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03.16]浮想联翩三十题(3)-DEMM

> DEMM周第三篇(x

> 虽说是日记体但是完全没有这回事

> 其实挺轻松向的 因为我不小心给玩坏了

> 题目选自浮想联翩三十题


> 设定的话,艾尔伪架空,MM十八DE十五这样。


> 有错字是蠢作者眼瞎。

 

 

 

[浮想联翩三十题/DEMM/10.门的另一边]

 

※ 楔

 

就算是现在想起,如果没有那场意外的打扫,如果没有搬开堆积在墙边的纸箱,没有拿起那些零散的纸条,那么我就不应发现存在于另一端的那个“我”。

 

这些都是荒诞而又可笑至极的,他的存在本就不合乎常理,可他依旧存在,哪怕现状非常糟糕。

 

不能再糟糕了。

 

对于我,又或者是他来说。

 

 

※ ---


2月20日 晴


是个好天气,但没有任何出去的必要。

 

房间最里面有着的那个仓库,似乎的确有很久没有打扫过它了。但因为堆积灰尘的时间太久导致我现在一点都不想靠近它,有时候也会顺着这种线索一路思考下去。“人类真是种麻烦的生物啊”这样的想法出现的频率在我看来是异常的高发。

 

闲置太久,亦或者是拖沓太久的事情或者东西,会从一开始的略微愧疚到最后的无动于衷吗。所有人都像是习以为常,莫名的选择仿佛再正常不过。

 

稍作略过,后来我还是去打扫了那个房间。理由非常简单,只是为了向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人证明我并没有成天在工作又或者是研究。

 

其实我挺讨厌一天工作到晚的?除了白痴以外真的会有人喜欢对着密密麻麻的代码和资料做着一时半会得不到结果的事情吗。研究一直是个非常好的借口,因为在那种状态里,我可以完全承认我并没有荒废时间,哪怕效果甚微。

 

堆积的灰尘让人厌恶,我记不清我有多久没整理过这里,相较几年前我刚搬到这座房子里的时候,它似乎一点没变。

 

房间的窗帘并没有拉开,找了很久的电灯开关。开灯之后却意外的发现地上很清楚地印着我刚刚走过的脚印。

 

……马上就想关了灯把仓库永远的锁在黑暗里。

 

很脏,脏到让人无从下手,最后我还是决定先处理地上的灰尘。不得不说的是,打扫卫生实在是太折腾了,哪怕是知道自己身体条件并不优秀,但只是把地板清理干净后我就累到不想再动一下。

 

把窗帘拉开,比灯光更刺眼的光线透过玻璃投射了进来。虽说是仓库,但是它并没有堆得满满当当,掀开一些纸箱的盖子还能看见很早以前就不能穿的衣物还有已经被我废弃的资料。

 

靠角落的地方有几个突兀的没有和别的箱子堆在一起的,看着好像有些不顺眼,我擦了擦手就又把它们搬开了。搬开第一个的时候好像发现了什么被藏在了箱子后面的东西。

 

有些疑惑这是谁做的,我清楚的记得我刚来的时候并没有这个,而且我的箱子应该是整齐叠放好的。会出现这些情况那也只能说明有第二个人或者是……

 

我不想再写这个话题了。

 

会让人很困扰的,在那扇门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的时候我就那么想道。原因无他,这是三楼,这扇门背后没有任何房间,他的外面只有空旷的天空,大概是个自杀的好道具。

 

但是从外面看却看不见它。

 

地上有很多纸条,上面陌生的笔迹和从三年前直到前三天注明的日期无一不证明它们是从门缝里塞进来的东西。

 

不得不坦然地接受了这个荒唐的现实,拖过一只刚清理干净的箱子就坐了上去,手里一叠一叠的纸条引起了我难得的好奇心。

 

字迹的主人似乎只是把这些当成发泄的工具,口吻稚嫩但表现出的负面情绪极强,写字的痕迹从纸质不错的纸条背后都可以清晰的看见。

 

起初只是些无聊的抱怨,但却能满满当当地写满了一页纸。我能看出他的确是在很努力地在接受各种事物带来的刺激,但是看上去毫无作用。不太明白所谓“过去”给他带来的困扰有多大,我继续看了下去。

 

纸条之间隔开的日期跨度很长,第一张是三月份的,第二张就到了六月。每次颇为漫长的跨度都能感觉出他的心态有所变化,模模糊糊的我隐约感受到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变化,他口中的“过去”所留下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放任下去只会形成一个牢不可破的恶性循环。

 

情绪越来越不稳定,起伏也显得格外的大,最近的几张纸条上他的话很少。

 

「我发现了」

 

「有人吗」

 

「我见到了母亲」

 

三句话写在三张不同的纸条上,是同一天写下的。具体顺序我当然是不会知道,况且对面那么糟糕的脾气也绝对不会好心地给纸条标号。我怀着一种开玩笑的心态把第二张重新叠起塞回了门缝,虽然这样的回应对于他来说已经晚了三年。

 

这扇门很有意思。


这是我有史以来写过最长的日记了,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

 

 

