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08.02]性别不同如何愉快交谈-DEMM向

> DEMM向 短篇完结

> 标题就是预警 论作者犯神经的高发期

> 在更新前允我挂俩个人 太欠了简直不能忍!

> 大概可能也许是开始缓!慢!的恢复更新了!因为儿子已经再次毕业啦(ノ)‘ω`(ヾ)!







 

 

[性别不同如何愉快交谈/DEMM/作者神经病]

 

> 壹。

 

有时候教学楼一楼的学生觉得二楼是神经病,二楼的觉得三楼的是拆迁队,三楼的觉得四楼的都是奇行种。

 

五楼?那是天台。只有觉得今天风儿真是喧嚣的小伙伴们会呆在那儿享受主角一般的人生。

 

……嗯,我们的主角不喜欢去天台,也不承认自己是主角。但他就是如此狂霸酷炫拽地走到哪里都是人形春药……哦不,移动光源。

 

今天的MM依旧帅气到没朋友。

 

就算他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学生卡,系鞋带的时候不小心打成了死结,梳理头发的时候差点扎成双马尾。

 

他也还是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的帅气!

 

镜子这种神奇的玩意儿一定是为他而存在的!

 

没错就是如此这般的自信!我用的是飘柔你怕不怕!

 

不过MM今天频频出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就在昨天,那样一个夕阳无限好可惜干不了的日子里,MM遭遇了他人生中的转折。

 

嗯,说白了。

 

他似乎一见钟情了。

 

 

> 贰。

 

MM第一次觉得他的脑袋里装的那些东西在恋爱这方面似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你是我的算法没有你我不知道自己的价值。”

 

绝对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

 

“综上所述,我和你在一起的概率是一。”

 

霸道理科生真是引人深思的新型言情题材。

 

“我要让整个学校都知道,你的理科作业,被我承包了!”

 

……算了,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病。

 

如果条件允许,MM十分想去墙角蹲着画几何图形。

 

“解开这道函数综合题你就是我的人了。”

 

……妈妈我的脑洞它吃了炫迈!

 

《理科生公式表白大全》

 

等MM终于从自己的脑洞里爬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叠厚厚的公式。低头瞥一眼,嗯,是自己的字迹没错。

 

就连笔迹也是要全方位无死角的帅气这才符合设定!

 

不过重点是这玩意到底是啥喂!

 

前排的同学无意间回头看向MM,发现他正一脸看透人生的表情,只能暗叹一声学神的世界我们不懂然后弯下身把MM的鞋带系到了桌腿上。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学渣的世界我们同样不懂。

 

 

> 叁。

 

面无表情地钻下桌底把鞋带解开,MM感觉心情十分的沉重,并且严肃地想起突如其来的恋爱绝对不正常,这一定是个陷阱!

 

引导他坠入恋爱的深渊以后夺走他的一切!

 

然后被丢到郊外一个人流浪!

 

吃不饱穿不暖!

 

世上只有妈妈好!

 

……混进去了什么,反正想想就是十分的凄惨!

 

结局是在倒霉了一天后他在街角的便利店又见到了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妹子。

 

可能是身体缘故,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哑,脸色也苍白着看不出一丝血色。

 

但是银色短发配上小巧的粉色发卡,再加上白色的蕾丝边连衣裙,这种意外的朴素感真是太棒了!

 

女神!

 

……虽然以女孩子的角度来看她是不是太高了?

 

暗挫挫比了下身高似乎和自己都差不多了……重要的是,她还没穿高跟!没穿!

 

现在的女孩子都基因变异的吗?!这个不科学的身高到底是怎么长出来的!?

 

身高一米八的“女孩子”:……

 

表情不变暗地里却能一秒拐上十八个弯的人,估计从出生以来,MM还是她、呸他遇见的唯一一个。

 

 

> 肆。

 

DE觉得自己最近运气差到哔了狗。

 

先不提暗恋同一个人三年了还没一点进展,MM估计到现在连他的脸都认不出。就说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遭到的惩罚也够他好受一阵子了。

 

穿女装一个星期,得见人的那种。

 

原本他确实可以想办法赖掉这些惩罚,但次元当即拍桌子表示只要DE敢逃,她就有办法让MM一辈子都没办法认识他。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么一出。

 

更倒霉的是,明明平时几乎遇不到的人最近却频繁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虽然态度依旧平平淡淡,但是。

 

但是谁会知道MM脑袋里塞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

 

于是从一开始就怀着“啊他是不是发现了在心里哈哈哈我的恋爱是不是胎死腹中了真是虐心”如此这般复杂心情的DE自然也更不愿意去搭理MM了。

 

直到今天。

 

在便利店遇到MM只能当做没看见,DE结完账走出店门发现MM居然没走,而且看这架势似乎还在等着什么人。

 

!?

