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2015.06.27]石与竹-DEMM向短篇

> DEMM向 一发完结系列

> 允我放俩天消融 下面的卡得太厉害了…

> 于是开始战短篇!今天这篇是排版花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晚了点儿!

> 我没有完全原搬艾尔的设定和世界观 应该是属于半架空注意!

> ……其实是以前看的书和空间里翻到的科普给的梗[…

 

 

[石与竹/DEMM向/一发完结/莫名设定]

 

> 壹。

 

绿意蕴蓄,绵雨如期而至。

 

丛间未来得及归土的落叶被其润湿,带出几分并不驳杂的竹香来。有幸探听到这份春意的竹米争相探首,生怕错过了这场不可谓及时的初雨。

 

新生的竹笋仅仅只冒了个尖,顶开遮掩的陈叶,隐隐约约地透出嫩黄来。

 

而雨却将所有悄声掩埋,一切生机都被它遮掩在忽隐忽现的水幕后。

 

竹尖太过幼小脆弱,无论何人贸然闯入其中都会令这些难得的小家伙带来无妄之灾。

 

至此,又是一年之春。

 

 

> 贰。

 

记得小时候雨季总是会持续很久,久到MM可以习惯独自一个人趴在窗台默数后院的那棵香樟落下了几片叶子。

 

家族的事务小孩子从来是没有机会参与的,且不谈年年外出自他出生以来就没见过几次的父亲,看看原本格外温柔的母亲近来也忙碌到无心顾暇MM就能知道,这其中让人辨不清的世故本不是他能干涉的。

 

所幸他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孩子,至少从来不会选择给长辈添麻烦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分散他们的注意。

 

所以那阵子MM很闲,闲到无聊的地步。

 

书房内摆放得稍低一些的书都已经被他翻完,剩余的均是MM即使踮脚也够不着的那些。

 

今天母亲依旧不在家,雨同样一直在下。

 

窗上挂下的水珠汇聚成了细流,沿着玻璃一路蜿蜒,MM用手指跟着它走了一遍又一遍后终于停下了这个毫无意义的游戏,在书房内环顾一圈后把目标定在了那个摆放在桌前的木制椅子上。

 

吃力地把椅子抱起往书架走了几步后MM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望着书架上层的书难得地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你要拿什么?”

 

回头,身材高挑的银发青年正站在自己身后,他视线在书架上扫视了一周后问道:“够不着?”

 

点点头。

 

俯身将孩子抱起,带着他走到书架前:“自己拿。”

 

青年的体温并不高,被抱在怀里的MM都能感觉出他的单薄。觉得不该多给人添麻烦的他立刻将书架上眼馋许久的几本书拿下抱在怀里,然后捶了下青年的肩膀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脚一着地MM就转过了身,正准备道谢的时候却发现原本站着人的地方空空如也。

 

而手里书册却沉甸甸的仿佛承载了什么。

 

后来,在MM母亲问起这些书是怎么取下的时候,MM的回答是搬动了书桌前的椅子。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说谎。

 

 

> 叁。

竹林迎来了陌生的访客。

 

孩童松开了父母的手,欢快地奔向竹林深处。小小的脚印踏在绵软且带着湿润的落叶上,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

 

咔。

 

落叶之下幼嫩的竹尖被外力折断,在树叶的层层遮掩下看不清伤口,汁水溢出渗入泥土,与新生的生命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可避免的夭折。

 

 

> 肆。

事情发生后任何补救都已经来不及。

 

后来MM有时会觉得他其实是非常讨厌血的,映着赤色的天空以及亲人一一在面前倒下的景象被火舌吞没。MM模糊地记得母亲沾染着鲜血的手抚上自己脸庞的触感,粘稠且温暖,但那却成了他多少年来的噩梦。

 

世界在黝黑布条的遮掩下归于黑暗,双手与双脚的沉重铐住了自由,脖颈上的铁环则预示着某种屈辱的事实。

 

无法打理而长过肩的长发被人狠狠拽起,MM耳旁是那个奴隶贩子尖锐的叫卖声,被强迫跪在地上的他只觉得手腕被铁链勒得生疼。

 

“您真是好眼光!”隐约听见了贩子殷勤的讨好:“这奴隶以前可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娇生惯养的一点皮肉苦都没受过,不信您瞧瞧?”

