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2015.04.03]绑定意味(1)-DEMM

> DEMM向 画手x写手设定

> 文笔不到家各种蠢x

> 对没错本意就是安安静静谈个恋爱

> 大概挺长的我有十章的大纲[x

> 改了好几遍还是不满意 可能还会改

> 真害怕自己弃坑x

> 不会涉及太专业性的问题...这些东西就算查了百度我自己写起来还是没底 有BUG或者秀智商欢迎提出w

> 两个星期还债开始……!

 

 

[绑定意味/DEMM/架空轻松向/画手x写手注意]

 

>> 壹

 

按耐着去买巧克力甜筒的冲动,撩开被汗水黏在额前的头发,三伏天的暑气那是肯定能蒸得人直找不着北的。DE提着行李箱再一次迷失在了路口,就算小区年代算得上是久远,但也不至于纵横交错找个单元都那么绕吧。

 

犹豫再三还是向恰巧路过的老太太问了下路。老太太愣是眯着一双老花眼盯着纸条上的字迹瞅了半天,好半晌才抬起头冲着面前的小伙子上下看了看,一脸慈祥地拍了拍DE的肩膀说道:“喔……好、好小伙,姑娘眼光不错。”

 

“……?”被老年人的眼光看的背后发毛,DE在这样的天气里也隐约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三单元那姑娘人挺不错的,长得挺白净,自从她搬进来后一直都是她一个人住。”老太太欣慰地揉了揉眼睛,“也没想到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啊,不错、是不错。”

 

“……”姑娘?回忆起电话里清冷的男音,DE为将来室友的性别画上了个问号。

 

简单的指明了方向后DE总算是结束了枯燥的寻找,站在楼下颇有种离家游子终于归乡的萧瑟感。

 

合租的房子是在三楼,因为小区的的确确是有些年头,所以楼道里也是八九十年代装修的那种偏灰褐的色调。职业的原因让DE对于颜色有一种特殊的敏感,顺手推开了些堆积在窗口边的纸箱让阳光充分地洒进,这才满意地敲响了门。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随后传来了脚步声,没隔多久门就应声而开。

 

门后的青年留着过肩的银发,虽然穿着的是很普通的居家服,但其暖色的配色也只是仅仅柔和了部分他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冽。

 

青年拿掉门上的链子让出身示意DE先进屋,转身带好门锁后开口道:“Diabolic Esper? ”

 

“DE就好。”

 

“这样,那我就不多介绍了,MasterMind,你的新室友。”

 

干脆利落的回答一点也没出乎DE的意料,点头示意自己知道后习惯性地环顾了一圈客厅。

 

因为在此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的原因,房间里各种摆设都是显而易见的单件。DE并不是第一次和别人合租,自然也知道出现屋内环境乱七八糟的情况是常有的,但是眼前的景象却压根没有这么一回事。

 

太干净了,很难想象这种条件下一个人住还能保持这样的整洁观念。简单的家居布置甚至会让DE产生了一种打开门后光临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错觉。

 

“你的房间我有事先整理好,就是走廊进去靠里的那一间。”MM带上门后指了指客厅后的走廊,打断了DE接下来的思考,“暂时估计不会有别的人来合租了,我不喜欢人多…所以剩下的房间你可以随意使用。”

 

跟着MM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由于刚刚清理完毕的缘故房间里显得很空,但从被拢在墙角的棕色窗帘、床头柜上成色很新的垫布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出简约表面隐藏下的细心。

 

“要帮忙吗?”MM看了眼DE的行李箱:“你应该没有一次把东西全带来吧。”

 

“不用了,谢谢。”将笔电数据板之类的一一取出摆放到桌面,回头对上MM有些惊讶的目光,DE解释道:“插画。”

 

两个字足矣,虽然对于MM来说虽然平日离接触的画师算不上少,但是长期合作的倒是摆不出几个,所以他对这个职业也仅有少数的认识。说是说文画不分家,但能不能找到真正对胃口的画手,那才是个要考虑的大问题。

 

不着痕迹地绕过了这个话题,MM靠在墙边看着DE收拾:“别的要注意的东西电话里都有提到过,还有个稍微还有点问题。”

 

“哪个?”

 

“做饭。”

 

拉开衣柜的手一顿,DE道:“出去吃?职业原因我可能不会经常出门。”

 

“……其实我也是,用不着经常出门的。”

 

歪过头眯起眼睛看向窗外刺眼的阳光,MM考虑一会道:“算了…我会做。”

 

“……”

 

箱子重新拉好推到墙角,因为第一次来的缘故DE并没有一次性带太多的东西,将床也铺好后拉上窗帘:“昨天熬夜了。”

 

会意地走出房间,MM最后向里面看了一眼:“其实还是把这里当家比较好,毕竟当初说合租只是因为一个人太无聊。”

 

然而当时的DE并不明白这句话真正的意思,又或者说,这样的态度给予他接下来的日子如何大的便利。

 

这是后话。

 

时间依旧是过得飞快的,DE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饭点,撇了眼时间下意识准备叫外卖却突然闻到空气里属于饭菜的香味。

 

……啊有个会做饭的室友真是幸福。

 

到餐厅的时候MM正将脱下的围裙挂上墙,看见DE后道:“醒了?”

