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谢谢你们。



比较排斥圈内撕比,至少在这里请给我不多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狗崽]面目(2)-半游戏剧情向

“一篇题记被否决了十万次的狗崽文。”

 


[面目(2)/狗崽only/半游戏原设向] 

 

……


妖狐似笑非笑地乜他一眼,终还是收敛了神情退后一步,缓缓跪伏下来:


“——小生怎敢。”


大天狗只觉这般低眉顺眼的姿态着实碍眼,心头刚攀起的几分兴味也顿时散了个干净,背过身一甩长袖便径自回了房间。


妖狐站起身,将小童方才递来的书信拆开,随意地翻阅几封后,脸色阴郁地把折扇敲在了手心。而那声清脆的“啪”似是提醒了他什么,手指轻动,几道细小的风刃窜出将纸张绞成了碎屑。


抬头望了眼天色,他在原地踟蹰了一会还是走出了宅院,不消片刻就彻底失了踪迹。


在妖狐消失后没多久,他方才所站的位置便出现了另一道身影。


大天狗往院外一瞥,旋即便纳闷起自己的谨慎来。他御风卷起地上散落的碎纸,本想拼凑起来以阅其上内容,却猛地发现纸屑之上的每一个字都被拿捏得极其精准的风刃划去了痕迹,熟稔得连一丝墨迹都没有留下,宛若是凭空将字掠走了一般。


回忆起妖狐低声下气的做派,大天狗心里没来由一阵恼怒。拂袖将纸片收好,他思虑再三还是没有跟出门去。


那狐妖嘴里出来的话怕是没有半句可信,光是敢在自己面前藏拙这一点就足以判他死罪了,只是——


大天狗指尖捻碎一抹碎纸之上残余的冷厉妖气。


只是好奇一番这妖怪的本来面目……也没什么错吧?



03.


是夜。


京都纷乱的妖气对于妖而言不亚于一场骤降的暴雨。大天狗阖眼坐在屋中,耳边是满城妖物细碎的絮语,一片嘈杂之中,好似有谁踩着木屐由远及近,脆生生地止步于自己屋前。


而后便是更加清明的叩门声——“大天狗大人。”


是早晨出门的狐妖。


大天狗睁眼,挥手令房门自发移向一侧,露出了妖狐欣长的身形来。


他微微躬身,踏入内一步,放下两只额上生角面容清秀的小妖。


小妖被几道看似无害的风刃缚住,此刻正满脸怨毒地死死盯着妖狐。


“如今京都妖气四散,这些机灵家伙比往常好抓了不少,只是小生无能,暂且只寻到了两只……还望大人莫要怪罪。”


“那么就此退下,大人自——”


话音未落,方才还安稳呆在原地的一只小妖突然暴起,挣脱了缠绕在身的风刃,伸着利爪就往妖狐心口挖去。


大天狗眉头一跳,还不待他动作,耳边便是“噗噗”两声,几道闪着银光的锐物没入了小妖的四肢,换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


跌落在地的小妖四肢齐断,却诡异地无一丝血气溢出,那分明已经断骨的手仍皮肉相连,乍眼望去就同先前一般无二。


思及妖狐过去的所作所为,大天狗心中了然,垂眼盯着那还在试图挣扎的小妖半晌,开口道:“有你这般手段却偏喜用于那等卑劣之事,于吾而言还真算是一大遗憾了。”


“卑劣?”妖狐一顿,随即轻笑着回道:“毕竟小生这样的狐妖可不像大人那样行着恶事却仍心怀正气……这还真是感人至深啊。”


“大人有必须完成的大义,但于小生而言,收集美貌的皮囊又何尝不是毕生所求呢——既然是毕生所求,那这卑劣一词就太过令人伤心了吧。”


“——你身为妖,若只是单单喜好美色,大可随意抢掠美貌的人类女子以供享用,那又何必要打着所谓情爱的幌子去矇惑她们?”


这句就是真的灼灼逼人了。妖狐回望过去的眼神里裹挟上了几分探究,但在触及大天狗那同他如出一辙的目光后神情骤然一松,笑意也禁不住放肆了起来:


“真是没想到大人居然对小生还颇有了解……那只是因为小生毕竟身为狐妖,生而便是经不起撩拨的——更何况佳人在前,哪里有拱手相让于他人的道理呢。”


“……”


“胆敢在吾面前信口开河,还说得这般信誓旦旦……”大天狗斜睨他一眼,突然毫无预兆地笑了起来,半晌后才收敛了神情扬手挥袖:“滚吧,下次可就别妄想着能活着走出去了。”


妖狐闻言垂下眼帘,后撤几步退出了屋:“冒犯了,接下来就请大人自行疗养吧。”


于是那木屐声又是悠哉悠哉地远去了,留大天狗独自静坐于一片熙攘的嘈杂之中,托起了腮一脸的若有所思。


04.


这般相安无事地过去了半月,就在大天狗终于快舍得掐灭了自己怀着的那点心思,重回阴界寻找他所追随的那位大人之时,妖狐那边却突生了变故。


平日里狐妖那副冷静自持的面孔端得漂亮,一言一行里总是揣着点运筹帷幄的味道,除开半月前那个晚上,大天狗竟再未从他身上寻出什么其他端倪。


只不过这一次……


大天狗在一片虫鸣窸窣的昏暗中睁开眼,靛青的瞳在暗色里映出一拢冰蓝的笑意。单薄的纸门掩不住屋外夜色半分,微凉的风卷来的妖气一如他之前感受到的那般冷冽彻骨——只是相较于那时要浓郁上千百倍。


他怕是注定要不虚此行了。


屋外妖气动荡,虽不知是何事能惹得妖狐动怒如此,但这也阻挡不了丝毫大天狗心口翻涌的兴味。他拉开纸门,却见面前白影倏忽而过,轻飘飘地落上了屋顶。


那是一只雪色的狐。举步间身上毛发如雪浪翻涌,四肢足底缀着祥云一般的紫,灵性十足的狐眸里燃着足以燎原的火光,而它目光所落之处正是被一片夜色环绕的黑夜山。


狐狸在原地稍顿片刻,回首瞥了眼站在廊下的大天狗,旋即便纵身一跃,踏着屋脊急走而去。


……这便是他所言的血脉驳杂?大天狗平白无故又被妖狐的眼神烫了下,心头顿时涌上几分不甘的忿忿。但他终究还是没顾得上愣神,身后黑羽铺天盖地地一展,羽翼扇动间带起一阵生猛的风,顷刻间便化作一抹黑影消失在了墨色的云幕中。


停在暗处休憩的盗墓鬼手忙脚乱地稳住了自己的斗笠,扬着脸嗅了嗅空气里混杂成一团的两股妖气,一瞬间只觉得神思恍惚差点晕厥过去。


“哎呀哎呀……又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

 

TBC.

 

 


评论(4)
热度(11)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