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狗崽]面目(完结)-半游戏剧情向

“一篇题记被否决了十万次的狗崽文。”



[面目(完结)/狗崽only/半游戏原设向]


 

05.


世人只知狐族天性伶俐喜好蛊惑人心,殊不知它们其实更偏好于淋漓的血肉。


大天狗落在某棵巨木的枝桠上,收拢了翅膀面色沉静地看着树下的一幕。


他曾经也猜想过狐妖那同容貌一起掩藏在面具下的本质究竟会是什么模样,但当他真正将一切尽收眼底之时,才惊觉那些仅凭一双能与明月争辉的金瞳而生的臆测果然还是太过单薄了。


琼玉染血才是绝色,一切伪装出的完美无瑕都被毁灭在了深刻于骨的凶性中,而真实的本色却带着更加浓郁、惹人深堕的诱人光泽。


大天狗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胸肺即使被冷风灌满,也压不住心口的悸动丝毫。




当初他与妖狐初遇之时所见到的新墓不知被谁翻开,其中血肉模糊的女尸如今正四分五裂地躺在一侧。一只眼冒绿光的鼠偷偷摸摸地拖走了一根手指,呲溜一下钻进了树丛不见了踪影。


而妖狐此时却掐着一个面容隽秀女子的脖颈,将其狠狠按在了地上。脸上常戴的狐面早已四分五裂地碎在身旁,面具下那张本该仅是俊朗的脸被怒意染出了几分艳色,勾着眼尾的殷红硬生生地让人看出了些许勾魂夺魄的味道来。


“都已经这么久了……”他几乎是咬着牙吐出了这句话:“小生…可算是抓到你了啊。”


“……”那动弹不得的女子面无表情了片刻,随即便扭曲地扯出了个笑容:“……幸亏当年逃过一劫,要不然还真是没机会见到狐妖长成的无匹艳色啊……真是想扒下这张皮……咳!”


尖锐的爪刺透那层薄如纸张的胸膛,妖狐动作轻柔地握住了内里那颗腥臭的心,任由污浊的血液溅上脸侧都不愿理会,他俯身贴近了女子的耳侧低声道:“上一次是艳羡贵女的绝色,那这一次呢——与普通女子互通情信,再将人引来这京都,在小生眼皮底下扒走她的皮肉……这倒是有趣。”


“……上一次…哈哈哈哈哈…上一次!”女子声音嘶哑地重复了一遍,抽搐着大笑出声,忽地从脸上撕下了一层皮:“你惦记着这张脸……那就给你看看——”


妖狐瞳仁猛地一缩,一个愣神便被钻了空子,原本被牢牢禁锢住的妖怪一探手,在树上尖锐笛音响起的前一刻穿透了狐妖的心口。


“……我是想要你这张皮啊……和那年一样…真是很想要啊……”


妖狐咳出一大口血,手下动作却丝毫不慢,五指一收便将那妖怪的心脏攥成了肉泥。他指尖颤抖地收回了手,盯着那张眼熟的脸看了许久,鼻间闷哼了一声,忽地轻笑起来。


“……公主这张脸真是好看啊,怎么是小生可以相比的呢。”


“假如当年你没有被扒去全身皮肤,断了四肢和头颅丢在荒郊……小生现在怕是早已爱你到痴狂的地步了吧。”


“只是可惜,这最后一分执念也将要断了,以后便不会再惦念着你了呀……”


他嘀咕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没迈两步便撞上了人,头晕目眩地一睁眼却只看见面前之人蓝白色狩衣上沾了一大片赤红的血迹。


妖狐愣怔片刻,勉强打起点精神:“方才多谢大人了,只是现在小生怕是仪容不雅,还请大人先走一步。”


“……伤成这样还有心思嚼字,看样子你还能撑一会。”


大天狗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上去也没有看完热闹就走的意思,妖狐只觉得一阵头疼,根本不愿意再和他多做周旋,敷衍道:“小生也算是修行得道,仅仅这般还死不了,劳大人操心了。”


“……”大天狗呼出一口气,在自己被他惹怒之前,一把提起这折腾的狐妖顺势抱进了怀里,刚往前走了两步便听见怀里闷闷地传来一句:


“……大人,你压到小生的尾巴了。”


脚步一顿,还不待大天狗出声,他身后就是一阵风声急响。回首一看,那原本躺在地上声息全无的妖怪连同它那张绝色的皮一起被无形的风绞成了肉泥。


收了目光再回望过来,此时的妖狐却已闭了眼不再言语。


大天狗轻哼,开口道:“搂紧了。”


“……什么?”


