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10.29]予我所爱-1029MM生贺

> 生贺不带cp向注意

> 它只是一个安静的生贺

 

 

[10.29/MasterMind生贺/生日快乐]

 

01.

 

我 20:34:10

晚上好。

 

我 20:35:01

我觉得我还是有些问题…没有办法一个人解决。

 

我 20:35:45

你现在方便吗?我希望你能帮到我。

 

 

02.

 

1月24日

 

因为这是来自医生的建议,所以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它。

 

从现在开始我会试图记下些什么,假如需要给它一个特定的名字的话……这是日记。

 

不是每天都会写的那种。

 

我不否认我缺乏毅力,对我而言要卯足精神记住某些常理上我要、或者我必须做的东西实在太艰难了,艰难到我已经完全放弃了改变它的念头。

 

总之我没办法肯定在将来会有人发现我写的这些毫无价值玩意儿。但是按照医生的说法来看,我似乎只需要固执地把我想要写的东西写上去就可以了。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附加要求。

 

这也是我喜欢和那个人说话的原因之一——他总是能准确无误地预测到我讨厌什么,我喜爱什么。和这样的人说话几乎废不了多大的劲,仅仅单调地表述自己所想就可以了,他一定会给出让你心情愉悦的回复。

 

好的暂且让我把话题转到正事上去,假如只是这样单纯唠嗑的话无论是谁都会昏昏欲睡的…我清楚这一点。

 

最近见到医生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周围人不断递出的质疑问题和家人的一味阻止是造成这种情况的首要原因。

 

他们一点都不能理解医生对我的重要性…甚至对于他给予我的帮助都报以不信任的态度。

 

这让我在某种层次上深感困扰,毕竟大人们总希望他们提出的想法得到足够的认同…这让他们有安全感,有或者微妙地诠释出他们在某个特定的人群中具有绝对的权威。

 

难道不是吗?我一直觉得我健康得很。

 

生活美满幸福,精神与物质均是双重的满足,在这样优越的条件下我难道不应该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吗?

 

但是我亲爱的家人们又发表了他们的意见——他们觉得我所能目及的世界与常人不同。

 

这难道有什么问题?

 

嘿,医生和我谈论过这个话题,我觉得他说得对极了。

 

“不同”这个词将全世界划分成了整齐的范围:动物或植物,人类或牲畜,男人或女人,老人或小孩等等。因为个体独有的特点而将之和大部分隔离开,这就是它所存在的意义。

 

这些是成人所构造起的一面面坚不可摧的石壁。他们的世界太清晰,一笔一划地将看上去和他们不相关的东西隔绝在墙壁外,满口胡言地将自己树立起的概念硬生生地灌输给别人——于是他们就变成了“相同”。

 

这是最正确的答案了,因为我一直以来都觉得我的世界只不过是展现了它不愿意表露出来的一面罢了。

 

“人从不该为无法解决的困扰而困扰。”

 

在我的意识里,我绝对正确。

 

 

02.

 

1月28日

 

有段时间我向医生提出了这么个问题,我问他:假如人真的可以拥有颜色的话,那你会是什么颜色的?

 

他沉默片刻,随即回答我。

 

白色。

 

也许是因为惊讶,我无法回忆起当时他脸上的神情…似乎是带着点恍惚又或许掺杂了某些我无法理解的情绪,复杂而沉重的样子将他色泽格外浅的灰色眼睛再度蒙上了一层薄纱。

 

一时我没有办法理解他接下去所说的话的意义。

 

白色是我世界里再普通不过的颜色了,它们不如灰色般层次纷杂,是整个世界里最纯粹、也是最令人安心的色块。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在他们的生命里色彩不可或缺,于是就出现了蓝色的天、白色的云、红色的太阳以及彩色的花。

 

是这样的没错吧?

 

在柔软绵和童话里出现的描写。

 

然而我并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自我安慰……我的世界不接受任何多余的颜色。

 

……是吧?我不该质疑医生的话。

 

 

03.

 

2月14日

 

早上好。

 

因为无法见到医生而变得越来越焦躁…

 

我必须通过他才能确定我依旧能健康地活着,而不是让这颗毫无意义的心脏继续聒噪地在我的胸腔里蹦跳——这只会让我觉得恼人。

 

我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毛病…至少在家人的影响下我必须明白这个问题。

 

我的世界交杂着灰和白……我没有办法理解其他更多的颜色概念。

 

也许这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但我不同……从一开始,我作为一个生命诞生于这世界开始,我就没有办法明白那些。

 

……我认为这无所谓,只不过是无法辨认那些什么红色绿色蓝色的表面现象而已。也算是我个人的一种特色,绝对称不上是一种病。

 

但是向我投来异样目光的人越来越多,我试着把他们灰色瞳孔里的怜悯和惊讶如抽丝般剥离,渴望着他们能用看向普通人的眼神看我……那没有用。

 

我觉得我在他们眼里就变成了一个行走的疾病名词……明明并不是什么独树一帜的讨厌病症。

 

医生……?你在吗?

