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伽小]原著向短打-星陨

◇什么都想写就是不想写战神传说,就写一次短打试试。      
◇时间线贯穿开宝始终,剧情魔改有(满足一下私心)
                  

 
[伽小/原著向/星陨]
 

01.
 

伽罗回到家的时候,开心超人正翻找着什么。
 

那小山一样高的废弃物被他胡乱丢开,发出了吵闹的声响。伽罗觉得这幕似曾相识,就好像是他几年前在国防部的废墟里寻找搭档存活的希望一样,哪怕最后只得到了一只遍布焦痕和划伤的头盔。
 

勾起那段回忆的原因并不复杂,因为开心超人在哭。
 

尽管有谁曾把开心超人爱哭这点作为笑料挂在嘴边良久,但伽罗看着他咬住嘴唇的一角,眼里凝出的液体大滴大滴地砸在被蹭得脏兮兮的手套上,便开始觉得他是真的很难过。
 

一个显旧的收音机摔在伽罗的脚边,咔哒一声摔掉了松动的开关。于是喇叭里一阵嘈杂,变了调的广播断断续续地播了句什么,让在废旧电器中忙活的开心超人浑身一僵,他抓起袖子匆匆擦干了眼泪,吸着鼻子转过身。
 

可一切的事先掩饰都在看见伽罗身影的时候破了功,泪水更是变本加厉地挤出眼眶往下掉。
 

“伽罗,”他说,“小心超人的记事本…也找不到了。”
 

 
02.
 

当年在碎石下翻出的东西最终还是得以物归原主。
 

那个孩子顶着狂风从沙尘中伸出手来,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抛来的头盔。幽黑的瞳孔被暗紫色的虹膜拥在怀中,其间燃着一朵水色的火光——那是伽罗的颜色。
 

身后大厦将倾,赤红裹挟着云彩滚满了半边天。但伽罗未置一言,径自沉入那一点幽蓝中,就像是在看不复存在的阿德里。
 

小心超人弯了一下嘴角,只是伽罗没有发现。
 

是了,宇宙中早就没有了阿德里星,而它昔日的战神也如同母星陨毁时那般,被太空中的万里无声吞没了所有的踪迹。
 

流亡的日子里,伽罗藏身于灰心星球的地下之都,终日仰望着城市中央的人造月,妄图能从飞速穿梭的车流中找到自己留存于此的意义。
 

他不忘安顿好阿卡斯的父母,让幸存的阿德里星人重获居所,却要在无人的角落偷偷把脊背挺得更直、唇角抿得更紧——仿佛唯有如此才能时刻警醒自己究竟还身负着怎样深重的责任。
 


而这样的浑噩,直到小心超人出现才真正面临结束。
 

也许是被那颗燃着恐怖能源的机械石心脏所惑,亦或是孩子脸上与年龄不符的冷静让伽罗记起了少时的英雄梦想——一时间他思绪纷乱,却好像是在永无尽头的隧道中捉住了一抹光。
 

哪怕这抹光很快就要湮灭于他手。
 

但是,“绝不可以心软”。
 

而后,山洞坍塌,上位者的阴谋浮出水面。小心超人最终还是放弃了最珍视的玩具,让那个色彩斑驳的魔方死死卡进了山洞口,以挽留住从外界透进的最后一道光。
 

“出去吧。”伽罗在一片岩石碎裂的轰鸣声中听见他这样说。
 

洞门合闭,脆弱的魔方碎成了几块。伽罗的理智分明在叫嚣着“绝不心软”,但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利索地撬开石门扣住小心超人的手腕,在岩浆蜂拥而至之前把他带离了山洞。只是等不到伽罗再次出声,小心超人就因能量告捷而短暂地陷入了沉睡。
 

那孩子在昏迷前顾不得其他,只是倔强地把手伸向魔方的碎片,眼里露出一些不显的难过来。
 

“魔方……”
 

 
伽罗就这样守在他身边直到他醒来。
 

彼时的小心超人在五位超人中的确称得上是高挑,可与伽罗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点。明明不爱说话却仍被赋予了一嗓略甜的童音,安静时乖巧得如同所有性格内向的孩子,几乎能诱惑每一个成年人兴起一些揽臂将他抱起的欲望。
 

而就是这样一个稚气得有些过分的孩子,无比郑重地为伽罗重新戴上了守护者勋章——就像是当年仪式上阿德里长老为他所做的那样。
 

“这永远是你的荣耀。”
 

多年来的漂泊最终还是尘落埃定。
 

伽罗直到这时才惊觉,自己抓住的兴许并不是一道光——而是历经跋涉之后,那条隧道的出口终于真正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面对“愿不愿意留在星星球”这样的问题,伽罗自问无法做出其他选择。降下护目镜以遮挡此时光芒璀璨的双眼,他挺直脊梁行了个极其标准的军礼——
 

“骑士上将,编号TC9527,伽罗。”
 

“愿听差遣!”
 