“——吾便让你看看那只有人中天皇才可见的京都繁盛吧。”


言罢猛一振翅,疾翔而去。落下几片看似轻飘的黑羽,着地后却如刀刃般死死嵌在了地面之上,泛出了铁一般的光泽。




06.


京都之繁盛妖狐终究还是没有见到,在大天狗拢袖似有似无地将他护在其中后,他便阖眼彻底的陷入了昏睡。




07.


彼时妖狐尚且年少,刚化作人形的狐妖面容青涩懵懂无知,初入人世却被那满城的贵族风雅迷去了眼。


于是略一思虑,扮作人类贵族的模样,凭着狐族天性的聪慧学会了不少所谓的风雅之事。


一日随同其他贵族出游,偶然从牛车半撩的布帘中窥见了一张顾之难忘的脸,自此以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他想着法子见上美人一面,系着和歌的花枝不知送出了多少,最后却收到了一柄空白折扇以作回礼。


帘后的女子以袖掩唇轻轻地笑,年幼狐妖躁动的心境忽地镇静了下来。


就此安稳地过了几年,妖狐再一次见到她时她已经死去以久。



昔日昳丽的容貌只剩下了一团模糊的血肉,头颅和四肢随意堆砌在草丛间,妖狐还记得自己面色苍白地站在原地看了许久,最后却是厌弃极了地转身离开。


只要是存在于此间的所有美丽之物,若是没有妥善保存而失去了它们的美丽之处,那便是再也没了重新辩识它们的机会。


那位死去的贵女是这样,妖狐后来收集的少女们也是这样。


某一日他遇见了那只剥去人皮披于己身的妖怪,不知是何种心情作祟,他抓住那只妖正欲将其手刃,突然天光大亮,一柄白扇从颤抖不止的手中落在了地上,恍惚间有人大叫道——


“快、快跑!妖怪!妖怪吃人啦!”


……




08.


妖狐从梦魇中挣出身来,睁眼就撞进了满目肆意倾倒的晨光烂漫中。


身着蓝白狩衣的大妖端坐在屋外的廊上,背对着妖狐,就着手中长笛吹出一调清冷悠远的曲子。


不见尘世所求的风雅,却落了满身的冷冽和清傲。


若是能有什么亘古不变的东西……思绪忽断,妖狐没来由地有些轻松,站起身溜溜哒哒地钻进了里屋。


大天狗侧目看着他动作,一首曲子已吹至末段,指尖微动,最后一个音绕着梁转了半圈,缓缓地消散在了半空。


于此同时,里屋的门忽地拉开,一身面白里红直衣服饰的妖狐拎着一瓶清酒又转悠了出来。


“——大人,今日这般晴好的天气,若是不去赏花便是太过遗憾了,小生就此别过。”


眼见妖狐就要略过自己往院里跑,大天狗忽地开口道:“妖狐。”


“……大人唤小生何事?”


“你可愿与我一同追随黑晴明大人,去完成我等的大义?”


“……”妖狐的面具早先已经碎了个干净,此时的神情复杂也是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了大天狗面前,他盯着端详片刻便毫不顾忌地笑出了声。


“——我知道你不愿。”大天狗起身行至妖狐身前,凑近了些深深望进那双鎏金的狐眸里。随即便趁着他愣怔的当儿轻咬了一口狐妖笔挺的鼻梁,而后立即抽身退开。


身后那对彰显着身份的巨大羽翼舒展,大天狗最后看了妖狐一眼,颇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在离地而起之前轻声说了句什么,随后便朝着山上大开的阴界之门飞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妖狐几乎在原地站成了一根桩,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脸烫得可怕。思及大天狗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他气急败坏地摔了杯子重新进了屋。



……


“虽然时日还长,但是还是希望你是真的经不起撩拨啊。”




END.

 

 

> 挺ooc的,笔力不足总是写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 没有啦——其实这一篇我磨蹭了一个半月写了五千字,前一天晚上怒赶3000字才真正完结了……真是命运多舛。

> 没什么深刻的思想,我就是想讲个故事而已x


评论(14)
热度(19)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