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04.06]绑定意味(4)-DEMM

> DEMM向 画手x写手设定

> 这章就是在跑剧情(╯°Д°)╯︵

> 算是在过渡…为什么感觉接下来的走的都是温馨风啊错觉吗x

> 今天也要努力地传播邪教!

 

 

[绑定意味/DEMM/架空轻松向/画手x写手注意]

 

>> 肆

 

温度随着日子的过去而一节节攀升,就算门窗紧闭也依旧刺耳的蝉鸣夹杂着恍若实质的炎热搅乱了夏日的满目赤色,而室内可怜的制冷空调一刻不停地工作也不能将那份独属于夏季的灼热隔之在外。

 

茶几上各种零食的包装拆得一团糟,一向纠结这些的人安静地看着手上的读物,另外一个却不断调整坐姿最后干脆直接把人的肩膀当成靠枕。

 

微博上对于MM文中情节的探讨进行得很是热烈,DE叼着西瓜味的棒棒糖兴致盎然地凑热闹。

 

粉丝们对于他时不时的故意卖蠢行为早已习以为常,偶尔扯上MM的话那又可以搅和成一锅粥。

 

“一说到剧情D大就像开了科技。”

 

后来有人如此愤恨地评价道,期待着发展的同时还得整天提心吊胆小心着被那个口风不严的太太剧透。这日子过得苦是挺苦的,但对于早就习惯的人们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新的乐趣呢。

 

有一件事是DE一直瞒着MM的,那就是一开始只是打算画随笔的画册已经堪堪涂满了半本,虽然只是些平日里没人会注意到的小细节,但DE对此永远如饮甘饴。

 

抽空的当儿DE瞅了眼MM手中书上的内容,随后“咔嘣”一声就咬碎了嘴里的糖球:“格林童话?”

 

“是啊我的公主。”

 

把棒棒糖的棍儿吐掉,DE摸了摸MM的额头:“你热坏了吗?”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不否认,DE敷在MM额头的手下移,趁MM不注意捏了下他的脸颊:“其实你长胖了。”

 

“才一个月不到你就能看得出来?”掰开DE的手,MM继续把注意力留在书页上。

 

“当然。”话说得有点高兴,句尾都带了点笑意的上扬,“手感不一样了。”

 

“……”

 

搞不明白DE的脑回路,分了一点注意力给他后MM又看起了书。而DE对于这种MM完全无视他的状态也并不陌生,挪开了点位置迎着阳光偷偷拍了张MM的侧身像乐滋滋地传上微博。

 

角度选的刚刚好,刺目的阳光在巧妙的控制下稍微模糊掉了些青年俊秀的脸庞,但无论是搭在书页上干净修长的手指,还是两腿交叠时散不去的优雅,都近乎完美地表现出了人接近本质的一面。

 

Diabolic Esper:

哼唧。

[图片]

 

粉丝们还纳闷呢,咋一下子太太就不见人了,切回他主页一看才突然明白过来。果然啊,哪里会有比秀恩爱更重要的大事嘛?

 

DM大法好:闪光弹……!!要瞎了瞎了瞎了!!不过我喜欢[shenmegui

 

一口也吃不到:我一直觉得我早就习惯了……但是果然每次看见都觉得特别闪啊

 

少年不玩心:QAQQ我投降我入教!!!DM大法好!!不行了只是侧影就就就!!

 

炸鸡块:……总感觉很眼熟……不是一般的眼熟

 

炸鸡块:卧槽Σ(っ °Д °;)っΣ(っ °Д °;)っΣ(っ °Д °;)っ真的不是半个月前来我店里买奶茶的那俩个小哥吗!虽然这张没有扎头发但是感觉好像啊!

 

夜路:回复@炸鸡块 ……知道真相的那刻我眼泪掉下来。

 

默格:回复@炸鸡块 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准备要喜糖了(*'▽'*)♪

 

叔叔我们不约:回复@默格 为什么你看起来那么高兴的啦!

 

默格:回复@叔叔我们不约 那当然是,我早就入教了啊\(//∇//) DM大法好!!

 

FFF团圣火:回复@默格 等我醒来昔日队友都已经加入了邪教……咳,DM大法好!?!?

 

作业即存在:我的内心几乎是奔溃的(╯°Д°)╯︵这个看脸的世界!

 

电功率:新教徒不明觉厉∑( 口 || 但是觉得好萌啊!

 

目标是站在食物链顶端:噢噢噢跟着D大有肉吃!家妹侧影prprprpr

 

你们都是我女儿:你们已经在秀恩爱的闪光弹下屈服了吗……!这种变相的不务正业也是/祈祷/祈祷/祈祷

 

看着粉丝们各种各样的反应DE不屑地努了努嘴,本体还在我旁边呢,再怎么兴奋你们也摸不着吧。

 

“你要吃糖吗。”

 

“不是最后一根也被你吃了吗。”把书往后翻了一页,MM问道。

 

“唔。”指了指塞着糖球鼓起的脸颊,DE咧嘴笑了下:“你要吗?”

 

“……不要。”

 

遗憾地别过了头,DE正打算再去看眼更新,敲门声却不适时地响起。

 

难得的日子里居然也有人拜访,虽然被打扰了宁静但DE还是不情不愿地被MM差遣去开门了。

 

“符文?”

 

门前身形修长的红发青年看见看门的人后露出了个惊讶的表情:“原来你们住在一起啊?”

 

“怎么?”听见声音从客厅走出的MM挑了挑眉回道:“你还想以催稿的理由过来蹭饭吗?”

 

“这倒不是,他自己回去做饭都来不及。”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次元走至符文身边接过了话头。

 

“啊啊,社长和总编一起来压力真大。”不咸不淡地凑了句热闹,DE让开位置让两人进屋,“不过反正这次不是催我的稿。”

 

“下次就轮到你和MM的一起催了。”符文深以为然地拍了拍DE的肩膀,回头看向MM:“那个你考虑好了吗?再不准备就要来不及了。”

 

“这个时间点就算我拒绝你们也没有补救的办法了吧?”

 

“不啊。”次元收住环顾房间的目光,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那就让符文重新捡起他的老本行就行了。”

 

“喔我知道了。”DE收了手机把嘴里剩下的糖块咽下,“果然符文那么着急过来找MM就是因为他自己不想干。”

 

“好不容易脱离了赶稿熬夜的苦海我怎么舍得回去啊。”挠了挠自己略长的红发,符文锲而不舍道:“那么MM你弄好了吗?”

 

转身走进房间,没过一会就拿出个U盘丢给符文:“全文大纲和人物设定,三万字的样稿还要点时间,到时候邮件发你吧。”

 

“恩。”总算是松了口气,忽然瞥见一旁收了声的DE略不耐烦的脸色,笑道:“那我们不打扰啦。”

 

“次元,走吧。”

 

“恩。”站起身,目光若有若无地瞟过DE,出门前次元补了句:“到时候发喜糖可别忘了我们啊。”

 

DE:“……”

 

MM:“……”

 

明明只有一句话怎么就这么慎得慌呢。

 

半晌DE才关上了门,眼底阴霾一散而光:“MM。”

 

“怎么?”

 

“现在你要吃糖了吗?”

 

“……不要。”

 

TBC.

评论(24)
热度(25)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