 
03.
 

超人和英雄,也许是不该用等号来衡量的。
 

小心超人向来清楚自己作为超人的职责,但从来不认为自己担得起英雄这个称呼。
 

而伽罗的出现,恰好满足了他内心偷藏的那些,对于英雄的小小妄想。
 

那个身形修长,战斗时意气风发招招狠辣的男人,尽管面对自己时总是一副循循善诱的随和模样,但从他极其偶尔的失神中,小心超人依旧看出他藏着心事。
 

自诞生以来,小心超人的语言系统就从未起过有效的作用。在得知自己勉强笑起来的模样其实也并不好看后,“安慰他人”这项任务对他而言便显得格外艰难了。
 

每当他暗中练习许久,准备充足再去找伽罗的时候,伽罗早就从回忆中挣脱,甚至还能多出心思调侃一下搭档和他那宛如天堑一般的身高差距。
 

面对着心情明朗的伽罗,小心超人是念不出半句准备好的说辞的。只是等他转身离去后,伽罗脸上的笑意便很快随之消弥在了军人的不苟言笑里。
 
 
也许就是对小心超人长久以来欲言又止——又或者是伽罗有意隐瞒的惩罚吧,灾难降临的速度远超任何人的预料。
 

常在梦境中一晃而过的隐患终于被揭露在阳光下,小心超人来不及反应,能做的只有看着那道蓝色身影化作流光消失在他的视线尽头。
 

赶快回来。小心超人在心底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伽罗向来都会遵守他的承诺,而小心超人说的话,从并不亚于他许下的任何承诺。
 

所以他回来了。
 

哪怕伴随他归来的是老化不堪的躯体和即将燃尽的生命。
 

那时的小心超人只觉得愤怒将他身体里的每一条电路都烧得滚烫,怒火几乎要把他的理智吞没殆尽,可不知为何它们却不约而同地在爆发的前夕静默了下去。
 

他所有得以表露的感情都是沸腾之后余下的水泡。
 

直到那时他才发现,语言可能是世界上最无力的一种力量——因为此时此刻,无论他说什么,事态都无法再被挽回一丝一毫。
 

面前这个像是星辰一般闪耀的人,是真的会像流星一样陨落,奉献出他最后的光芒,回到那最最混沌的黑暗中去。
 

而那些被小心超人藏在记事本深处来不及启齿的愿望,也同样会随着流星的光辉远去,化作他再也无法触及的谬妄。
 

他就像是被永远留在了那个空中有漫天星屑飘落的下午,留在了伽罗所说的“最后一次”中。
 
 
那是小心超人作为超人存在的第五年,经历了最亲近之人的逝去,见证了英雄冢的立起,最后终于明白了自己该前往何处。
 

“为守护星星球光荣而战。”
 

他谨记着那句诺言,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跪坐在地放声大哭,哭到神思恍惚泪水干涸,抽噎着搂紧伽罗的护目镜蜷缩成一团。最后在一片战后的废墟中陷入昏睡,被在一旁沉默等待许久的博士带回了家。
 

自此以后,孩童出落成少年,双雄不再,由那位逝去英雄留下的足迹却仍在漫延。
 

有人曾叫住行走在那条路上的少年,他回过头,脸上古井无波,唯有点漆的眼中燃着一朵不知在何处见过的蓝色火焰。
 

“答应我,继续守护好星星球。”
 

……
 

“好。”
 

 
04.
 

故事本就该到此结束,只是事到中途竟峰回路转,原该逝去的战神在三年后重新睁开了双眼。
 

可当他满心喜悦地回到星星球之时,迎接他的只有一众超人的错愕与悲痛。
 

那枚遍布伤痕和裂纹的黑色机械石被交到了伽罗手中,对能量了如指掌的阿德里上将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躺在手心的机械石中蕴藏的能源早已干涸,无论怎样试探都宛如石沉大海,根本就不会有人再给予回应。
 

“……”
 

 
“小心超人……”
 

开心超人用力吸着鼻子,眼圈熬的通红。
 

“…已经牺牲了。”
 

开心超人记得那个比所有人都要晚一些诞生的伙伴,记得他是如何孤僻,记得他是如何小心对待珍视的东西,记得他在英雄冢下悲哀又温柔的笑,记得他最后是因什么而永远离去。
 

他和伽罗其实是一样的。
 

 
05.
 

