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谢谢你们。

圈子都那么冷了,不如随性为喜欢这个cp的天使写点自己能写的吧(◎`・ω・´)

比较排斥圈内撕比,至少在这里请给我不多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2015.03.23]浮想联翩三十题(4)-DEMM

> DEMM周第四篇
> 真的不是虐!绝对称不上虐!
> 我的私设是不是要炸了
> BOOM!
> 题目选自浮想联翩三十题√
 
> 蠢作者病还没治好估计会眼瞎!有错字记得提醒我儿!
 
 
[浮想联翩三十题/DEMM/1.睁开眼睛-30.闭上眼睛]
 
 
※ 闭上眼睛-幻象即真实
 
“你想找什么?”
 
坐在浮空的发电机上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把垂落脸旁的发丝捋到耳后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清醒些,他接着说道:“其实丢掉的东西,再找回来也不意味着还是你的。”
 
“你的意思是我找不到?”
 
“不,”扬手将发电机收起,落地后环顾了一周不稳定的时空,“我从未质疑过你的能力。所以,自然的,你可以找到他,并且再次把他据为己有。”
 
“——但是,DE。”
 
“你能看见的还是太少了。”
 
“给我闭嘴,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说这些。”
 
似乎是被这样的态度惊了一瞬,他状态外地眨了下眼睛,随即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绕到DE面前:“真的不看看吗?”
 
“那些…被你逃避的一切。”
 
 
……我不明白。
 
一直以来只是因我妄想而产生的幻觉,却比任何人都要置身事外,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不可控,甚至于他和……的相像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我必须有意识地将他们区分开来,否则就会觉得他仿佛从来没有离开。
 
——也从未面临死亡。
 
 
“DE,看着我的眼睛。”
 
“告诉我,我的名字。”
 
受到蛊惑一般抬起头,身前银发青年相较与几年前更显得成熟的面容再次唤起了尘封与心底的记忆。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A…不,MasterMind。”
 
如愿得到了满意答案的MM松开了搭在DE肩膀上的手,“无关其他,能看见的并非一定是真实,同理,也不一定是幻象。”摘下白色手套,操纵发电机展开了晶质光屏:“试着闭上眼,看看你自己的世界,怎么样?”
 
……
 
 
 
※ 闭上眼睛-幻象
 
“醒了?”
 
装潢简单的屋子里洒满了一把暖和的阳光,推门进来的人听见了动静便出声问道。TIT揉了揉眼睛,总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有些模糊,亦或者可称为不真实。
 
明明只是休憩了一晚……
 
AT见他盯着窗外愣神许久,也没去打断他的思绪。把托盘摆在床头伸手摸了摸TIT的额头,感受到手上趋于正常的温度后稍微放了点心,偷偷勾了下嘴角终于开口道:“选吧,先吃早饭还是喝药?”
 
“……药?”
 
“是的。”
 
“又是那个精灵给的?”
 
“没错。”
 
“我不要。”
 
“不由你。”取过条毯子披在TIT肩上,AT示意他往床里侧挪点,端过碗舀起一勺粥,放在唇边吹了吹道:“张嘴。”
 
“又没受多重的伤……也不至于这样啊。”话是这么说,但TIT还是将粥喝下。虽然味道还是偏向清淡,不过想想AT自己的口味也就不显得奇怪了…TIT的视线在碗里兜了一圈又移到了AT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AT你以前其实不会做饭的吧?”
 
喂粥的手一顿,AT感觉自己的指尖又开始隐隐作痛,含糊地应了一声试图将话题转移:“伤好了我们要马上离开贝斯玛,要是核心被破坏了那就彻底来不及了。”
 
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过生硬,以至于TIT轻而易举就看出了弊端,他挑了挑眉没有多说什么,顺着话题回答了下去:“其实现在就可以动身,毕竟这些伤还算不上什么。”
 
“哦你以为我会信你睁着眼睛说的鬼话?”
 
“这说的不是你吗?”
 
不想再浪费时间反驳的AT撇了眼TIT,把空了的碗放回桌子上,拿起药碗似是想到了什么,眸中微微一亮,将之递给TIT:“加油,我看着你喝完。”
 
“……等等,那个呢?”
 
