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伽小]屠什么龙,你退群吧。

◇英雄伽x龙族小 原创世界观设定 
◇本文又名《直球王子龙先生》(根本不是 
◇轻松向的日常萌文,保证五…七分甜!七分!(假的 
◇一切OOC都是我玩脱的锅… 
 

 
[屠什么龙,你退群吧/伽小]
 

00.
 

大陆上的所有种族都知道,有一位英雄曾经拯救了世界。
 

这个曾经在三年九个月零七天之前,街上的吟游诗人如此说道。于是听众们发出一阵嘘声:这“曾经”太年轻了,翻翻几年前的报纸就知道了,哪还用得着你来说。

 
是啊,吟游诗人摘了眼镜,惆怅地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镜片,只是我以前是位数学家——你们买份报纸不?

 
闻言人群一哄而散,可怜的诗人孤零零地站了一会,突然被人往手心里塞了一把花。

 
那卖花的小姑娘仰着脸笑得甜甜:英雄和他的龙会路过这里,就用花来欢迎他们吧,先生。

 
吟游诗人感动得眼泪汪汪。

 
一枚银币,小姑娘接着说,谢谢光顾,先生。

 
……
 

 
01.

 
如前文所说,英雄是好英雄,不光年轻还长得好看,打起架来能把整片大陆帅得颤三颤。目前正是事业上升期,很受年轻女性群体的喜爱。

 
而英雄的龙呢,同样也是条好龙。只是它不喜欢说话,成天就板着张俊秀的小脸死咬着嘴唇,不贪财也不好色——贪财这点稍微有点争议,因为英雄老说它“惜字如金”。

 
没人见过龙打架,不光是和平已经归来许久的原因,更是因为每当有羡慕嫉妒恨的龙骑士找上门来,妄图勾搭结识一下这只幼龙的时候,英雄总能及时地把他们踹出去。

 
而这样的护短举动受到了周遭群众的一致好评,并纷纷在帖下留言希望这样的龙骑士能多来几位。

 
多来几个干啥,送死吗?骑士们非常郁闷。

 
哎呀你们不懂,只有“某某龙骑士公然挑衅战神伽罗及其契约龙”这样的新闻才能上头条啊!你们龙骑士是不是成天驯蜥蜴驯傻了?网友们七嘴八舌地回道。

 
你才驯蜥蜴……那叫亚龙不叫蜥蜴好吗!

 
龙骑士团的小伙子们更心塞了。
 

 
02.

 
这世界的版图其实很大,但是在几位大魔导师的努力下,wifi依旧完美地覆盖了整片大陆。

 
自此以后便再也没发生过例如矮人挖断了精灵家的网线,两人因此大打出手——这样的事故了。

 
生活和平,没事找事的人自然就多了起来。毕竟美好的日子还是需要有一些时不时的大新闻来调剂一下的。

 
高冷的精灵们揣着一张张圣洁的脸蛋坐在古木酒店里拼酒,矮人族的佳酿从一个个被高高举起的木头酒杯中迸溅而出,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融化成了酒香,不消片刻便充斥了整个大厅。

 
而这时,酒店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吓得一个揽着朋友正准备“感情好啊一口闷”的银发精灵酒都醒了三分。他吸了吸鼻子,犹豫了两秒还是把酒杯搁回了桌上,故作优雅道:“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在浮光森林附近看见了伽罗!!”

 
精灵们一愣:“伽罗,然后呢?”

 
“……和他家的宝贝龙。”

 
……

 
“走走走我们看看去!”

 
精灵们七手八脚地整理好仪容仪表,扇着翅膀匆匆赶到浮光森林之时,就看见一黑发黑眼的小少年杵在树下,满脸认真严肃地掏着自己的口袋。

 
面前是一堆收集来的木材,堆成了篝火的模样。

 
于是围观群众对着珍惜动物上下左右好一顿拍并且纷纷传了微博后,终于有人、哦不精灵开口问了。

 
“他在找什么?”