 

手上的链子一紧,MM一个踉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冲了冲,随即被人捏住下巴使他扬起头,就听见另一个声音道:“看这样子倒真挺倔。你,给我瞧瞧他的眼睛。”

 

“……这、这可不成,我们这买卖,看了眼睛可是得给钱的!”

 

“废什么话!大爷我要看你就得给我看!哟呵,你还不识相了?”

 

言罢MM就感觉眼前一亮,被蒙在眼睛上的布条被粗暴地扯开,刺眼的阳光让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连台下的喧闹都平复了一瞬。

 

“……这可给我捡到宝了,喂,你们这奴隶多少钱?我要了!”

 

“三十个金币!唉您也看到了,这买卖绝对不亏!”

 

“呸,你们这帮猴子就知道抢钱。”啐了一口唾沫,MM身前肌肉虬结的大汉丢出个金币袋子,一把顺过拴着MM的铁链大笑着用裹着一层厚茧的手拍了拍他的脸:“小家伙,被我买下了那可就是我的东西,今后可得好好伺候大爷我啊哈哈!”

 

眯了眯眼睛,MM选择低下头一声不吭。

 

当晚,那个买下MM的大汉死在了自己的卧室里。

 

与那把沾满血迹的锋利小刀一起留下的,还有只会佩戴在奴隶身上的锁链。

 

 

> 伍。

幸存下来的竹笋小心翼翼地汲取养分,偷偷地伸展竹节,在一次又一次的润雨中无声地蔓开它的根须,以图扎进更深的地底。

 

在漫长的日子里它一点点的生长,那样的过程异常缓慢,慢到了常人用肉眼几乎辨别不出的地步,但它仍未停滞。

 

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是,竹苗的根系,已经在时光的流逝里牢牢地抓紧了泥土,蔓延到了营养更为充裕的更深处。

 

——它从未停下过生长,它只是在等待着什么,等待着一个足以让他一步登上云霄的机会。

 

 

> 陆。

DE的时间太慢了,慢到明明世界已经度过了几百年,而他却未产生分毫的改变。

 

时间在他看来无疑属于最廉价的奢侈品,因为无论是怎样的挥霍,它都不会面临告竭。

 

这让他的旅途更加的没有止境,一次又一次地回溯了时间,只是为了寻找些让他能提起兴致的东西。

 

这般像倒带一样的回放最后还是被他所放弃。看着无数人生老病死,世世代代传承下去的过程其实是非常无聊的,DE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正当DE准备前去下一个世界的时候,他发现了MM。

 

和自己当年不同的是,这个孩子的童年里并没有那么多值得他后来可以去回忆的美好,自他懂事识字以来,几乎每一天都是在书堆里度过的。

 

母亲依旧温柔,可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照理MM,只能放任他一个人在家里。这个孩子听到消息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别的情绪,只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决定。

 

DE觉得他可能在短时间内有了可以给他带来些许乐趣的东西了,他跟随在这个孩子身旁,看他是怎么花费这么一大段被冷落的时间的。

 

后来主动帮MM取书的原因也正是如此,DE无权干涉每个世界的进程,但只是这些微末细枝的地方稍作改动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只要MM不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就行。

 

正如DE所料的那样,这个看上去乖巧的孩子确实没有向他的母亲吐露事实。只不过给DE留下更深印象的,却是孩子第一次说出谎言时,眼底古井无波的淡然。

 

这是个多么有趣的发现?那年的孩子才只有十二岁,却已经能表现出不同于同龄孩子的一面。

 

所以DE也更加好奇,在经历了那样的灾难后他究竟会选择怎么样的道路。是一蹶不振?还是像自己这样试图回到过去改变一切?