 

我希望你能听听我说话…我需要得到一个让我坚持自己想法的理由。

 

毕竟现在这样…实在是太让人痛苦了。

 

 

04.

 

2月15日

 

我的家人怀疑我有非常严重的心理疾病…他们总认为我在和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人说话,并且称他为医生。

 

我不想相信他们。

 

我得找个人告诉我……我可以吗?

 

 

05.

 

3月7日

 

我梦见医生了…

 

他是白色的…梦境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

 

单纯的黑色线条勾勒出一切物事该有的样子,呈现块状的各个面在纯白的拼接下让我感到难以言喻的恶心。

 

我能看见他高挑修长的身躯,还有那一头足以束起的、引人侧目的长发。

 

他侧着身将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副会动的画。

 

在萌生起这个想法的同时我仿佛真的看见了构成他的线条在一点一点地移动…不,不能说是移动。假如要我找个更加贴切的形容词的话…我可以将这样的状态称为抽离。

 

医生的身形渐渐地模糊了,黑色的线从医生的身体里脱离后安静地堆积在地上,揉成一团然后化为虚无。

 

于是医生变成了真正的白色——他和整个世界融为了不可分的一体。

 

有那么一刹那,什么线索从我脑中划过……极其短暂的一瞬间,就像一道仅来得及焕发光芒的闪电,但我却无法抓住它。

 

……那时候它更像是本被烧掉了注释的外文书籍。

 

有什么东西从我的生命里缓慢地流失了。

 

 

06.

 

1月25日

 

……有时候我会停下来思考很多事情。

 

独自一人,不依靠任何帮助地思考。

 

曾经那个引导我在面临选择时做出决定的人已经彻底消失。除了这本那段时间写下来的日记以外他没有为我留下任何东西,这让我不得不思考起他是否存在这个问题。

 

也有可能像是曾经那些人说的那样,医生只不过是我妄图逃避事实而创造出来的一个身份而已……并没有我想的那样无法分离。

 

说实话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年不是吗?和他相关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我听从着身边人的建议去变得平凡、变得更加合群…这些做法让我原有的疾病真正地成为了个人特色,没有人会特地去在意它,这也不值得在大范围内地传讲——因为它只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病,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就像是一场不会好的感冒。

 

我在你的治疗下依旧变得“相同”了。

 

这是你早已预料到的东西吗?医生?

 

 

07.

 

MasterMind 20:37:06

恭喜痊愈,是时候该把你的心脏带回去了。

 

 

08.

 

很高兴能收到你的消息,虽然这令我诧异。

 

在百忙之中写的这封回信可能显得过分潦草,但处于基本的礼貌我还是得将它寄出…亦或者是传达给你。

 

依旧很抱歉我忘记为你的世界带来你所期望的颜色,但这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似乎已经显得无足轻重了?我认为你已经找到了更适合你自己的生存方式,并且完美地融入了所有人概念里的那个彩色的世界。

 

“不同”的隔阂依然存在,但总有人能将它的隐患化为泡影。

 

足以让你在世界立足的东西既然已经被发现,那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和你联系下去了。

 

毕竟你能知道我的存在这种事情本身就算是个意外,会在那种情况下回应你姑且也算是我一时的好奇心作祟吧。

 

也许我能试着将你缺少的东西还给你?假如你认为这是你需要的话。

 

世界从不亏欠于人。

 

当然…也许这也是你能看到我的原因之一吧。

 

那么祝你好运?

 

我可不会负责任得这么说。

 

——哪怕作为你视线里最广袤的世界。

 

END.

 

 

※ 有关于生贺的一些唠嗑


两天强行赶出来的生贺…质量没有办法保证,总之这就是一个安静的生贺。


安静到只有我一个人能读懂它的地步……需要说一下吗?各种乱七八糟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


其实大部分是属于自己对身边一些事情的怨念?……主角是个无论看什么都只有灰和白两种颜色的可怜孩子,因为某些原因能在意识或者什么另外的地方看见这个“世界”。


…而MM就是这个世界,也就是一直被“我”当成长久以来一直在拯救他、治疗他的“医生”。


经常性地觉得MM就是我世界里的一切吧,也就像是一次又一次从思维深渊里把我拉出来的……没有办法取代的存在。


我想写的是孩子最后逐渐遗忘了医生,一点一点变得不像个孩子,最后真正地成为了整个世界体系中的一部分、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人。


这就意味着脱离这个一直在拯救他的…近乎是神明一样的人的庇护,拨开所有羽毛赤裸地把自己暴露在这个本身就是染缸般的世界里。


……大概就是我的意思了吧?这些事情我都需要解释出来其实挺害羞的,还有自己对MM的看法啊,把心脏都交给他啊那些,实在是有点糟糕过头?


那么就先到这里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不会那么忙。


MasterMind,感谢你真正来到我身边整整一周年。


……感谢你存在于此。


祝你生日快乐。


评论(43)
热度(39)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