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04.06]绑定意味(5)-DEMM

> DEMM向 画手x写手设定

> 今天第二更√

> 这章挺文艺的[ 的确走的温馨风

> 依旧乐忠于撒糖甜甜甜

> 总算开始正经地谈起了恋爱←不觉得吗!

 

[绑定意味/DEMM/架空轻松向/画手x写手注意]

 

>> 伍

 

房间里拉着深色的遮光窗帘,卧室空调无声地切换着制冷模式,安静得只剩下敲击键盘和铅笔在纸张上划过的声音。

 

转动椅子刚想和DE说句什么,两人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一齐震动起来,意外地对视了一眼便各自接起了电话。

 

或许对话的内容不同,但是过了一会等对面的最终目的落实之后他们都做出了完全相同的回答。

 

“对不起,今天没有时间。”

 

“抱歉,暂时抽不出身。”

 

“……”挂了电话,MM疑惑地问道:“你今天有事?”

 

“没有,你要出门吗。”

 

“……不要。”

 

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这个话题,MM也转过身继续整理自己的样稿。日常的插曲完全不足以打乱两人之间已经逐渐开始变得奇妙的气氛,至于MM从来不愿意让别人进自己卧室这样的戒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攻自破了。

 

卧床前的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虽然已经过了饭点但是没有一个人表达出吃午饭的意念,毕竟因为个别人的赖床行为已经使早饭的时间都推迟了几个小时,自然有关于吃午饭之类的不去管它也没什么关系。

 

——至于后来的故事如何,他不愿再多加提起,自然也无从记述了。

 

屏幕上的句子至此,指尖一顿,假装毫不在意地瞥向靠在床头不知道在画些什么的人,见他低着头在绘本上涂抹,脸上是难得的认真表情,额前柔软的发丝将其相较于自己略深的紫色眸子掩去一半,却未掩去不加以任何修饰的温柔。

 

似有所动地惊讶了一瞬,赶紧收回了视线继续专注于面前的文档。

 

笔尖勾勒出青年柔和的脸部线条,DE抿着唇偷偷抬眼看向安静坐在桌前工作的人,无论是停留在键盘的指尖,还是时光也打磨不透的干净气质——垂落在脸旁的银色发丝也好,隐隐约约映着屏幕光亮的紫瞳也好,都是恨不得让自己珍藏在心底的最珍贵的东西。

 

视线巧妙地错开,桌前温暖的奶茶散尽最后一缕芬芳糅合在了空气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文档里的光标终于停止了千篇一律的跳动,打上END的一刻MM也松了口气。右下原本安静的图标突然开始跳动,未命名的文件被对方传了过来,点开发现熟悉的备注后才给予回复。

 

您已成功接收了对方发送的文件“未命名.zip”(1.68MB)。 

 
 

MasterMind 14:17:44

什么..?

 
 

符文 14:17:57

你打开看看呗

 

随手点开解压了,看着最上层的标题几个字MM愣了一会,随即切回界面回复道。

 

MasterMind 14:18:05

为什么突然给这个?

 
 

符文 14:18:42

正好看到了,感觉挺好玩的就给你们试试咯

 

“画手x写手问卷”这种明显带着cp味儿的东西直接传给他代表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回头看了眼合上绘本倒在床上睡得昏天地暗的DE,MM压下了刚刚升起的兴致。

 

MasterMind 14:20:29

啊..

 
 

MasterMind 14:20:35

他睡死了叫不醒。

 
 

符文 14:21:13

喂!

 
 

符文 14:21:17

这是借口!

 
 

符文 14:23:59

人呢/ 再见

 

合上电脑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把被DE踹到床尾的毯子拎回来重新给他盖上,思考了一会是否还有没完成的事情后MM淡定无视了几个压箱底的选择。将占了他大半个床位的家伙往旁边推了推,腾了个位置出来后躺在他身边闭上了眼睛。

 

真是难得的午睡?

