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风药]风前往何处

前提:我要写个有温柔药草味道的小甜饼

真实前提:(两天前)抽到西柚我就更新绝对不咕!!


姜饼人真是童话风味满满…我爱。

入坑一周,没有看过官漫,很多设定来源于脑补,还请轻考究,欢迎科普。

随手安利码这篇的BGM:kyro(奇洛)


“药草走到哪里花开到哪里的设定到底为什么那么犯规??”


[风药/风前往何处]


00.


风会到哪里去?


在艳阳高照,草木舒展的日子里,药草饼干拨弄着幼苗的叶片,不着边际地想着。


此时的他孤身一人被困于广袤的蜗牛沼泽。


这里有肥沃的泥土和湿润的空气,穿过落叶松迎面吹来的风带着些北部凛冽的冰雪气息。


蜗牛说,那是雪怪栖息的地方,魔女足迹所留之处;那里寸草不生,所有植物都埋藏积雪之下永不见阳光。


只有风和旅行家会光顾那里。


坐在蜗牛壳上的药草饼干抱着茶壶,津津有味地听着蜗牛在自己耳边絮叨。


他沿路播下种子,用草叶盖住自己的脚印,采下露水泡茶,趴在小小的壳上眺望夜空。


留下足迹的并非一定是冰天雪地的涉足者、古老遗迹的探险家。更可能是这个庞大世界上一抹小小的、毫不起眼的盎然绿意。


他步履坚定,追随着风的影子朝着更遥远的远方行去。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01.


这是植被茂密,羊尾草生长得比饼干还要高的蜗牛沼泽。


风箭手饼干并非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但至少他上一次的到来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他射出的弓箭也许已经绕着这个世界旋转了整整一周,所以他跟随着逃窜的恶灵回到了这里。


裹着泥水的癞蛤蟆呱了一声跳进沼泽,平白溅了他一身泥点。


风箭手饼干没有在意,驱使着温柔的风载着自己飞去了半空,熟稔地拉满弓弦,让一道迅疾如闪电般的箭矢直射而出,精准地穿过了恶灵的身体。


黑雾渐渐消散,风箭手收起弓箭正打算离开,却被猝然撞进眼帘的绿意硬生生拽住了脚步。



——那该是多么美好的景色啊。


茸茸的绿色从他的脚下一路繁荣到了天际,可爱的羊尾草花摇曳着,郁郁葱葱地覆盖了整片沼泽。许多蜗牛沿着潮湿的泥土路行进,安静得就像和这片土地融为了一体。


有只年迈的蜗牛倚着树干,说起了许久之前某个饼干泡的花草茶,说起了他穿越冰原在积雪下找到的雪莲种子,说起了他像是清晨阳光一样的温暖笑容——它就像是有讲不完的故事一般,把这些事迹一一地告诉了它身边刚萌芽的幼苗。



这就是神树之外自然创造的奇迹吗,风箭手思考着。


他在草叶的层层掩盖之下找到了清晰的足迹,这被大地铭刻在自己身体之上的脚印一路朝着寒冷的北方去了。


风箭手背上了弓箭,拨开遮挡视线的叶子,突然非常想见一个人。



02.


陡峭冰岩中崎岖向阳的植株告诉风箭手:那是个和煦如阳光普照一般美好的饼干。


“他的头发像是柔软的叶子……他一定是用草叶做成的饼干。”


“他身上有着森林阳光和雨水的味道。风箭手大人,他和你一样充满了生机。”


他不该出现在这里,可他的确来过这里。


那些冰原中奇迹般生长出的植物如此总结道。


“他去了哪里?”风箭手问。


“他朝着炎热的沙漠去了!那里埋着龙的骨骸!”


“还有穿越沙漠的骆群!他会被踏碎成饼干碎末!”


“风箭手大人,你要快点找到他。”


风箭手点头,沿着雪地上结冰的脚印继续前行。



03.


雪怪笨拙地吹着茶杯上冒起的袅袅热气,抬起毛茸茸的大爪子,遥遥地指了一个方向。


它的声音浑厚如雪球滚落:“假如你找到他,请帮我要一些新做的花草茶。”


“告诉他,他种的雪莲都很想念他。”



04.


这是被风箭手立誓守护的繁荣世界。


港口高高飞起的海鸥穿过装满货物的木箱,簌地窜入了云层之中。


坐在它背上的风箭手饼干抓着它结实的羽毛,惊讶于港口熙攘的人潮。


这里风靡着一种晶莹剔透的点心,那是用翠绿的叶苗做成的美味果冻。


花店的小女孩抱着一捧巴掌大的向日葵微笑着:“这是一个路过这里的饼干为我们留下的礼物。”


风箭手饼干在这里终于得知了他的名字。


那是与他记忆中相符的,非常合适的名字。



04.


药草饼干听说过很多传说。


有关于魔女的,有关于雪怪的,有关于遥远国度的……有关于风箭手饼干的。


传言中他是甜品森林的守护者,曾是穿梭于生灵之间的一缕清风。


是自然赋予了他身躯以及饼干的相貌,并将守护森林的使命铭刻进了他的心脏。


他所经之处一定美丽繁荣吧,药草想。


他放下茶壶,送走了今天的最后一位客人。算着太阳下山的时间,转身打算把店门口的营业挂牌取下。


……



00.


风箭手饼干曾经只是一缕风。


它终日守护在神树身边,尽心尽责地完成它的使命。


药草饼干偶尔会抱着他的盆栽来到神树下。


他抬起头仰望着神树繁茂的枝桠,殊不知风箭手同样坐在枝桠上看他。


这是它除了职责之外为数不多的小小爱好。


它好奇于药草播种下的花草芬芳,好奇于热气蒸腾的茶香,于是便将这些气味悉数卷起,带去了森林的每个角落。


这是森林中仅次于阳光普照的美好事情。



随后危急降临,自然赋予了它身躯和力量,催促它离开森林,前去守护这个日趋危险的世界。


风箭手饼干背上弓箭,踏上旅程的那天,许多饼干来为他送行。


药草饼干站在人群中,怀里抱着一盆幼苗盆栽。


见风箭手望过来,他歪着脑袋笑了笑:“要喝杯茶再走吗?”


……



05.


风箭手饼干驱散了脚底环绕的清风,悄悄落在了他身后。


药草饼干背着身,动作停顿了片刻,重新把挂牌挂了回去。


他回过头,对着来客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今天天气真好,想要喝一杯花草茶吗?”


好看得就像遥远记忆中清晨最和煦的阳光。



06.


风会到哪里去呢。


风会追上你。



End.

评论(22)
热度(158)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