 

居然还有人敢在我之前抢人!?

 

DE感觉自己还没开始恋爱就被人甩了,并且非常愉快地糊了一脸的血。

 

大爷我被世界抛弃了_(:D」∠)_……

 

但是MM在见到他出来以后却转过了身,脸上的表情更是非常难得的认真,于是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有空陪我去趟前面那家新开的甜品店吗?”

 

DE:“……!?”

 

 

> 伍。

 

等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甜品店里了。

 

DE切下一小块巧克力慕斯,不着痕迹地抬头看了眼MM。

 

店长养在店里的猫咪似乎非常亲他,现在正一副惬意的表情窝在MM怀里。

 

啊好可爱……我说的是MM。

 

MM一手顺着猫咪柔软的棕色皮毛,并对店长的一脸歉意报以微笑,顺便偷偷瞥眼看似正在认真吃慕斯的DE。

 

……无论怎么看都好喜欢啊真的!

 

两边都在偷偷摸摸痴汉着的相处模式实在是毫无违和感,以至于偷拍小分队躲在店外笑得格外的烂漫。

 

“校报新素材!干脆取名为‘校报记者符文带你走进四楼奇行种老大的内心世界’好了!”

 

“不,你可以拿这些去威胁MM让他帮你做这一季度的所有报道。”

 

“……我觉得他会先把我打死然后挂到天台上示众,不过不得不说次元你的办法实在是太棒了!”

 

是啊真是太棒了。

 

机智的少女次元安详地看着面前扎着双马尾穿着深红色短裙的符文。

 

让你和DE一起输真是明智的选择。

 

 

> 陆。

 

幸福来临得太突然,以至于DE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其中是不是存在着什么致命的问题。

 

但是常年站在食物链顶端的DE怎么可能会反应不过来!

 

低头看着手机里新建的那个通讯录,DE活了十九年第一次产生了想哭的冲动。

 

——还有比暗恋对象喜欢上自己女装更让人绝望的事情吗你告诉我啊!!!

 

DE真的都不喜欢穿女装,他感觉自己还是十分有男子气概的,并且一点也不女性化,一点也不!

 

所以他决定先找到MM的住址后把人先办了再好好思考这些问题。

 

当然——

 

这是不可能的。

 

D ·为什么性别出了错 ·我该拿你怎么办 ·E表示要是找得到住址就不会沦落到暗恋三年人家还不认得他这种惨兮兮的地步了。

 

要真那样的话他们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好吗!?

 

当晚DE通讯录里面就多了“A MasterMind”这个不知道笑点何在的名字。

 

*人名前加A会排在通讯录最前。

 

 

> 插曲。

 

“咦,DE你的惩罚期限不是已经到了吗为啥还穿成这样。”

 

“……”

 

“你管的着?”

 

“……不、不敢。”

 

当天楼下一二三楼都传开了四楼奇行种的头儿其实有女装癖这样的谣言。

 

结果是DE黑着脸把那个最先传讹的人拎到五楼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然后挂在那晾了一下午。

 

传言就这样不了了之。

 

所以我们的DE今天也换着花样地穿女装在学校里晃悠。

 

 

> 插曲。

 

“……我感觉已经不能再这样看戏下去了!DE迟早被自己整疯了!”

 

“压力即是动力啊少年!你不觉得进程已经很快了吗!”

 

“……不,我只看见了曾经装比之风常伴其身的人在半个月内学会了如何才能更像一个完美女孩子的技能。”

 

“这不是很好吗,不都是经验?”

 

“……他最近已经开始买《育儿宝典》之类的书了你怎么看。”

 

“……此人多半有病。”

 

 

> 柒。

 

在学校里有一个可以令四楼的奇行种都闻风丧胆的地方。

 

那就是学校食堂。

 

八块钱一碗的白菜全是菜梗!

