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2015.02.24]有关于从前-ADDxRena

总感觉最近不是在安利就是在传播邪教

于是说好的梗

不要嫌弃QvQ[x

吃我安利!?

※如果有错字那一定是蠢作者眼瞎

※乱七八糟的设定那一定是找不到确切资料瞎编的

[ 有关于从前 ] ADDxRena

 

年轮缠绕而上,一圈套进一圈。

 

精灵是因大自然恩惠而诞生的种族,与生俱来的美貌,与生俱来的长寿,与生俱来的自然亲和力,这个族群在悠久的历史里生机郁郁的同时也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笔。

 

每一代的精灵守护者都拥有比一般精灵要更加悠久的寿命,他们外表看上去也许只如十七八岁的年纪,但属于他们的年轮上估计早已经刻上了几百年的岁月。

 

寿命越长,阅历就愈加丰富。正如同百年古树一般,依旧葱郁的同时却也阅尽沧桑。

 

现今的精灵族守护者——亦可称为长老,是一名叫蕾娜的女性精灵,有她守护的精灵族保持了长达几百年的宁静和平,并被普通精灵称为精灵族历史上最接近精灵神的精灵。

 

这只是他们独特的赞美。

 

 

树木尚会纪年,精灵又何尝不能有自己的故事?

 

不过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甚至是蕾娜都还是个未举行成人仪式的小精灵的时候。

 

那是人类历史极其辉煌的年代——人类与纳斯德和平相处,共同发展共同存在的时代,后人将其称之“古代艾里奥斯”。

 

“——人类?”

 

“他们没有我们这样尖尖的耳朵,也没有我们这样长的寿命,甚至连我们这样优秀的自然亲和力都不曾拥有。”

 

“那他们拥有什么?”

 

“智慧,作为人类而言,他们善于学习,善于创造,更善于伪装——总而言之,人类是十分危险的,因为他们不如表面表现出的那样无害。”

 

小小的精灵把长老的话记在心里,终于在年长精灵离开精灵之森狩猎的一天里找到了离开精灵族的机会。

 

她藏起了尖尖的耳朵,准备了足够的食物,简单的收拾了行装就迅速地离开了这片生存了许久的森林。

 

——她对人类世界的好奇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

 

阳光明媚,装饰漂亮的花园内,小小的孩子踮脚够着门把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
 
屋外的阳光刺得他不得不闭起了眼睛,短暂适应了一会他亲手轻脚地走到花园的某一棵茂密的大树下。

 

扒开松软的泥土,把藏在怀里的小盒子埋进去,做完一切后满意地拍了拍手,却立即被树上传来的动静吓了一跳。

 

“你在做什么?”

 

“啊——!”

 

留着一头碧绿长发的女孩子眨着她漂亮的绿色眸子,一手扶着树干,朝树底望去的同时好奇地问出声,在看到那个银发孩子露出了一副被惊吓到的表情后意识到了什么,跳下树有些不好意思地冲着他伸出了手:

 

“抱歉……吓到你了,我叫蕾娜。”

 

“A…ADD。”

 

这是初识。

 

 

“当然是给妈妈的生日礼物啦,藏在家里会被发现的!”

 

“妈妈…?你们人类真的好麻烦啊。”

 

“我们、人类?”

 

“嗯嗯,像精灵从出生以来就没有母亲,是艾尔大树给予了我们生命。”

 

“……精灵?”

 

“……啊!一不小心。”

 

把秘密说漏嘴的精灵少女慌张地睁大了眼睛,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这么做完全不能收回已经说出的话。

 

孩子的下一句话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那我一点都不觉得精灵有什么好的啊。”

 

“……为什么?”

 

“因为你们没有妈妈,所以没有人会给你们准备好吃的点心,没有人会在你生日的时候给你准备大大的生日蛋糕,没有人给你们讲睡前故事,没有人会给你晚安吻……总之!好多好多的东西你们都没有啊。”

 

树荫下只有几缕薄薄的阳光,透过绿叶笼罩在稚嫩的孩子身旁,瑰红色的眼瞳清澈地映出精灵的影子,嘴里说出的话语就像无数的珠子滚落在地面发出的清脆声响。

 

蕾娜默不作声地把解释的句子咽了回去。
 
那是个干净到灵魂都晶莹剔透的孩子。

 

 

傍晚时分蕾娜还是告别了他,没有任何约定地返回了她居住的地方。

 

淡到似乎一抹就消失的记忆。

 

后来——大概是那件事过去没多久以后,蕾娜偶然从那些有幸走出森林的精灵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

 

“那个世代研究纳斯德的家族,似乎在前阵子被发现研究了禁忌,全族都被杀害了。”

 

“那个家族的孩子在被卖去当奴隶的路上逃脱,但最后还是不幸坠下了悬崖……”

 

虽然对具体并不知情,但她依旧隐隐约约地感受到失去了什么。

 

痕迹淡到捉摸不清。

 

……

 

约莫过了几百年,人类与纳斯德的战争终于结束,迎来了全新的时代也面临着全新的危机。

 

为了寻找艾尔而走出森林的她却在某次任务中遇见了一个和记忆里影子几乎重叠的少年。

 

——这不可能。

 

“……人类没有我们这样悠久的生命…”

 

——不可能。

 

“人类所有的历史到最后只能被记录进史册……”

 

没错。时间是过去了,什么都没有保留,什么都没有剩下,痕迹已经完全消失,但命运仿佛捉弄一般的把他带到了现在。

 

越过了几百年的现在。

 

——让我再一次的,遇见了他。

 

END.

评论(1)
热度(6)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