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06.04]机械(2)-DEMM向

> DEMM向 两发完结

> 来不及检查错字了暂时这样叭希望不要太影响才好qaq

> 时间轴真是乱七八糟[

 

 

[机械/DEMM向/设定莫名自行感受]

 

> 柒。

 

纳斯德女皇的身上有着极其熟悉的能量波动,假如仅仅只是机械就能达到这一步的话,那么他是不是也能……

 

被世人命名为“残酷”的那个青年,终于摒弃了留藏心底的最后一点纯净,任凭藤蔓疯长,紧紧缠绕住灵魂深处唯一一片不可触碰的禁地。

 

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渴望得到他,渴望从身体到思想——完完全全地占有、拥有他。

 

哪怕这个所谓的“他”目前只是一个被常年困在意识中的囚徒。

 

[若是能被你所知晓的话。]

 

 

> 仈。

 

意识层中传来了不稳定的震颤,常年沉睡于此的青年被迫从休眠中苏醒。

 

紫红色瞳孔中的冰冷无机制持续了足足几秒才逐渐被人性的感情色彩所充斥。

 

[思维崩溃的边缘。]

 

 

> 玖。

 

这是一场硬战。

 

伤势的逐渐严重使DE努力维持的意识层也被其影响,出现了片刻的空白。

 

待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迟了,进入修养期的某个人已经彻底苏醒。

 

“小鬼。”熟悉的声音自耳边传来,不知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其他因素,DE总觉得MM的声音里带着点不显眼的机械化,“假如就这么接着逞强下去的话,丢了命的就是你了。”

 

“早啊。”没有接他的话茬,DE默算着纹章的持续时间迅速后退,“或许该说好久不见?”

 

“很抱歉我并没有想和你叙旧的欲望。”曾经在数次危急时刻保护自己的蓝色光屏重新展开,这一次光屏上并没有出现令人眼花缭乱的数据,而是更为直观的…含括着整个战场的分析。

 

“Diabolic Esper。”青年的身影相较于之前变得更为透明了一些,他挥手挪开光屏走到了DE身前:“我想我不得不和你告别了,所以在这最后的时间里,”

 

“我将允许你使用我。”

 

 

> 拾。

 

局势随之被扭转。

 

感受着体内储存的能量以一个近乎疯狂的速度流逝,MM闭了闭眼睛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DE的状态绝对不容乐观,甚至还因为他的出现一度跌入了谷底。

 

但是这不重要。

 

纵观整个战场,只是依靠机械的计算能力是远远不够的,但是对于MM来说,分析数据和判断局势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第一时间将信息反馈给DE,MM早已变得脆弱的精神体终于耐不住负荷出现了裂缝。

 

咔。

 

只是轻微的碎裂声,外界的攻势却猛然缓了下来。

 

“……你。”

 

…是时候再见了DE。

 

假如有机会的话,我是说假如。

 

那就到我还“活着”的那个世界来寻找我吧。

 

 

> 拾壹。

 

灯熄。

 

 

> 拾贰。

 

被困在牢中的科学家终于得到了解脱。

 

他留下的芯片中留存的是足以令整个世界疯狂的珍贵数据,但DE却在看到它们的下一刻就选择了销毁。

 

随着这些东西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被主体克隆出来的,虚假的他。

 

“很高兴能为您服务。”他恭敬地对着DE鞠了一躬:“愿您早日找到我的‘主体’。”

 

“……他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

 

和MM有着相同外表的人愣了愣,随即不乏骄傲地回答道:“他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人,哪怕在他离开后的几百年里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达到了他那样高的成就。”

 

“Master身上背负的是一生积攒下来的荣耀与骄傲,我从诞生以来就没见过他对谁有过妥协…当然,您是唯一一个例外。”

 

“也会是最后一个。”DE眯起眼睛,“现在你可以走了。”

 

“是的,那么再见了。”

 

[请在我追上他之前…留在他的身边吧。]

 

 

> 拾叁。

 

这是一个科技空前繁荣的时代。

 

循着线索找到了他使用过的实验室,定期由机械打扫的实验室至今仍保持着最初的整洁。

 

桌前的皮椅上搭着一件白色的大衣,和MM身上穿着的那件是同一个样式。

 

DE所熟知的那个人,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最后却被那可笑的命运狠狠地掷入深渊。

 

[既然规则决定了我们同样必须以悲剧结尾的命运,那么你自然就无可抵抗,唯一该做,也是能做的事情就是…]

 

[以更为坦然的态度去接受它们。]

 

 

> 拾肆。

 

时光绵软。

 

孩子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摘下眼镜正想与他的老师告别。

 

“过来。”

 

坐于对面的青年突然对着他招了招手,孩子在原地愣怔了一会还是走上前去。

 

垂落脸旁的微长发丝被一点一点拢起,梳到脑后扎成了短短的马尾。

 

“……老师?”

 

“回去吧。”收起眼里不小心透露出的柔软,DE拍了拍他的肩。

 

[这一次,就轮到我来看着你长大了吧。]

 

 

> 零。

 

被困于“环”中的两人或许早就意识到了,这样无休止的重复只针对他们两人。

 

与其说是命运捉弄,倒不如说是享受这样的过程。

 

无需言语的,陌路、相识、相知、相恋,最后重新开始。

 

如此往复。

 

[END]

评论(18)
热度(30)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