 
一片沉默。

 
“……我想,他是在找打火机。”最后还是抱着半壶顺来美酒的银发精灵发表了他的高见。

 
是的,没错。

 
一只龙,一只远古巨龙,一只传言中一口龙息就能烧毁半个大陆的龙,正在耿直地找打火机。

 
在场各位都被这神奇的反差萌震惊到了,以至于没人发现在这魔法纵横的大陆上用打火机点火其实是low炸了天的事。

 
大伙儿看着龙在全身上下各个口袋里翻了半天,最后只摸出了一根头绳的委屈模样,不知为何突然有点心疼他。

 
过了一会,他像是终于决定了什么一般,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鼓起了脸颊——

 
“——小心,我带了野兔回……”

 
呼——!!!

 
龙息席卷过半个森林,树木纷纷葬身于火海,当然也包括才赶到的英雄大人。

 
精灵众:“……”

 
他们的英雄还活着吗……

 
只见火焰遍生的丛林中,一蓝色身影一脚踹开向他倒来的巨木,在几棵已然倒塌的古树上借力几次——猛地冲出了火海!

 
完了还没事人一样走到龙的面前,站在原地忍了一小会,但最终还是伸手揉了揉他绒毛一样软绵绵的头发:“我来生火,只是兔子……”

 
龙仰着头看他,慢吞吞地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捂住了他的耳朵,并且回过头用常人无法理解的目光扫了一眼躲在树后的精灵们。

 
围观群众:……

 
于是纷纷照做。

 
事实上当那声响彻森林的龙吟出现之时,所有人都觉得捂住耳朵真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展翅欲飞的白鸟从空中坠落,活跃于此的所有生灵都以逃命般的速度奔至声音传来的方向,哪怕它们恐惧得连灵魂都在哀鸣——这有啥办法,这可是龙…相当于老祖宗叫你回家吃饭啊!你敢不去吗?妈妈打断你的腿噢!

 
在动物们一齐跪伏在一人一龙的周围后,小心终于松开了手,旋即耸了耸肩,示意伽罗这满地的储备粮任他挑选——于是这本该随性的一餐变成了难得的烧烤宴,美酒和烤肉一齐被摆上了巨石雕出的长桌。而容貌精致的精灵则穿梭在被烧毁的森林间,一点一点地重新唤起了树木的生机。

 
盛满酒液的容器一个个弹开了木塞,精灵们难得破了一次戒,看在美酒的份上加入了这场狂欢。

 
银发精灵几次试图和龙搭话,可每次都被伽罗眼疾手快地拦住,最后他颇有些恼羞成怒地撂话:“看一眼都不行,你是在护儿子吗!”

 
年轻的英雄一愣,突然就有些尴尬。而站在他身后的龙抬头看了精灵一眼,闷闷地笑了起来,抿着嘴唇把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终于能看出一点点符合他这副模样的可爱劲儿了。

 
“……”精灵做了个大喘气的动作,然后掏出手机赶紧拍了一张:“你说得对,要是我有这样的龙,我也把他当儿子养。”

 
伽罗:“……”
 

 
03.

 
说起来,英雄大人的龙其实已经跟着他许久了,甚至是在他拯救世界之前,就已经陪伴在他的身边了。

 
至于为什么在那至使伽罗名垂青史的一战中,这只龙并没有出现……嗯,据伽罗自己所说,其实是因为在穿越峡谷之时不慎和他走丢了,而战后的伽罗找了三个月才把他重新带回了家。

 
在得知被自己当做媳妇儿供起来的远古巨龙本体其实是个无可救药的路痴后,每个龙骑士团的小伙子都开始希望有朝一日龙能迷路到他们家里来。

 
今天龙来了吗,没有。

 
龙没迷路到我家第一千一百六十天,想他。

 
被龙骑士致以最崇高恶意的战神伽罗:“……”

 
知道你想问伽罗的龙到底是哪里来的,只不过这一切的开端都始于一场命中注定的相遇。

 
那天远在大陆彼端龙之岛的龙族们突然心血来潮,想搞个惊天动地的……献血活动。

 
只是龙的皮肤坚硬如铁,根本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制造出伤口的,但假如这份工作让龙亲自来的话,它们又太爱惜自己那一身鳞片,从而根本下不去手了。

 
于是它们就盯上了正巧路过并且把某只龙狠狠揍了一顿的伽罗。

 
在龙族恳切的邀请下,伽罗还是同意了这个要求。并且在帮着这些山一样高的龙族老爷们放了一下午的血后,光荣获得了一个“慈善大使”的称号。

 
活动过后,有一只雌性黑龙带着她的丈夫找到伽罗,那是龙族现任族长的妻子。

 
“哎呀真是太感谢你了,自从被你打了一顿后我家这位就再也不敢出去赌博了哈哈哈!”