 

排骨汤同等于纯净水!

 

韩式拉面是放了辣白菜的方便面!

 

连调料包都不换!

 

就是这么的任性!

 

然而DE正叼着白菜梗一脸正色地走着神,吓坏了一批路过他身前的一二三四楼各式奇葩。

 

“大哥今天吃素菜了!!!”

 
 

“大哥今天来食堂了!!!”

 
 

“大哥今天吃饭了!!!!”

  

MM:“……”

 

所以当DE看向MM的时候他正以发现了新大陆的眼神看着自己。

 

……

 

等…你听我解释!!

 

 

> 仈。

 

DE觉得这样下去绝对不是个事儿。

 

虽然他本身是非常享受和MM的相处的啦,但是MM天性里对女性的那份尊重和疏离感让他怎么看都别扭。

 

面色不自然地扯了下领口,DE已经脑补出了各种各样可怕的后果。

 

结婚啦生孩子啦blablabla……

 

结果是DE自己被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qaqq想想在不远的将来就要妻离子散大爷我好害怕!

 

↑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本来就没有。

 

 

> 玖。

 

“……次元。”

 

“刚刚有人和我说……”

 

“……DE把MM堵楼梯口了。”

 

“嗯然后呢。”

 

“重点是他今天没有穿女装——”

 

“走走走我们看戏去!”

 

 

> 拾。(表像)

 

“既然女装的话都能接受,那换个性别也不是什么问题吧?”顺利把MM逼退至墙角,一手抵在墙一侧,DE一脸的势在必得。

 

“虽然早就有猜测,但是果然还是比不上你亲口告诉我。”微仰起头毫不避让地迎上DE的目光,MM挑眉道:“你觉得很有意思?”

 

“其他人我当然不会有兴趣。”调整了姿势再度拉近了距离,空出的另一只手暧昧地将MM的发丝别回了耳后,“只不过你却是例外。”

 

“正好人也来得差不多了,我问你个重要的问题。”

 

“?”

 

“你打算要几个孩子?”

 

“……滚!”

 

 

> 拾壹。(事实)

 

MM一!点!都!不!开!心!

 

身为一只新世纪宁折不弯的三好青年难道不会感觉性取向受到了侮辱吗!

 

以及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被强迫异装癖俩个多月还兴高采烈的人!?

 

女神变糙汉绝对比丑小鸭变天鹅更来得惊悚啊怎么没算入迪斯尼童话?!

 

于是MM偷偷瞥了眼DE半扯开的领口。

 

……似乎算不上糙?

 

不是啊重点不是这个!!!

 

MM感觉现实中的那个他正非常冷静地应付着DE,但似乎随时面临着崩溃的威胁。

 

于是意识里的这个MM暗挫挫地往角落缩了缩,非常没骨气地祈祷他能坚持得稍微久一点。

 

“我不干了!”

 

???

 

“……你自己应付去吧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不等等!

 

其实……

 

你能不能在走之前让他把膝盖从我的两腿间拿开……???

 

“……你也给我滚。”

 

 

> 拾贰。

 

“原来大哥辛苦那么久其实是为了哥嫂!”

 

“大哥辛苦了!”

 

“大哥你晒黑了!”

 

MM:……

DE:……

 

事儿还没成就出现了一大票子催婚大队我好慌!

 

目光瞥见人群中一头显眼的红毛,MM沉默地往墙角缩了缩,开口问道:

 

“你是喜欢‘楼道表白未遂,残忍拒绝为哪般’这样的标题,还是‘多年痴情今朝终修正果’这样的?”

 

“……?”

 

“只要我推开你,校报上就会出现第一个标题,要是我接受你,那就会出现第二个——还有把腿移开谢谢。”

 

“……我觉得事关重大我们可以换个地方慢慢谈。”

 

 

> 拾叁。

 

那天。

 

主角们是拽着小手离开的。

 

于是红毛的、天天都在糟蹋校报的、记者符文,思考了半晌在他的记录本上写了这几个字。

 

“恭喜男嘉宾们牵手成功!”

 

 

> 拾肆。

 

什么你问后来?

 

三个月后整个四楼的日常话题都是在探讨他们的头儿到底会准备什么聘礼。

 

聘礼是什么?

 

当然是——

 

DE本人啦。

 

END.

 

评论(80)
热度(64)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