“哈?喔,我忘记带了。”
 
“……”在AT无辜的表情上停留了一瞬,TIT勾了勾唇角露出个不乏恶劣的笑来,把药放回床头柜,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喂……!”本是侧坐在床边的姿势却被直接带上了床,回过神来就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已经取到了巧克力,正一脸得逞的表情盯着自己看,无奈地移开对视的视线认输道:“好了,拿到了就给我起来。”
 
“这也不由你啊。”
 
惊讶地回过头来,下一秒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传达的信号立即被大脑接收,却依旧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蜻蜓点水一般一掠而过,TIT在AT做出动作前赶紧松了手乖乖躺到了旁边,对上他有些阴沉的视线立刻解释道:“只是个早安吻!不要那么敏感啊!”
 
“……”虽然这种故作可怜的姿态AT已经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但事实证明那么多年来他还是拿TIT没辙,叹了口气支起身子道:“你先喝吧……我想出门一趟,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好。”
 
目送着AT离开房间,TIT正打算起身,可神经却猛地绷紧了:“……什么。”
 
就是这里…但是又是什么?他隐约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些什么重要的事情,房门关上后整个世界传达的那种空寂讯号比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烈,不安感如同潮水一般涌来,一点一点将他整个人淹没。
 
潜意识里却有个声音在提醒他,阻止也无济于事。
 
也对……这只是个……
 
……是什么?
 
无法得到答案。
 
 
 
结果就是直到傍晚,AT都没有回来。
 
烦躁的情绪让左眼隐隐作痛,垂于身前的瑰红色宝石也笼上了一层朦胧的光芒。坐在窗边看着阳光由暖色转变为金橘,于是一整天便过去了。
 
门被打开的时候TIT收回远眺的目光回头,发现AT扶着门大口的喘着气,虽然疲倦之色溢于言表但还是难掩他兴奋的心情。
 
“TIT……我找到足够升级发电机的零件和芯片了。”
 
这明明是一件好事,但心脏处鼓噪的不安又确实地反馈给自己危险的信息,最后他还是颔首道:“恭喜。”
 
难得地没有发现TIT的异状,AT把门关上瞥见墙壁上的挂钟,不由地怔了怔:“抱歉……一不小心弄到那么晚。”
 
“没关系,反正你预留了午饭。”
 
走至TIT身前,犹豫了一瞬还是揉了揉他柔软的发丝:“谢谢。”
 
“……”
 
——我曾经有多么想要留住这份温度。
 
——可惜的是就像那句话说的,给予的希望越大,那当他彻底湮灭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失望就越大。
 
 
 
※ 闭上眼睛-幻象中的真实
 
离别了贝斯玛山谷炎热的风,机械制的空中城市厄泰拉就显得更加的无机制和冰冷。随处可闻的机械运作声让初来此处的人难以适应,哪怕这里的原住民砰咕族有如何的好客。
 
简单询问了一些需要的情报,AT低着头研究通过计算得来的完整地图,半晌他抬起头对身后的TIT道:“可能要去沛塔一趟,绕过核心的话可以快很多。”
 
TIT晃了晃手里的浅紫色透明液体:“为什么突然不打算去核心了?”
 
想起前几天路遇的那个浑身散发着蓬勃朝气的红发少年,AT摇了摇头:“现在去已经赶不上了,估计已经被他们破坏掉了。”
 
“也难得你看开一次,”TIT把试剂瓶别回腰间,“而且就现在而言,那些资料对你的帮助已经微乎其微了。”
 
“也是。不过,你的能力早就足够了吧,为什么还不……?”
 
