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伽小]为cp而生的梗三十题(选题)

◇三次好忙,摸一个日常向的段子集。
 
◇520的话就没什么刀子可言了吧,混更来一发,总之保证三分甜。
 
◇OOC属于我……
 
◇原题来自三十题吧,作者第五凡。
 

 
[伽小/为cp而生的梗三十题(选题)]
 

1、无法离开另一方十步之外
 

“近来,星星球颁布了一则有关于‘武器不可离身十步’的规定,许多星星球居民对此表示不解……”
 

“那么现在让我们采访一下这位——”
 

哐当!!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
 

人声喧哗中,伽罗拎着完全状况外的小心超人冲出人群,一边还不忘把撞上墙壁正准备开始表演体操级侧翻的冰淇淋手推车给扶稳了,并且顺手拿了个巧克力味的甜筒塞进小心超人怀里。
 

躲避不及差点儿就被糊了一脸的小心超人:“……”
 

做完这一切后,伽罗无意识地回望了一眼身后。在看到那乌压压的人影以及闪着粉色彩灯的应援牌正以超人们见到甜心超人所做饭菜之时逃命的速度向他们靠近后,伽罗绝望地一把扛起小心超人,一溜烟钻进了暗巷。
 

当然没有忘记了给摊主买冰淇淋的钱。
 

那几个硬币落在摊主手里发出清脆声响的同时,伽罗也已经带着他的搭档出奇熟练地翻过了墙,朝着宅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
 

被留在原地的众人一阵沉默——小心超人方才隐隐约约的那句“你硌到我了”被他们听了个清透。桃子擦掉额角挂下的汗滴,重新拿起了话筒:
 

“看样子,新颁布的规定并没有对市民造成影响——而全星星球唯一的人形武器伽罗,目前也似乎根本没有要离开小心超人身边的意思……”
 

 
2、只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
 

大概是因为两人一同出任务时被无法辨知来源的光线照射,从而患上了某种“无论通过何种途径,都无法看见自己模样”的疾病。
 

若是无视花心超人时不时投来的怜悯目光,小心超人认为这算不上什么严重的问题。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动作极其自然地帮正巧从身边走过的伽罗扣好了衬衫的袖扣,而后者也满脸习以为常地抬手理了理小心超人额前散乱的碎发。
 

开心超人怀里抱着袋薯片,满嘴的膨化食品把腮帮子塞得高高鼓起,他一步一步蹭去了甜心超人身旁:“嘎门猴像盖坦念爱。”
 

甜心超人:“……”
 

“……开心超人,你说什么?”
 

“藕嗦,嘎门猴像盖坦念爱。”
 

“……”
 

甜心超人默默转过了身,决定当作没听见。
 

 
4、其中一方变成大众情人
 

伽罗把几乎要戳到他脸上的玫瑰花束强行推了回去,环顾了一圈四周却发现小心超人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潮冲散了。
 

多年来兼职保姆的经验让伽罗条件反射地就想去联系一下多心超人,以防身为路痴协会会长的搭档在绕星星球一周没找着路后径直跑去古灵星。
 

只是这念头刚起就被耳边响起的声音打断。
 

伽罗后知后觉:“不…那个,抱歉,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小心超人拉了他两把,发现伽罗仍旧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叹了口气,干脆利落往他脑袋上呼了一巴掌:“伽罗!”
 

“什…小心超人?你不是在古灵……”
 

“这里人多,快走。”
 

小心超人拉住伽罗的手,一个闪身便带着他离开了人群,跃上了一旁高楼的楼顶。
 

天台上的风刮得很大,伽罗没来得及降下护目镜,只有眯起眼睛才能看见站在他身侧的小心超人。
 

少年模样的超人此时正腾出一只手压住自己乱飞的刘海,而另一只则早就被伽罗反握在了手中。他似乎是感应到了投来的视线,于是扭过头毫不避嫌地直接看向了伽罗的眼睛。
 

小心超人说话喜欢盯着人眼睛看的习惯从来没有改过,伽罗当然是最清楚这一点的。只是在这种场合再被小心超人用这样认真的目光盯着,就算是站在搭档立场的他,也突然开始觉得无所适从了。
 

“小心超人。”
 

“?”
 