2月21日 晴


今天又去了仓库,昨天被我打扫干净的地面上又多了一张纸条。这让人感觉很意外,一方面是因为按照从前的习惯他一般只有隔开一个半月才会给予回应。另一方面这也彻底打消了我心里剩下最后的疑虑,在所有东西都检查过,门窗都被锁死的情况下,根本不会有第二个人将纸条传进室内,唯一的解释就是门的另一边。

 

这些是不符合常理的,异层时空构成的概念对于我实在是太模糊,所以我只能无能为力。

 

我走过去捡起纸条,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他似乎写了很多话,但全都被烦躁地再次划去。一来二去我已经没有办法从纸条上看出他究竟写了些什么。

 

上面有明显被揉成团的痕迹,想想也不愧是小孩子,变化再大也依旧只有那么点心思。

 

至于我为什么那么肯定他比我小……可能是莫名其妙的直觉吧,读着他的那些话会不禁想到照顾这么个孩子会特别糟心这些,然后就突然想问问自己是不是老了。

 

思考了一会我撕了张随身携带的便签纸,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从门缝里塞了过去。

 

自我介绍应该属于最基本的礼仪吧。

 

没隔多久就传来了不轻不重的敲门声,三下。成功引起我的注意后一张纸条就递了出来。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还在上学期间,上课的时候偷偷和同桌传纸条那样的感觉。这么一想感觉自己都幼稚了不少。

 

「Diabolic Esper,DE」

 

暗自怀着他会不会写错自己名字的想法,我还是把拼写记了下来。

 

交换名字,听起来会不会像是交换戒指那样奇怪?

 

 

3月5日 阴


我也证明了我自己的想法,他比我小了整整三岁。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的出生日期是在同一天的同一个时间,虽然年份不同。

 

DE对于他曾经说过的过去缄口不提,我也没有成心套他话的意思,唯一让我感到困扰的是我可能需要在不久的将来挪一下工作的地方。

 

因为无论是什么时候,给予的回应只要稍微迟了一些,他的心情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盯着这句话看了很久, 我现在只想感叹一句我进入状态都速度果然快到不可思议。短短十几天我已经把“要照顾好小孩子的心情”这一责任稳稳当当地背在了身上。

 

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

 

今天他递过来的是一张照片,大概是他那个世界的景色。天气同样是阴沉沉的,这让那座看上去似乎有些年头的桥也显得格外黯淡。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我在回复的纸条里也照说了。但是他却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不动声色地扯开话题一向是他的强项。所以说啊,照顾小孩子真是太麻烦了。

 

说不定还是叛逆期的。

 

恩。

 

 

3月24日 晴


今天出了次门。

 

因为不出门的时间实在太久,仅仅只是去了离家不远的书店我也觉得格外的累。虽然及不上打扫房间。

 

回家后发现那会随手养在窗台的迷迭香开出了花,紫色的,很漂亮。

 

真要说的话我觉得它能在我的手里活下来并且还开出了花其实有点不可思议,有很多时间我连浇水都顾及不太上。

 

总记得好像有谁说过我这个性格这辈子找不到女朋友……噢我想起来了,是DE那小子。

 

我摘了两朵迷迭香夹在了纸条里传给DE。

 

时间一长我对他的那些一般人看起来格外刺人的句子也学会了视而不见,毕竟大多数时候他想表达的东西和他说出来的大相径庭。

 

更何况自从他知道了门后不是空荡荡一片而是有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

 

我已经预料到了那些:“看不出来你有一颗那么少女的心”、“给你性别那栏填上女我都不会奇怪”这种欠揍的句子。

 

意料之外的他并没有写下这些。

 

「是现在的回忆还是过去的回忆?」

 

又是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没有理他,留下一句我去浇水就离开了房间。

 

变得会下意识猜测他的想法…这其实是个非常危险的讯号。

 

 

3月25日 晴


他给又给了我一张照片,是一丛长得非常好的匍匐迷迭香。

 

照片的背面只有三个字。

 

「我会的」

 

说实话,三年一代沟,我怎么就不懂这小鬼到底满脑子都装的啥呢。

 

……其实我是真的老了吧。

 

我隐约感觉他似乎误会了什么,但直觉告诉我还是不要说透比较好。

 

我觉得我已经可以把仓库变成书房了。

 

 

4月1日 雨


我现在心情很糟糕,刚刚不小心将咖啡打翻在了身上,手忙脚乱的时候发出了很大的声响,DE那边似乎听到了动静,现在已经开始敲门了。

 

撕了日记本的纸条匆忙写下几个字,虽然打翻咖啡这种事情八成会引来嘲笑,但是我实在顾不上那么多……比起想理由我更希望能去换一件衣服。

 

好的我已经把那些清理干净,顺便一提我的工作室已经挪到了仓库,但是DE对这一点依旧怀有不满。

 

「这里可是我的卧室啊」

 

他是这么说的,言外之意似乎是要让我把卧室也搬到这里来。

 

我当然是不愿意的,不然我会给所有人都留下一个工作狂的印象,这绝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不过其实仓库……不,现在应该叫工作室……工作室的采光很好,所以我开始有些疑惑为什么要把这个房间当成仓库。

 

是因为门吗。

 

然后我就明白为什么当年房子的售价会那么低了。

 

 

4月29日 雨


DE突然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别骗人了,这家伙不还说我找不到女朋友吗,现在这样的问题果然是想嘲笑我吧……?

