“不过现在与其谈论这个……不如来说说我们露营的问题。”
 

伽罗看似轻松地笑了笑,转开了话题。
 

他抬头看看天色:“现在回去已经来不及了,顶着夜色赶路和白天可不能比。我答应博士要把你带回去,可也没说就能把你缺胳膊少腿地带回去啊。”
 

小心超人:“……”
 

他没有反驳,毕竟在外行动了一天,虽然暂时还不用担心能量不足的问题,但也还是修整一晚上再赶路比较好。
 

等两人收集好柴火,开始准备野味十足的晚饭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小心超人抱着膝盖窝在篝火旁,不知怎么就想起刚才伽罗提及老人参军的儿子之时脸上的黯然来。
 

他从别人口中听说过阿德里的风俗人情,听说过阿德里军容整肃的军队,听说过阿德里的战神,同样也听说过阿德里的覆灭。
 

怀着一些隐秘的崇敬之情,他曾孤身前往阿德里。
 

昔日繁盛的湛蓝星球如今只剩下了碎片残骸。在无声宇宙中,它们绕着阿德里仅剩的内核悄然旋转,仿佛是遵循着某种规则,又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契机一般。
 

传言人类的母星地球,在遥远的冥古宙时期曾遭遇过一次巨大碰撞。
 

一颗行星撕开地球的地幔,撞进了它的地核。在这样巨大的冲击力下,两颗星球表面的固态物质多数都被抛去了茫茫宇宙中。
 

但这些碎屑并没有离地球远去,而是在地球的引力吸引下仍旧固执地绕着它旋转。
 

一亿年过去了,两亿年过去了……整整四十五亿年过去了,碎屑们在这漫长的时间内碰撞、融合,最后演化成了一个全新的星球。
 

后来人类给它取了个名字。
 

“月球。”
 

那时的小心超人静立在宇宙中,眼前是由阿德里的遗迹而形成的星海。
 

他脑中浮现出的这个传说似乎正在他面前重新上演。
 

……
 

“我去过阿德里星。”小心超人突然轻声道。
 

伽罗一顿。
 

少年的瞳孔里跃动着两团明灭的火,话音稍落间又偷偷瞥了眼伽罗脸上的表情,犹豫地补充了一句:“……是遗迹。”
 

“如果你想,可以详细说。”伽罗用一根树枝拨弄了下篝火,“我耐心很好。”
 

说罢便放下树枝盘膝坐正,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小心超人被他的郑重其事吓了一跳,伽罗在做完一切后这样猜测,因为他清楚地看到火堆对面的少年有那么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短暂的沉默后,便是一段沉淤已久的娓娓道来。
 

小心超人的声音和所有他这个年纪的少年都不一样。谈不及清越也说不上低哑,他的每句话都像是穿过了一层又一层阻止他发声的隔膜,滚到喉咙的时候只剩下了几个沉闷的音节。
 

明明只是一句话而已,却宛如是要从心底最狭窄的沟壑中撕扯下来,连鲜血带皮肉,每个字都准敲在恳切上,最后才能变成声带的颤抖,变成能被人听闻的声音。
 

在别人眼里毫无意义的长篇大论,对小心超人而言,恐怕是一番无以形容的痛苦剖白。
 

伽罗认真听着,哪怕那是他心底无法释怀的疤。
 

 
小心超人口中的阿德里即使不复旧观也依旧美丽得惊人。它宛如日落后仅余下的残霞,吸引着那些象征着未来的星屑缄默地围绕在它的身周,以微薄的蓝色光芒照亮这片裹携着无尽落寞的宇宙。
 

“……它们有点像你。”小心超人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伽罗的眼睛。
 

“所以我想,”
 

“…你对阿德里,对你的母星而言,”
 

“应该是个英雄吧。”
 

TBC.
 
Chapter 4.〈你是拼图吗?〉
 
◇天文方面的知识经不起推敲…假如有说错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
◇顺便我一直觉得冥古宙和亚特兰蒂斯是一个概念来着(你
◇为了找军礼被迫又去看了一遍侠义双雄的我大哭大叫地抱着我小跑了(。)
◇给看文儿的天使们笔芯w

评论(19)
热度(37)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