 

都不是,那个孩子只是想尽办法摆脱了缠上身的各种麻烦,并且很快找到了可以给予他容身的地方。

 

他的交际能力非常优秀,DE是这么评价的。虽然MM平日里忙于研究,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看似人缘不错但实际上和每个试图接近他的人都保持着礼节性的距离。

 

怎样温柔得体又礼貌谦逊的面具哟。

 

饶有兴致地勾起嘴角,DE依旧只是藏身于时间的夹缝里,从来不去试图干涉这些不属于他的事。

 

 

> 柒。

假如石头也有生命的话,它看到的又是怎样的世界呢。

 

几千年的侵蚀它都未能融为风沙,曾经锋锐的菱角一点一点被磨平,被磨圆润。表面变得不再斑驳,通身都是任由时光打磨下的痕迹。

 

多少年它都未挪动一步,石头的时间相较于万物来说太慢太慢了…一个幼儿从呱呱坠地到步履蹒跚,对它而言,其实也要不了多久。

 

也许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条刚刚诞生的生命就即将面临归土,它也因此选择了将几百年的时光留驻于原地。

 

它是否有在害怕什么?

 

一步,仅仅一步,可能就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那与其瞬息万年地过,还不如沉下心独享现世安稳。

 

所以它被人命名为“石”。

 

 

> 仈。

繁华过后就是坠落。

 

DE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陪伴着MM走完了他的一生,时间并不长。大概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缘故吧,在他将当年的凶手一个个揪出并且亲自手刃后,人生就开始了最后的倒计时。

 

他的名字在任何一个国家提起都不会有人觉得陌生,仿佛只是几夜崛起的新星般,待众人真正注意到他的存在之时,他早已经踏上了多数人一生都无法攀登的顶峰。

 

他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任何评价都是极为正面的,比如礼貌、温柔、谦恭等等之类。

 

但估计这个世界上也只有DE知道这个在外人看来如何完美的人也会因为因为某些细节上的问题挠乱他一头漂亮的银色长发;会因为过度缺少睡眠迷迷糊糊地泡咖啡烫到手然后吃痛地吸气;也会因为研究的重大突破露出格外孩子气的高兴表情。

 

DE突然觉得自己在无意中得到了更多的东西。

 

仿佛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一般…

 

 

> 玖。

竹子将在沉寂三四年后突然开始拔节,短短几夜就能窜上不可及的云端。

 

纵横交错的根系为它提供了足够的养分,几年的养精蓄锐让它的一切都变得让人措手不及。

 

这是它的一生中最繁华的时候。

 

但即将迎接它的是——

 

 

> 拾。

DE是确确实实陪伴MM走到生命尽头的那个人,也是唯一一个。

 

并不是什么突来的疾病和灾难之类,他的死因是自杀。

 

DE甚至没来得及追究他这么做的原因,他就仿佛刚刚绽放过的烟花一般消失在了这个世界里。

 

DE无权干涉一切,哪怕当时他就在MM身边。

 

“……虽然不知道你在不在,总之谢了。”

 

“一直以来。”

 

那头留长的银色长发直到现在都没有剪去,仿佛是为了铭记历史般地一直保持着与当年相同的长度。几册连DE都觉得眼熟的书常年摆放在MM的书桌上,哪怕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翻过它们。

 

那一瞬DE才突然意识到,想瞒过这样一个处处谨慎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是多久以前注意到的?

 

然而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已经再也开不了口。

 

 

> 拾壹。

竹子开花,花落即亡。

 

 

> 拾贰。

DE当年试图挽留的手此刻已经再也无法被握住。

 

石时。

 

也正因为太过漫长,才注定是抓不住洪流中流离的那一簇。

 

END.

评论(37)
热度(31)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