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12.29]所谓庆祝方式(后续)-DEMM向

> 圣诞段子后续
> 好像第一次看到要后续的所以我就写了x
> 从来没有写过约会的我手足无措状xx
> 以及lof不自动排版了哭唧唧!
 
 
 
 
 
[所谓庆祝方式/Els/DEMM]
 
 
 
MM对人流与嘈杂深恶痛绝。
 
 
 
哪怕这份热闹来自于被他拯救过的艾里奥斯大陆。
 
 
 
毕竟在这位性情难免有些古怪的科学家眼里,呆在这种人声熙攘的地方陪他那位难以搞定的弟弟消遣时间还不如蹲在实验室里用演算纸折飞机来得更有意义。
 
 
 
MM百无聊赖地把手插进口袋里拨弄那个不小心塞进去的小型玩具魔方,一边抬头环顾这个颇有历史沧桑感却因节日装饰而显得生机活力的城市。
 
 
 
“像个化着浓妆的老太婆。”
 
 
 
MM别过脸看向出声的DE,却换来他无辜的一笑:“难道不是?”
 
 
 
“赞同。”MM挑眉,难得去没有否定DE的想法:“不过这话骑士团的人可不爱听。”
 
 
 
“红发小子的宣誓词我早就倒背如流了——但是它从来没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弯了下嘴角,MM戏谑道:“是啊,我可没办法想象我们可爱的Diabolic Esper哪天变成个热爱国家维护大陆和平的好孩子。”
 
 
 
DE摊手表示不可置否。
 
 
 
他将注意力转移到街边架起的形色货摊上,随手挑出个可爱兮兮的圣诞帽,提溜着它顶端的白色绒球转身兴趣凛然地对MM道:“来试试这个?”
 
 
 
“……让这个红色的玩意离我远点。”MM手在口袋里的动作一顿,警惕地后撤两步拉开距离:“它并不能给我带来任何的节日气氛。”
 
 
 
“这很可爱不是吗?配你的银发再好不过了。”DE伸手把MM拽回来,正准备把帽子往他头上戴的时候却发现手里的东西已经消失无踪。
 
 
 
而MM则满脸不耐地拿着夺到手的圣诞帽胡乱往DE脑袋上一套,然后将零钱随手抛给摊位主:“只说发色的话,我亲爱的弟弟——你和我是一样的。”
 
 
 
DE拨开被帽沿压得乱七八糟还把眼睛遮住的刘海,又顺手摸了摸帽尖儿上的绒球,也没对MM的举动感到不满,一副心情不错的模样:“是不是挺可爱的?”
 
 
 
MM拿他没辙,忍住扶额的冲动随口敷衍道:“它让你可爱了整整七点五倍。”
 
 
 
“七点五倍?那我原来是多少?”
 
 
 
“零。”MM冷漠。
 
 
 
“……”
 
 
 
“我第一次觉得其实数字也挺讨厌的。”DE叹口气,拒绝再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去城市中心吧,总该让我把这次闲逛变得像约会点。”
 
 
 
“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你比数字讨厌得多。”MM跟上DE的脚步,微皱着眉继续拨弄口袋里的魔方。
 
 
 
刚刚为了抢走帽子把手抽出口袋似乎让魔方的顺序出现了点问题,现在MM已经没办法再次确定先前魔方的色块排列状态,原本早就熟练于心的盲拧技巧也在记忆模糊的情况下变得毫无用武之地。
 
 
 
这让他有些焦躁,就像是遇到了数据上的难题一般开始全神贯注地投入进描摹记忆的过程中,以至于他完全忽视了一路上DE在他身边絮絮叨叨念着的话。
 
 
 
“——M-a-s-t-e-r-M-i-n-d,MasterMind!”
 
 
 
“……什么?”MM的表情出现一瞬间的空白,随即他扭头对上DE的目光,有些迟疑地微顿片刻才开口问道:“你刚刚说了些什么吗?”
 
 
 
“……”
 
 
 
MM清楚地看到DE脸上掠过无奈的神色,随后他就因DE的突然接近而丢失了最后的躲避机会。
 
 
 
一个吻。
 
 
 
极不符DE性格的,浅尝辄止的吻。
 
 
 
温凉一触即离,而掌声与呼声也在同一时刻响起。
 
 
 
一片喧哗中MM听见了自己口袋中传来的轻微咔哒声——这是魔方彻底复原的提示。
 
 
 
DE从MM的口袋里抽回手,眼里带着几不可察的笑意指向了他们的头顶。
 
 
 
一株寄存于高大树木上的槲寄生正安静地垂下它倒披针状的叶子,无声地将那抹饱含生机的绿意于寒冬深处晕开。
 
 
 
“我将偷走你一个吻。”他重复,然后微笑:
 
 
 
“——Merry Christmas.”
 
 
 
END.

评论(21)
热度(55)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