 

“饭已经做好了,一起吧。”

 

“恩。”诧异于自己那么快就进入了生活状态,DE拉开椅子看了下菜色。

 

三菜一汤,味道不错,就是稍微偏淡了点。突然发现MM正拿着筷子侧脸盯着自己看后不由停下了动作轻咳一声:“很好吃。”

 

“是吗。”勾了下唇角,MM收回目光安静地吃起了饭。

 

哪怕一句话也不说气氛也不显得尴尬,仿佛两个人只是把食不言这一习惯贯彻到了底。

 

搁下筷子结束了用餐,抽了张纸巾擦干净了嘴角,MM正打算起身却被DE拦下:“洗碗的话我还是会的。”

 

“那就交给你了。”MM也乐得清闲,再次坐了下来:“哦对了,这里因为很久没有人来维修所以很容易……”

 

屋内亮着的灯突然全部熄灭。

 

“……停电。”

 

“……”不小心被菜梗噎到的DE。

 

看了眼自己房间内同时暗下的电脑屏幕,MM的脸色有点难看:“我文档忘记保存了。”

 

低着头扒完最后一口饭,DE满不在乎道:“昨天是我的截稿日。”

 

给签他的杂志社默默点了根蜡烛,单看DE的态度就能瞧得出这带着恶意的拖稿一定不是第一次了。MM看着他收起碗筷走进厨房,也稍微释然了些,毕竟这样的情况也不是首次发生,况且他也没有和任何报刊杂志签约,也不怎么担心停更一天这种事情。

 

往靠背上一靠,想了想还是有点不舒服,收拾了下窝去了客厅的沙发。今天晚上天气不怎么热,打开客厅隔壁阳台的落地窗就能吹进带点凉意的夜风。MM刚拿出手机就想起了些什么,起身从冰箱里抱出一只已经冰好的西瓜走进了厨房。

 

这时候DE已经过完了最后一遍水,听见脚步声他回头,看见MM怀里那只颇有份量的西瓜不禁抽了抽眼角。

 

“……两个人的话一半应该吃得掉的吧。”

 

“你给我一只我都能吃得掉。”

 

嫌弃地瞥了眼DE,MM拿过砧板把西瓜摆在上面,手起刀落,“咔”的一声脆响整个西瓜就从头顶裂到了脚底。

 

将一半用保鲜膜包好塞进了DE怀里:“放冰箱里去。”

 

“现在又不能制冷。”

 

“快去。”

 

DE只能抱着西瓜去了客厅,MM把另外一半均匀分好装在水果盘里回到了客厅。

 

“凑合下吧,今晚上估计不会来电了。”拿起一块西瓜窝在DE旁边翻起手机,MM道:“这个点就去睡觉也没什么意义。”

 

“恩。”同样低着头翻手机,丢掉已经吃完的西瓜皮DE突然注意到自己手机的电量:“……百分之十五?”

 

“二十。”无奈地看了眼DE,MM把手机往他面前晃了晃,屏幕上红色的数字刺眼得很。

 

“……先玩着。”

 

回过头直接打开了微博,刷了几页后切回界面随手打了一条。

 

MasterMind:

新室友已到货。

 

隔了一会后立刻收到了回复,有些诧异于今天的速度,MM还是点开了通知。

 

目标是站在食物链顶端:太太你和隔壁D大是什么时候混一起去的!?你去看眼隔壁啊/祈祷/祈祷/祈祷

 

滑着屏幕瞅了眼一本正经嚼西瓜玩手机的DE ,MM隐隐猜到了什么,直接去搜了他本名的微博。

 

最新的一条是这样的。

 

Diabolic Esper:

请查收。

 

“……”

 

感受到MM的目光DE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

 

“我看过你写的东西,很棒。”

 

“谢谢。”完全没谦虚的必要,MM欣然接受了赞扬。

 

消息提示急响,微博上已然热闹了起来,和DE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再次看向手机。

 

作业即存在:@MasterMind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不吃苹果不用请医生:@MasterMind _(:зゝ∠)_家妹辣么勤快的被D大带坏了怎么办…

 

并不是甘党:@MasterMind 不务正业的搬家不务正业的拖稿不务正业的勾搭室友/祈祷

 

FFF团圣火:回复@并不是甘党 日常不务正业233

 

叔叔我们不约:@MasterMind 等等为什么没人好奇为什么这俩我们都认识!以MM的低调方式还会有那么多人知道他我也是

 

夜路:回复@叔叔我们不约 我才发现…说实话相性不错啊不是吗!

 

老年养身:回复@叔叔我们不约 是不是一不小心发现了什么…

 

少年不玩心:@MasterMind 写手和画手在一起绝对会出大事的啊D大放开那只家妹让我来QAQ!!

 

默格:@MasterMind 啧啧,一回过神来说不定孩子都有了(不

 

手癌大队队员:自古写画出cp 可以预见将来同人界的腥风血雨了。

 

Diabolic Esper:回复@少年不玩心 不放。

 

消息刚发完,右上的百分数就彻底归为了零。关机的界面框跳出,DE把手机丢在一边,犹豫了一会还是蹭过去看MM的手机。

 

因人靠近身体明显地僵硬了一瞬,MM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稍微往旁边挪了挪手机方便他看见屏幕。

 

消息刷得很快,对于DE的粉丝数量MM不可置否,毕竟这位业内大神要真没点知名度还有点不可思议,虽然很长一段时间还没有哪个杂志社敢签他。毕竟就算抱尊大神回去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习惯性的拖稿。

 

百分之五的电量也不足以支撑多久,很快就消耗殆尽,俩人一起盯着屏幕暗下后久久没有说话。

 

“……睡觉吗。”

 

“现在?”

 

“恩,反正没事做了。”

 

“我想洗澡啊…”

 

“你愿意摸黑洗凉水澡的话。”

 

“晚安。”

 

目送DE消失在门后,MM站起身,看了眼明显过早的时间叹了口气。

 

生物钟没到怎么可能睡得着——

 

TBC.


评论(19)
热度(35)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