又是一阵大风刮过,在袭过耳边的尖锐的风声中,小心超人只知道伽罗似乎说了些什么,但那些音节全在脱口而出的瞬间被风吹散,支离破碎地从楼顶上坠落了下去。
 

不知为何,他忽然明白了伽罗的意思,于是便没有开口问第二遍。
 

等风过去,伽罗才发现握着小心超人的手再次被他反握住,少年的声音刚飘至耳边就被风卷走。
 

他说:“好。”
 

和当初回应伽罗效忠时所说的一模一样。
 

 
6、其中一方幼体化(这边取用的是没有化作人形的幼伽,所以在原作基础上小心并没有认出来←)
 

小心超人觉得自己应该不算是特别会照顾小孩子的类型,哪怕当初处在25年前世界的时候小宅的确非常黏他……但毕竟还是个例,小心超人所接触过的孩子真的不算多。
 

于是他便自然而然地开始因为这个已经缠着他快半天的小家伙而感到头疼。
 

虽然这种恨不得长在他身上的黏人方式非常眼熟,但小心超人此时显然无暇顾及这些细节。
 

“伽罗,下来。”
 

五岁的搭档表现出的是与长大后大相径庭的性格,还未磨出棱角的脸上写满了天真的憧憬,但却仍旧无法解释他对小心超人的好感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只是小孩子的喜欢一向纯粹得多,而他们向来不吝于表现出自己的喜欢。
 

小伽罗用力摇了摇头,把环在小心超人脖子上的手又紧了紧,水蓝色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开口道:“——大英雄不去惩罚坏人吗?”
 

“……现在,没有坏人。”小心超人根本拿他没有办法,干脆带着这个人形挂件坐回了沙发上。
 

小伽罗从善如流地顺势坐进了他怀里,拿过被放在一旁的魔方举到小心超人面前:“给你!”
 

伸手接住魔方,小心超人看着他满脸求表扬的邀功模样,不知为何想起了甜心超人从前开办幼儿园时在他耳边念叨的:
 

“假如小孩子做了值得夸奖的事情的话,一定要记得给他奖励!——比如亲亲他…之类的!”
 

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天生在这方面缺根筋的小心超人又怎么可能去深究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于是就在小伽罗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小心超人低下头亲了亲他的额头:“谢谢。”
 

小伽罗愣了两秒,红晕一点一点爬上脸颊,随即便一头钻进小心超人怀里无论怎么叫他都再也不理人了。
 

小心超人:“……?”
 

 
12、指桑骂槐的拌嘴(跑题儿)
 

“哼,也不知道是谁成天要和小心超人呆在一块。”
 

“是啊是啊,小心超人已经很久没有和我们一起玩过了!”
 

反叛小心意思意思吹了声口哨,不出意料地被古人小心骂了句“不成大器”,一甩链子准备和他打一架的时候却突然被伽罗拦住。
 

“干什么啊?小心超人不在也轮不到你来管我们——”
 

“给你们军训。”伽罗咬牙切齿。
 

……
 

于是小心超人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四个分身清一色哭丧着脸,杵在太阳底下认认真真地扎马步。他又瞅了眼一旁拿着长鞭的伽罗,后者则满脸无辜地对他笑了一下。

 
“……”
 

 
16、双方都拥有双重人格(原人格+魔王伽x黑小)
 

城市郊外的树林传出几声轰然的巨响。路过的人偶尔能看见一蓝一紫两道流光在空中对峙,随即便猛地碰撞到一起,所引发的音爆甚至连城市中央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小心超人手中的短刃已经不知道丢到了哪里,而伽罗也早就把战戟抛到了一边,此刻两人正一齐躺在刚刚由高空坠落而砸出的巨坑中仰望天空。
 

突然间小心超人开口:“我不想打了。”
 

“……嘁。”
 

“我要回去。”他扭过头,直直地盯着伽罗:“不打了。”
 

“……随便你。”
 

伽罗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满眼的紫色已经消退干净,而小心超人正蹲在他身旁给他包扎。
 

发现搭档满身的铠甲也消失不见后,他活动了一下仍旧隐隐作痛的身体,问道:“他们又打架了?”
 

“嗯。”
 

“就因为昨晚上‘我’先拿走了冰箱里唯一的布丁?”
 

小心超人一顿,似乎也觉得这样幼稚的理由十分不靠谱,但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伽罗生无可恋地扶住了额头,觉得他和他搭档的一世英名总有一天会败在他们的第二人格的手里。
 

 
29、为对方许一个一定会实现的愿望
 

“一起战斗到老吧。”伽罗说。
 

小心超人没有开口,低着头拧了几下魔方。
 

但是伽罗清楚地看见他弯了弯嘴角。
 

 
30、为自己许一个一定不会实现的愿望(*十季战神归来捏造)
 

——希望我从未离开过。
 

伽罗顺势抱住朝着他跑来的小心超人,在其惊愕的眼神中感叹道:“我只是睡了一觉你居然长高了那么多……”
 

“伽罗……”
 

“啊,对不起。”他掩去眼里的复杂,笑道:“我回来了。”
 

——接下来我绝不会再错过。
 

End.

◇以前在ELS的时候也写过这个题…只是那会的脑洞比现在大多了,我似乎丧失了写段子的能力
◇下次可能就是端午再更新了吧x很想摸一个怪盗趴!(或者恶搞一下超人外传的设定…)
◇感谢看到这里的天使!亲亲抱抱举高高(你

评论(23)
热度(109)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