 

醒来的时候卧室里一片黑暗,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工作,因为被人圈在怀里的缘故MM感觉自己的衬衫已经被汗水黏在了背上,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刚想开口的时候才意识到了不对。

 

“……”莫名其妙被当成人肉抱枕热出一身汗的MM。

 

“松开,热死了。”

 

“……”DE终于停止了装睡,就算热成这样他占便宜的行为也是进行得干脆利落,不情不愿地松开手道:“停电了。”

 

“今天估计是真的要洗冷水澡了。”坐起身直接把衬衫脱了下来,MM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出门吃饭吧,我先去换件衣服。”

 

视线在对方削瘦的腰腹停留了一瞬,DE眨了下眼睛有些心不在蔫:“哦。”

 

_(:зゝ∠)_好想摸……

 

内心的弹幕已经刷起了屏,但DE表面上还是一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样子——看MM在衣柜里找衣服。

 

直到MM都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DE才意犹未尽地收回了视线,所以在MM回头的时候只看到盘腿坐在床上的DE表情肃穆地眼观鼻鼻观心。

 

MM:“……?”

 

DE:“…咳。”

 

随意找了家快餐店解决了晚饭,因为停电的缘故不想提早回家的两人就干脆去市内最大的淡水湖逛了一圈。

 

湖边的夜风吹散了积攒的热意,城市不算大,近几年环境保护做的还算不错的原因所以空气也相较其他城市稍微优秀了一些。抬起头在深沉的夜幕中还能找到一两颗零碎的闪光,和DE并肩走在湖泊沿岸搭起的木板桥上,水波涌起的波光映入眼帘也习惯性地在脑海里组织成了连贯的句子。

 

眯着眼睛看向天空,未至深夜的幕布掺杂着蓝意,月光笼罩下似乎和湖水一同泛起了涟漪。

 

“你想唱歌吗。”MM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

 

“让我们荡起双桨之类的。”

 

“……”

 

突兀的话题让MM弯起了嘴角,结束了这个没什么意思的冷笑话,正巧路过一个正坐在岸边全神贯注钓鱼的垂钓者,于是就在旁边找了块干燥的石头坐了下来。

 

“小伙子吃完晚饭了出来遛弯啊?”钓鱼的大叔回头,看见俩年轻人就坐在身后赏湖景不由地搭话道。

 

“嗯。”虽然不怎么习惯应付陌生人的问话,但MM还是回答道:“正巧赶上停电,出来吃饭就顺路来走走。”

 

“唉……年轻也不错。”从口袋里抽了包烟出来叼根在嘴里,瞅眼身后俩青年,怎么想也不是会抽烟的人,于是就收起了念头,转过头盯着湖面自顾自地唠嗑道:“近几年这附近管的越来越严,每年能让钓鱼的时候也就那么几天,不过你说啊这几天又有什么用,钓上来的都是些苗苗,看着也怪没意思的。”

 

“刚放生的鱼,”DE走到他身边伸手捞起了条在鱼护里蹦跶的银白色小鱼:“你这么一钓不也都白花了。”

 

“所以啊,”意外地打量了几眼DE,大叔笑道:“看不出来小伙子蛮懂的嘛,我也就每年来个一两次过把瘾而已,真正网鱼的可不会呆这地儿。”

 

“算算也是六月了,这会梅鲚也都长成子鱼了吧。”把DE递过来的小鱼放在手心端详了几眼,MM手一松把它送回了水里:“去年丰收也没赶得上尝鲜,今年总能抽点时间了。”

 

“一起?”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把未来定义为两个人共同拥有的MM下意识对DE问道。

 

“去呗。”耸了耸肩,DE坐到MM身边:“你去我就去。”

 

“……”感觉总有那么点不对劲,MM沉默了一会拉着DE站起身,“回家吧。”

 

看见两人匆忙离开的背影,坐在湖边的大叔无奈地长出一口气,摇了摇头。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TBC.

 

评论(23)
热度(28)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