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狗崽]面目(1)-半游戏剧情向

“一篇题记被否决了十万次的狗崽文。”

 

 

[面目/狗崽only/半游戏原设向]


00.


此刻的京都宛如人间地狱。


人群四散。沿街的摊位被惶恐的人撞倒,各式瓜果散落一地,红的绿的滚作一团。有人往来时踩到几枚滚去道中的果子,于是一个踉跄,骂骂咧咧地丢下几句难听话便又拔腿逃命而去。


妖狐逆着人潮慢腾腾地走,怀里揣着他的那柄宝贝折扇。


撞到了人,他便不紧不慢地躬身道歉,可人家根本不愿驻步。等到妖狐抬头之时,耳边便只剩下了一串木屐叩地的急响。



“快、快跑!妖怪!妖怪吃人啦!”


“……”


面具上自然看不出几分颜色,只是狐妖露出的那无一丝血色的唇,此刻是微微咬住,若是有人停下来望他一眼,定是能瞧见那颗浅浅陷在唇肉里的尖牙。


阴阳师已经追赶着作祟的妖物出了城,留下了这满京飘荡的鬼祟和阴气。


妖狐是无心搀和,但听闻有妖怪鬼魅闻见了晴明声讯,不惜千里也要赶来京都搀和上一脚——只不过怕是还没见到那传说中的阴阳师大人,就被这城里的阴气给冲了个七零八落吧。


他原地驻足一会,只觉得这念头着实扫兴,便摇着脑袋把它抛了出去,循着半空中飘来的一丝血腥气踱进了街边的客栈。


客栈里早就没了人,锅碗瓢盆难看地散了一桌一地,一坛闻着酒味便觉上佳的酒倒在桌上,那飘着酒香的甘冽就顺着桌沿往下淌,淌成了一汪澄透的水潭。


妖狐径直上了楼,几间上房里点着熏香,而那丝飘忽的甜腥便夹混在了香里,浮在鼻尖让人平白生出些许困倦来。


拉开一间客房的门,房内正端坐着位瞧着颇为美貌的女子。


女子低垂着头,发丝遮掩下的双眸黯淡无神,樱色的唇畔溢出一丝干涸的殷红,衬得那张秀美的脸鬼气森然,瞧不出一星半点儿的人色。


妖狐神色如常,用折扇抵着下颚端详片刻,轻声嘀咕道:“这过路妖怪的手段倒是干净……”


他盘膝在女子的尸首前坐下,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壶酒,先给自己满了一杯,又给女子面前的酒杯也斟上。摘了面具让那雪白雪白的狐耳现了形,轻咬着的唇也终于松了开去——笑得自是一派温情。


“小生来迟了,只不过姑娘看起来比上次见美貌了许多……小生很是喜悦。”


他仰首把酒一饮而尽,妖异金瞳里溢出的浓烈爱意也如他这双与生俱来的狐眸般——鎏了金似的灼人皮肉。

 



一坛酒喝了一半,妖狐忽地停了下来,满脸潇洒笑意皆散了个干净,目光自女子的脸上扫过,突然伸出手去。


触及的并非是冷硬的肌肤,而是一片濡湿的温软。


小小的障眼法顷刻崩塌,妖狐捻着指尖,看着那方才还清丽隽秀的脸庞一点一点变成血肉模糊的模样,脸色已然是阴沉一片。



01.


黑夜山。


被晴明一行人重创的大天狗收了羽翅落在山脚,他回头望向云浪翻涌的山顶,眉峰还未来得及蹙起,心口便是一阵翻腾,禁不住吐出一大口血来。


赤色顺着指缝点点滴在了脚下,他身周的灌木骚动了一瞬,暗地里几双绿荧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了虚弱的大妖,蠢蠢欲动地等待着瓜分猎物的时机。


大天狗抬眼略扫,喉间发出一声血腥气浓郁的嗤笑。手中团扇一扬,四周风吹草叶的声音伴着虫鸣诡异地静谧了片刻,旋即一阵恐怖的飓风凭空而生!风势浩大,眨眼间荡平了灌木,将掩藏其中的鬼怪碾成齑粉,就连一声惨叫都未容他们留下。


“大天狗的荣威岂是你们这等蝼蚁能觊觎的,可笑至——谁?!”


妖狐下意识一抬折扇将迎面袭来的飓风拍散,目光先在几步之外气势凌厉的大妖身上停留片刻,这才惊觉了什么般躬身行了礼。


“……小生只是夜游至此,无意冒犯。还请大人不要怪罪。”


他脚边竖着块简陋的墓碑,其下微微隆起的土包看起来新鲜得很,仿若是刚被人动过手脚。


“——只是夜游至此?”


大天狗眯起眼睛,双目紧锁在妖狐方才轻而易举便解了他攻势的手上,将“只是”两字念得格外重:“你这狐妖的事迹我也略有耳闻……难道说,是安倍晴明让你不去作恶,你就真如他所说那般痛改前非了?”


“……你这等妖怕是劣根难除吧。果然还是如吾所见,染上了偷盗新尸的恶习?”