敌人的激光密集且危险,想要接近它的能源核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时的超人们早已力竭,支撑他们站着的也仅仅只是不愿倒下的意念罢了。
 

开心超人从来不是会主动放弃的人,他死死咬着牙,下决心准备拼死一博时被人从身后轻轻拍了拍肩膀。
 

“我掩护你。”
 

小心超人脸色苍白,从左肩到心口有一道恐怖的刀伤,线路已经报废大半,行动间闪烁出微弱的电光。
 

“可是你……”
 

“相信我。”
 

话还未出口就被干脆利落地打断,开心超人深吸了一口气,攥拳的手紧了紧:“好。”
 

小心超人弯了一下嘴角。
 

随后开心超人手中回力标一松,趁着敌人转移注意的空当直直突入重围。但是很快敌方便察觉了变故,短暂蓄力后千万道激光如雨点般向他的方向溅射而来。
 

每当激光即将击中目标之时,小心超人的分身总是能及时赶到挡住一次袭击。那道迅捷如黑猫般的身影如影随形地紧跟在开心超人身后,以超乎寻常的洞察力辨析出每一道攻击的落点,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最合适的应对措施——
 

他一向可靠得让人安心。
 

很快能源核心便近在眼前,开心超人猛地松了一口气,可还不等他彻底放松,一道炙热的激光就如等待多时般迎面向他袭来。
 

电光火石间又是一抹深黑色的身影死死护在了他的面前,开心超人趁此机会腾空而起一拳彻底击毁了核心。
 

一连串爆炸声在耳边响起,开心超人甚至已经听到了远处星星球居民的欢呼声,他不由地咧开嘴:“小心超人……你怎么了?!”
 

那个一言一行无一不透着疏离冷淡的伙伴正试图遮挡住胸口那个令人心寒的大洞,在察觉已被发现后他索性放弃了这徒劳的举动,眉头皱起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已经在酝酿眼泪的开心超人。
 

“……”他沉默了一小会,似乎想说自己没事,可破碎的零件根本就不允许他发声,于是小心超人只好摊了摊手。
 

随后他便被开心超人一把搂住,用力之大让小心超人几乎能在瞬间就昏迷过去,但他终究还是凭借着毅力保持了短暂的清醒,试着抬起不再灵活的手臂——像是对待其余伙伴兼家人一样——安慰般地拍了拍开心超人的头盔。
 

“博士…对!博士一定可以修好你的!小心超人你醒醒……小心超人!!”
 

视线里的光屏早就因为能量不足变得模糊一片,其中蓝黑红掺杂混作一团。小心超人看着总觉得有点难过,明明脑袋里的线路完好无损,可他竟然开始记不太清面前的人究竟是谁,记不清他自己是谁了。
 

有一片混沌的黑暗在他身后缄默不语,小心超人摸索着向内踏进了一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被唤起了片刻清明。
 

“……伽罗。”
 

开心超人倏地愣住。
 

小心超人终于还是坚持不住闭上了眼。一滴眼泪顺势从眼眶滑落,悄无声息地没入了深色的衣领里。
 

——你回来了吗。
 

 
06.
 

“……是吗。”
 

伽罗弯腰捡起掉在脚边的收音机,把那个老化脱落的开关重新摁了回去:“可能被博士收在了什么地方吧。”
 

开心超人打了个哭嗝,看着伽罗慢吞吞地走进曾经属于小心超人的房间,狠狠抹了把眼泪飞出了家门。
 

伽罗靠在门后听见那个仿佛永远都这样冒冒失失的超人再一次打碎了窗户的玻璃,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抬起头看着被小心超人挂在墙壁一侧,铁画银钩的“忍”字怔怔出起了神,而这时手里才被勉强复原的收音机却忽然声音清晰地播报起了新闻:
 

“……今夜,狮子座流星雨将再次降临星星球…请外出观看的人们注意……——”
 

伽罗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黑色机械石,它痕迹斑驳的表面伤痕交错,如今只能勉强映出伽罗的脸。
 

“小心超人,你想去看吗。”
 

 
我想去。
 

……因为说不定会有你的那一颗流星。
 

 
——我回来了。
 

end.
 
 
◇梗取《小心记事本》《闹钟大进军》等,零碎不记。
◇阿小真的是初恋啊…他有这么好。前段时间重看开宝的时候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假如他会死,那绝对是死在“英雄”手里的。
◇给看完的你一颗星星☆

评论(11)
热度(58)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