“还缺个东西。”TIT伸手在光屏上某处点了点,“得去找这个大麻烦。”
 
“……”揉了揉眉心,少见地露出一两分苦恼的神色来:“的确是个大麻烦。”
 
奉献祭坛,这里的人们如此称呼它。据了解它保留至今是为了供奉守护艾里奥斯大陆的艾尔神女,但却在魔族入侵后成为了它们的首要据点。如今驻扎着大批魔族不说,镇守黑暗之门的魔兽也是令诸多冒险者就此驻步的原因之一。
 
沛塔的路给予了众多不稳定因素,其间复杂程度已经超出了可以计算的范畴。AT偏头看了眼TIT,难以抑制地担心起来他会不会受到影响。
 
“TIT。”踌躇了一会,他说:“那个试剂……不到必要的时候还是不要用比较好。”
 
“总是要适应的,哪怕不是现在。”TIT脚步一顿,随即一脸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看他一副完全不听劝的样子AT就知道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将近来长长不少的头发别到耳后,合上光屏将发电机切换成飞行模式:“算了,先走吧,虽然没多远但是那里毕竟是魔族的驻地,太晚的话会遇到不少麻烦。”
 
“……恩。”站在AT身侧看着他认真制定路程和计划的样子,某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朦胧中两个人的身影彻底重合,某层界限被无声地打破,但TIT本人却毫无所觉。
 
途中他盯着AT已经及肩的银发出神,忍不住开口道:“为什么不扎起来……?”
 
“什么……?你说头发?”抽空从地图上分了点神出来,AT回答道:“等我把最后的改良完成再说吧,名字我也想好了。”
 
“是什么?”
 
“MasterMind。”抿唇笑了下,AT眼里闪烁着微弱的憧憬,他等待那一刻已经太久太久了。放弃对于过去的执着,只能把记忆里那些软弱的影子狠狠踩在脚下,一路走来他一直坚持着初衷,各项研究也被他给予了最严谨的态度——现在的他,虽然相较后来还显得些许稚嫩,但骨子里那一派科学家的作风却也再也摆脱不了了。
 
TIT只觉得他对未来的那份希望太过刺眼,同时又不免地自心底感到无措的悲伤。
 
原因无从可知。
 
——要是我当年有能力将他护在身后……
 
——是不是现在的他就能完好的站在我的面前,掺杂着一身骄傲、还有仅仅只对于我的那份例外。
 
 
 
※ 闭上眼睛-真实与幻象渗透
 
偶遇的紫发魔法师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跟在她身边的红发少年同样的健谈。
 
但他们都在被提起祭坛的时候双双变了脸色,少年挠了挠他一头张扬的红发,有些尴尬道:“至少目前的我还是没有能力涉足…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向它发起挑战的!”
 
而紫发的少女则意外的显得要沉着些,视线在AT和TIT之间回转,沉思了一会才开口道:“虽然我不建议你们现在去……”
 
“——但是这些已经注定,是时间无法更改的东西了。”
 
TIT知道这句话背后隐含的意思,但是他又不明白这样的想法从何而来。事实证明少女的话已经一一被证实,但他心底依旧有另外一个声音在近乎绝望地诉说。
 
……他说AT会死。
 
 
 
当AT从TIT手里夺过试剂仰面灌下的时候,这一想法在TIT的脑海中变得尤为明显。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种珍贵的材料带来巨大力量的同时又蕴含着如何庞大的负效应,这些本就是依靠人内心压抑的恨意激发潜能的物事——但由一向以冷静自持的AT来使用……TIT咬紧牙关拽住了AT。
 
“……别去。”随着AT回头的动作,TIT自然看清了他眼中近乎凝成实质的黑暗。这些让人厌恶的东西在这种时候遮蔽住了AT紫色偏浅的瞳色,让TIT无法再次从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尽管理智已经快要被吞没,AT还是拍了拍TIT的脑袋,强忍着体内撕裂般的痛楚:“没关系。”
 
“我马上就回来——”
 
红色瞄准线对准了某处石壁,晶制的角度盘凭空出现,随着紫色激光的闪现,石壁轰然倒塌。
 
AT踩上发电机几个闪身后彻底消失在了弥漫的粉尘中,其外蓝色巨兽的怒吼声频频传来。
 
TIT想要站起身,却因身上的伤势而难以移动一步。
 
——这是第二次了……
 
——促使如此现状的真的是她口中那所谓的命运吗?所以啊,无能为力就是无能,又何必再给这样的自己寻找借口。
 
 
 
