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2015.12.25]所谓庆祝方式-DEMM向

> Merry Christmas☆
> 文风没有哪里不对
> 描写也没有哪里不对
> 真的没有真的…!
 
 
[所谓庆祝方式/Els/DEMM]
 

 
MM把光屏上的数据进行最后的核对,确认它们已经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后才算是真正地松了口气。
 

 
DE仍旧孜孜不倦地给MM带来麻烦的同时也将他的恶作剧玩出了新的花样。他熟知MM实验室里的每一个部分,明白那些精密的仪器究竟如何正确操作,甚至还搞到了MM数据库的加密方法……
 

 
这样地大动干戈为的却只是他那些层出不穷的捉弄手段。
 

 
然而这一次他似乎开了个过分的玩笑,以至于MM花费了整整三个晚上的时间才把启示录内那些被胡乱修改的资料数据重新归类整理好。
 

 
显然没有什么比这做法更能引起MM的不悦了,所以他理所当然地在薄怒中忽视掉了DE难得花了点心思为他留下的讯息。
 

 
理所当然的。
 

 
就像这个整天泡在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从来不会寻找那本早就被桌上胡乱堆着的资料挤到不知哪个角落去的日历一样,某些在他人眼中极其浪漫且重要的节日到了他这,那待遇大概也和日历差不了多少——它们一样无足轻重得可怜。
 

 
但不可否认,当DE黑着张脸一脚踹开他实验室大门的时候,MM的确有那么一瞬间思考了他是否有忘记什么重要日子这样实际的问题。
 

 
比如母亲的生日之类……他痛苦地揉了揉眉心,从一堆废弃资料中抬起头来。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眼镜,戴上,然后把模糊不清的视线定格在他那一点都不可爱的兄弟身上。
 

 
MM不是没见过DE发火的模样,但那么明显的情况大概还真是第一次。这让他更加肯定了他刚刚的猜测,于是他小心地组织起语言解释这件事,以免再次触怒面前这个脸部表情称得上风雨欲来的年轻人。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不,我是说,这次一定是个意外。你知道我不会为了记住某些特定的日子浪费有限的时间……”
 

 
听到回答的DE愣了愣,甚至忘了把自己的一条腿从倒下的资料堆里拔出来,他开口问了句让MM不明所以的话:
 

 
“你没看到?”
 

 
“什么?”MM同样怔住,有强烈指代性的句子让他翻遍近期所有记忆都无法找出与其对应的东西,“你有在这段时间内给过我邮件或者其他什么吗?”
 

 
“不…不是。”
 

 
DE脸色似乎好看了些,他把挡路的那些标准A4纸扫到一边,简洁明了地直接交代了他的来意:“今天是圣诞节。”
 

 
“所以?”拨弄起戴在脑后的耳机,MM也只有谈论起母亲的话题时才能稍稍缓和点他的态度:“难道你想趁机带个好姑娘回来给我瞧瞧——又或者是要出去约会,所以才来向你的哥哥汇报?”
 

 
DE没理会MM的话,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接着把句子说下去:“作为篡改你资料的补偿,和我去约会怎么样?”
 

 
“在这之前你可没有对你做出的那些混蛋行径有过任何表示啊……”把耳机摘下丢在桌上,MM顺手扯掉扎起头发的皮筋:“更何况这吃亏的可是我,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补偿?”
 

 
“今天不一样。”DE走近两步把MM戴上的眼镜摘下扔到一旁,“我是不是该庆幸你过度熬夜也不会有黑眼圈?这可不能成为破坏我约会的好理由。”
 

 
“相信我,今天不可能给你留下任何美好的记忆的。”MM勾勒出个看似善意的微笑,“现在请滚出去吧,我不希望换衣服的时候旁边多出个毫无关联的人。”
 

 
“我不会的。”DE耸肩,然后慢吞吞地退到门口:“但是我会偷走你一个吻。”
 

——“当然是在最美丽的一棵槲寄生下。”
 

 
房门应声而关。
 

 
END.

评论(8)
热度(42)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