 

这必须不能依他了,所以我告诉他我有。

 

结果他一天没有和我说话。

 

……青春期的孩子心思特别难猜你说我怎么那么大仇呢。

 

有点慌。

 

 

4月30日 雨


突然不见了。

 

 

5月1日 雨


雨下了好几天,DE消失了一整天。

 

 

5月2日 阴


雨算是停了,但是DE还是没消息。

 

我觉得我好像知道了什么,或者说我是很早就知道了什么,但是潜意识让我将细节完全忽略了。

 

一直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会让自己的戒心降到一个无限低的层次……所以说这是被他发现了可乘之机?

 

今天很闲,我想起了挺久以前的一件事,顺手查了迷迭香的资料。

 

……这下完蛋了。

 

 

5月3日 晴


DE回来了。

 

他给了我第三张相片。

 

现在轮到我不想和他说话了,甚至也有干脆消失个两三天这样的冲动。

 

很显然的,我不能。

 

它现在摆在我的桌上,却死死地压着那些被它垫在底下的资料,让我提不起一点心思去想别的东西。

 

噢。

 

那是两枚扣在一起的戒指。

 

这是五月不是四月更不是四月的一号啊。

 

 

5月5日 晴


这次他意外的耐心,这已经不是让我第一次感到意外了。只有他对某件事抱有绝对信心的时候,他才会采用这种宽容的处事方法。

 

这在一般的社交礼仪里会让很多人讨厌,不会有人会喜欢任何一样自己的东西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某种恶作剧的心态促使着我将已成既定的答案咽回了肚子里,我想看看他给予我的期限究竟有多久。

 

当然的,我不会认同这种隐晦的方式,因为我的决定有够果断了,而他……

 

还远远不够。

 

所以说我还是觉得,只是这样的你伸出手来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5月15日 晴


十天挺长了,刚刚听见他好像被什么绊了一跤有点想笑……

 

咳。

 

 

5月15日 晴


一不小心笑出声的结果就是被他发现了我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要重新写一天的日记……因为那页纸被我撕去写字了。

 

本来还是照旧的,就算幼稚也要坚持传纸条。

 

后来不知怎么了他那一头就安静下来了。隔了一会我听见了窸窸窣窣都声音,大概是他靠着门坐了下来。

 

我本来想把凳子拖过去,但想了想还是和他一样在门边坐了下来。

 

“MM。”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是想象里的那样但又有细微的不同。

 

随即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我也放任他继续组织语言。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他突然叹了口气说道:“我认输。”

 

这小子。

 

以前怎么没见他那么好说话。

 

“没别的话那我走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接近愉悦的,然后我就听到门那边传来了急促的声音。

 

“等等……!”

 

“?”

 

“交往吧。”

 

“什么?”

 

“……”

 

“我说——”

 

“我们交往吧。”

 

我记得我那会是笑了的。

 

 

6月1日 晴


早上的时候我祝他儿童节快乐,他敲着门有些气急败坏地对我喊着什么“我不是小孩子了”这样的话。

 

我没理他,反正自始至终我都是这么认为的,哪怕关系再如何变化。

 

DE和我说他有尝试过打开门,但是完全动不了。

 

我和他说这是当然的,世界上不会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他顿了顿又和我说,那你不准比我先死。

 

我笑他明明才十五岁就想那么远。

 

……十五岁啊。

 

等等这是早恋吧……

 

 

8月26日 晴


这辈子没法搬家我稍微有些苦恼,不过也是很久没有写日记了。

 

我把以前写的那些东西全都给DE看了,他看完之后只说了一句话。

 

那真是个美妙的误会。

 

语气我模仿不来,反正特别欠揍。

 

懒得数这是第几个月了,他一边念叨这没想到自己也沦落到柏拉图式恋爱的地步,一边庆幸着还能有这么一个与我保持联系的方式。

 

怎么说呢现在……

 

我有一个恋人,他在门的另一边?

 

噗。

 

对不起我还是想笑。

 

END.

 

 

※ 惯例的结尾科普

 

迷迭香的花语为回忆。

 

拭去忧伤的回忆,你给我的承诺我不会忘记,所以请你永远留住对我的爱,思念我,回想我。

 

↑↑↑不管怎么样我就是感觉好想笑((

 

这是个美妙的误会√

 

※ ---


看到这里基本就能感觉出我又开始跳剧情的坑爹战术了。

正常水平5250字。

这个星期其实已经写了一万了……


怎么评价呢,反正就是我越写越开心,越写越不正经。

我估计有人能看出来((

OOC也许特别特别的厉害

总之我玩的开心你们也找乐子好了别去在意


依旧谢谢能越过5250字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

谢谢(/ω\)。


评论(4)
热度(18)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