※ 闭上眼睛-由幻象临近真实
 
“拿好了。”把沾着血迹的蓝色晶石丢给TIT,AT扶着墙壁缓缓地坐了下来,不着痕迹地咽下涌上喉头的腥甜。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非但没有刺激神经反而让意识更加的模糊,捂住嘴轻咳一声道:“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它还没死,假如还想活着的话就去找阿雷格。”
 
“你……”手中晶石传来一阵阵与自身相契合的能量,身上的伤口也因新能量的回涌而开始缓慢的恢复,TIT勉强地站起身,这种残破的身体显得过分的累赘:“试剂的副作用——”
 
“闭嘴。”眉头蹙起,AT重新站起身,扶住TIT走上祭坛内唯一保存完好的传送阵,却在法阵启动的瞬间闪身离开了传送范围。
 
“……对不起。”
 
“那些还是太沉重了——或者说某种方面我只是一个在不断逃避过去的弱者。”
 
“对不起…真的没有办法在和你一起背负了。”
 
“再见。”
 
紫光亮起,TIT的身影渐渐模糊,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迈出一步,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的瞳孔猛地收缩。
 
浅紫色的身影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带点遗憾的笑容,闭上眼睛倒了下去。
 
——身后是魔兽波尔德濒死前发出的巨大蓝色光柱。
 
站在殿堂外听着其内的轰响,TIT再也无力站直身体,双膝落地后他用手支撑着地面。近乎崩溃的情绪将虹膜彻底染成黑色,手中的晶石因为失去了能量而变得黯淡无光,轻轻一攥就化为了一堆粉末。
 
空旷的神殿只留下他一个人,一切活着的事物都仿佛消失了一般。半响才隐约传来了微弱的呜咽声,泪水落地的声音都格外的明显。然而呜咽最后却变成了嘶吼,少年扬起头任凭泪水沿着脸庞滑下,直到声音嘶哑听不出任何完整的句子才逐渐平息下来。
 
“为什么……”在意识坠入黑暗之前他依旧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世界回归黑暗,留着银白色长发的青年无声地站在昏迷的少年身边,他盯着少年泪痕交错的脸庞愣怔许久才轻声叹了口气。
 
“……就算是我也没有料到最后你会是这样的反应……对不起,我贸然把这些翻了出来。”
 
“那么暂且的,你就好好睡一觉吧。”
 
 
 
※ 睁开眼睛-回归真实
 
白茫茫的一片。
 
DE将他那句轻声的道歉听在耳中,稍微靠近了些那个银白色的身影。
 
“没什么好道歉的。”
 
“是吗。”MM回过头,早已经过肩的长发让他比年少时多了一两分不同的气质,他斜靠着白色的墙壁眯起眼睛问道:“那么现在你知道了吗。”
 
“是的。”走至身前,DE掰着MM的肩膀让他转过身去,伸手拢上了他柔顺的发丝:“那你又为什么会一直在这里?”
 
略微后仰,身后人的动作轻柔且娴熟,仿佛已经演练过上百次一样,MM回答道:“这还是该问你自己,到底有多深的执念能把我留在你的身边。”
 
“而且还是用这样的姿态‘活’到了现在。”
 
银发被细致地扎起,MM转过身,伸手抚上了刚被扎好的马尾,然后了然地想到了什么。他后退一步,唇角已然挂上了最适合他的礼节性的笑容,语调隐晦地上扬:
 
“那么,初次见面。MasterMind,请多指教。”
 
……
 
END.
 
 
惯例唠嗑\(//∇//)
这次没有科普啦,但是有些设定可能模糊的一比果然还是提一下x
MM的确是已经死掉惹,DE看见的那个是……咳,灵魂。
睁眼是现实,闭眼是回忆又或者是MM创造的幻境。
 
我现在想想啊,当年我写RS转职梗的时候也是这么来了一下,结果那里RS没死这里AT便当了。
事实证明一个道理,有光环的时候TIT们切记要给队友加一个啊/再见 里AT便当了。

还是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w 不要嫌弃我烦x

评论(5)
热度(11)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