 
族长:“……”

 
“不过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雌性黑龙从身后抱出了一枚满是裂缝的龙蛋道:“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已经三年了,就是不肯出来…但是从你踏上这片陆地开始,它就出现了即将破壳的征兆。”

 
“所以我想把这个孩子交给你,等到它破壳,你们就可以定下平等契约,属于巨龙的悠久寿命和能力将与你永远共享。”

 
说着雌龙便把那颗龙蛋放在了伽罗面前。

 
伽罗沉默了一会,他对寿命和能力并不在意,只是这颗龙蛋似乎具有某种蛊惑人心的的力量,让他不由自主地一步步靠近,而就在他把手放在蛋壳上的一瞬间——

 
咔嚓。

 
龙蛋裂开,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四岁的小男孩就趴在了蛋壳边缘,睁着双湿润的黑眼睛专注地盯着他看。

 
……说、好、的、龙、蛋、呢!

 
“……它出生时带来的能量太过庞大,这导致它直接凝聚出了人形。”族长声音低沉:“更何况又在蛋里呆了三年,现在是这副模样也是很正常的。”

 
伽罗非常绝望,又看了一眼那已经把自己身上鳞片转换成衣服的小家伙,伸出手指就想捏捏他的脸。

 
结果却是猝不及防被他一口咬住,尖牙直接陷进了指尖,血液涌出的瞬间,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让伽罗颇感亲切的气息。

 
「…你,叫什么名字?」

 
“既然这样,那就算是契约成立吧。”雌龙说:“我希望你能谨慎待他,姑且就给他取名叫做小心好了。”

 
……真是非常的随便。

 
伽罗蹲下身和幼龙平视,而方才并没有得到回答的小家伙此时已经捧起了伽罗的手指专心致志地舔起了伤口。感受到他的视线,幼龙停下动作抬起头。

 
“伽罗。”那个长得很好看的人类逆着阳光对他笑了起来:“这是我的名字。”

 
小心投来的视线仍旧毫无波动,他只是拿起伽罗的手,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碰了一下。

 
「我听见了。」
 

 
04.
 

事后伽罗有问过龙爹为啥那么随便就把自己唯一的儿子送了人,于是龙爹满脸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道:

 
“没什么,就是感觉他跟着你有肉吃有架打,这不是挺好的吗。”

 
伽罗:“……”那你可别后悔。
 

 
05.
 

其实和自己的契约龙关系太好羁绊太深,有时候真算不上是一件好事。

 
至少那个心灵感应,真的是让人糟心到想要去投诉制造商。

 
就比如像这样,一人一龙一起窝在家里看书玩游戏晒太阳的时候,伽罗总会莫名其妙地停下来看着小心发一会儿呆。

 
而小心每到这时候都能极快地反应过来,放下书又或者放下游戏机,凑过去在伽罗的侧脸上亲一口。

 
其实只是嘴唇轻轻碰一下而已,但是恋爱史根本就是零的两个物种还是非常默契地一起红了脸。

 
“……等等,等一下,小心你在做什么?”

 
“是你先这样想的。”小心捂住发烫的脸,艰难地控制住面部表情:“你,让我这么做的。”

 
“……可是你能拒绝我啊。”

 
“不会。”手指分开,少年模样的龙从指缝中露出一只黑色的眼睛,非常之认真地看向伽罗:“只是这样…的话。”

 
……糟糕这场面好像有点控制不住。

 
伽罗凭借自己极强的定力镇定了下来,长出一口气后从旁边的沙发上拎了个眼罩一把套在小心头上:“你让我冷静一下。”

 
小心:“……?”
 

 
06.

 
你看这世界那么和平,照理来说故事里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反派对吧,就应该大家欢欢喜喜走到结局对吧?