“……”


妖狐眸色暗了暗,半张脸没在面具后看不清神色。只是微弯唇角,口中吐出的字句咬得又轻又缓,腻得人牙根一酸:“大天狗大人,小生怎敢不敬于已故之人呢……这是大人多虑了。”


话音轻飘飘落了地,妖狐的金瞳便骤然一缩,攥紧折扇的手青白一片,就连薄薄衣料下的脊骨也死死地绷直了起来。


大天狗忽地到了离他极近的地方,冰凉的手此时已虚搭上了妖狐的脖颈。气息逼仄间甜腥的血气仍顺着妖狐的鼻尖往里钻,浓郁的妖气几乎能在顷刻间摧毁他的理智,迫使他伸出利爪将面前的大妖生剥活吞。


妖狐的气息一沉再沉,发间的狐耳和身后蓬松的尾巴不知什么时候现了形,好半晌他才哑着声音再次开口:“小生知道大人想要尽快治愈伤势,但想必大人也看不上小生这样血脉驳杂的狐妖。不如请大人屈尊与小生一道回去,由小生来替您找那些血脉纯净的精怪,来助您早日恢复……如何?”


狐妖苍白的唇总算是被逼出了一丝血色,狐面下的金瞳印着今夜的圆月,乍一眼看过去着实有些炙得过分了。


大天狗心下不耐,猛地收紧了五指,但见妖狐纵使冷汗津津,眸中光辉也无分毫动摇后便失了兴致,指间一松,生怕脏了手般地甩开了他。


“带路。”


妖狐急促地喘了两口气,拢在袖中的手指微动,在身后的墓碑上留了道隐晦的妖气,这才亦步亦趋地跟上了大天狗。


大天狗似有所觉地看他一眼,那双冷得人心寒的湛蓝眸子里飞快地掠过一丝疑惑。


……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妖罢了,要是胆敢忤逆于他,那便可随手捏死,根本无需在意。


大天狗收回目光暗自思量道。



02.


狐妖居住的宅院出人意料地幽静一片,空旷得近乎是有些清冷了。


只是此刻庭院里分明晨光烂漫,那暖融融的光悉数落在院里被伺弄得娇艳柔嫩的花枝上,投下的光晕里尽是浓郁的春色。


大天狗在屋里焦躁地踱步,好半晌才有些颓然地拉开房门,意欲向那只狐狸打听一下晴明几人的动向。


屋外的阳光刺得他一个恍惚,茫然间看见了书生打扮的狐妖站在院门前,拿折扇抵着唇,似是侧耳在听着什么,神色里只得窥见温情平和,专注得宛若天塌都无法惊动他一般。


“…这便是那位姑娘身边除衣物外的所有行李了……”


空中飘来几句零碎的细语,说这话的人却是掐着一副清脆稚嫩的童音。

 

半晌,妖狐从前来传话的小童手中接过一叠书信,目送他远去后,这才施施然转身。


狐妖那即便遮去大半仍难掩俊逸的脸笑起来足以比过满园的春光,然而那抹挂在嘴角饶添艳色的笑却在看见大天狗身影之时倏地一僵,飞快地藏进了抿成一线的薄唇中。


“大人。”他隔着半个院子开口,话音分明轻飘极了,却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落进了大天狗的耳中:“您需要的小生已经去打听了,现在您还有什么想要吩咐的?”


“……”大天狗盯着他没说话,在妖狐等了一会就要耐心尽失的当口才接了话茬:“昨夜在吾走后,黑夜山上可曾发生了什么?”


妖狐从一旁的花枝上摘了朵欲绽的花来,把玩一会后便施了狠劲将其攥碎在了手心,他当着大天狗的面把残瓣拍落,道:“另一位晴明大人已经离开了,还带走了那位不老不死的女巫。”


“大人,您既将小生看作是不值一提的小妖,那大可不必如此谨慎才是。”


那狐狸背着光一笑,笑得眼角眼尾皆是单纯的欢欣,可那唇齿间念出的句子却是字字都咬着锋利的讥诮:“只不过你们所图之事终究未成,现在那山上留下了一道宛若天堑的裂缝,引来了阴界无数心思不纯的妖物——京都已然大乱,也算是称了大人的一番心愿了。”



——“狐狸。”


妖狐一眯眼,仰头看向展了羽翼落在自己身前的大妖。


“你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不值一提,那又为何要三番五次地挑衅与我?莫非真是嫌着自己活得太久……”


大天狗居高临下地看他,上挑的眼尾勾着十足十的傲气,刀似地狠狠剐在妖狐身上。


“想让吾赐你一个痛快?” 

 

TBC.

 

> 醉里挑灯看剑,忙里偷闲更新

> 没啥质量的大鱼…既然是今天发,那就勉强算我自己给自己的生贺了吧[..

> 对了对了,关于平安京的考据没有仔细深入,这篇大概有提及一点点但是大部分还是自己的凭空猜想…也有可能会出现很多历史上并不存在的东西(。


评论(14)
热度(17)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