 
可是你猜错了,这反派,还真是有的。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另一片大陆上,有这么一位屠龙者……

 
然后他一辈子没有见过龙哈哈哈哈。

 
我开玩笑的,你们别当真。

 
屠龙者杀光了他们大陆上所有为非作歹的恶龙,漂洋过海来到了这样一片魔法与科技并存的土地上。

 
随后他便看到了龙,一只极其稀有的幼年黑龙——正在扶老奶奶过马路。

 
屠龙者:???

 
那少年双眼似深渊,身上每一寸皮肤都有着龙的气息,可这非但没有引起人们的恐慌,反而还被一大群人类围拢在其中,一副颇受欢迎的模样。

 
屠龙者悟了:这一定是可恶龙族的阴谋!它一定是想借此麻痹人们,然后趁虚而入掠走人类的财宝和美人,把她们关进它那铺满了金币的洞穴中!

 
真是太可恶了!我一定要揭穿它!

 
于是屠龙者就开始暗戳戳地跟踪黑龙,却在途中遇到了一位同样也在跟踪龙的龙骑士。

 
“脸生啊兄弟,新来的吗?”那个龙骑士笑眯眯地拍了拍屠龙者的肩:“你是不是也被龙的英姿给迷倒了?——虽然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见过他现出原型的模样呢。”

 
“……唉,有人可能见过,但我们就没有那个运气了。”龙骑士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有些恨恨:“能得到龙的认同,真是羡慕啊。”

 
“什么意思?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你果然是新来的啊!那个人当然是伽罗啦,不过想想也只有他那样强大的实力才能配得上远古巨龙的荣光……”龙骑士嘀嘀咕咕:“但是我们团长说‘龙就是生命!龙就是你们未来的妻子!’所以伽罗似乎和我们有夺妻之仇来着……”

 
屠龙者:我觉得你们团长好像脑子有点问题.jpg

 
“不说啦,专心跟着吧。等下要是被伽罗发现了又要挨一顿揍了……”

 
说着龙骑士就摸着墙角慢吞吞地离开了。

 
屠龙者看着往他相反方向走去的黑龙,心下一阵无语:“……”

 
于是屠龙者就生无可恋地跟着黑龙跑了一天,看着他一路上花样扶阿婆过马路;在精灵的帮助下给森林古木浇水;顺便帮矮人打了一会铁;给人鱼族送去了几枚精巧的贝壳——甚至还非常乖巧地拒绝了人鱼们留他喝酒的邀请,并且直截了当地告诉这些长着鱼尾巴的生灵们他还未成年,现在应该是不能结婚的,就算是人鱼也不行……伽罗?伽罗也不结婚……因为伽罗已经和龙签订了契约,龙不想让他结婚……

 
……最后终于被脸色黑得像是被深海章鱼喷了满脸墨汁的伽罗提溜着回了家。

 
屠龙者建立多年的世界观,终于破灭了。

 
所以说为什么身为龙却不去做坏事,不去掠夺公主,不贪财宝不好色,不想毁灭世界,反而以做好人好事为乐啊!

 
这设定一点都不魔法!

 
“为什么是龙就要去做坏事啊?”早晨走丢的龙骑士不知什么时候又站在了他身边,望着逐渐远去的英雄与龙道:“要是在活着的时候就有幸结识一位理解自己,体谅自己的搭档,那即使是怎样的金银和荣誉也会变得不值一提了吧。”

 
“……那只龙为他而生。”

 
龙骑士垂下眼,有些羡慕地笑了笑。

 

 
随后他突然转过头来:“不过原来你就是这样看待我们唯一的龙的,你根本不是一个称职的迷弟!我们后援会不接纳你这样的人,你退群吧!”

 
憋了一天的屠龙者勃然大怒:“我到底哪里看起来像是迷弟了!你是成天看龙看傻了吧!”

 
……

 
End.
 

 
◇提前祝天使们端午安康!
◇虽然想写我惦记许久的原作正剧,但是小长假我们大家还是开心一点吧w
◇这篇文或者这个世界观以后假如又有想到梗的话可能会接着写…我个人其实非常偏爱西幻来着(。
◇挨个给看到这里的天使亲亲抱抱举高高(不动声色地按住了之纪)

评论(12)
热度(352)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