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2017.06.17]DWRS-旅行者

没啥好说 从某方面来说是非常类似的一个梗

照搬√

错字作者眼瞎

>> 壹

峡谷呼啸着灼热的风,满目赤色几乎和红发少年的身影融为一体。

抬起手遮住滚烫的阳光,符文才稍稍睁大了些眼睛,扫视了一圈四周,零零散散的蜥蜴人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在四处游荡,少数几只注意到符文存在的,也只是蔫蔫地掀了掀眼皮,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样子。

偷偷地叹了口气,符文闭起他已经开始觉得干涩的眼睛,身周强烈的火元素争先恐后地朝他涌来,密集地聚集在一起的火元素在他身边几乎拢成了一层薄薄的光罩,但符文并没有去接纳吸收,反而是因为体内力量饱和过度而皱起了眉。

虽说他姐姐艾丽希斯把他丢出来说是为了历练,但其实也是想为他体内异常充沛的火元素找个解决的方法。

毕竟连曾经被称为“炽热之心”的艾丽希斯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想想也非常的棘手啊。

符文从包裹里抽出了特制的斗篷,也顾不上高温,直接披在身上,隔绝了外界元素的影响。

他得马上离开贝斯玛才行,这里的火元素充裕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步,长久停留让自己体内的力量暴动了可不行。
.
>>  贰

被打趴在地上的魔族变成了一堆暗紫色的粉末,符文蹲下身在灰烬中翻找出一颗闪烁着淡紫色光芒的宝石,然后头也不回地向身后抛去。

“别躲了,虽然我是个半吊子的杀手,但这点隐匿功夫还是看得出来的。”

“这个是你要的东西吧,拿去。”

次元从阴影里走出,伸手接住了被丢过来的月光石,握在手心感受着其中充沛纯净的能量,迟疑道:“可你不也需要么?”

“我?”符文转身,将重剑随意往身后一背,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我当然不急。”

“十几年了也不差这么一天。”

语毕,符文便顺着来时的路返回,在踏入传送阵之前,他突然回头提高了声音对次元喊道:“就在前面的第二层,启动传送阵,一直往前走就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当然,假如你不信我那也没办法了。”
.
>>  叁 

最近无论做什么身边都会有次元的身影。

符文很意外的没有觉得烦心。

他只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将魔族身上掉落的月光石一个个的丢给次元。

“我在你身上有感受到魔法的波动。”

某天在符文再次挥动手中的剑将一只格雷特打趴下后,次元用一种带点好奇又带了点审问的语气问道:“你为什么不用它?”

符文闻言并没有立即回答她,只是低头在自己的包裹里翻找着什么,过了一会,就在次元都要觉得符文不会回答她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

“因为不能用。”

“为什么?”

“不想丢了性命的话就不要用。”

那个将全身都掩藏在黑色斗篷下的红发少年这样告诉她。
.
>> 肆

最初次元以为符文是个个性挺孤僻的人。

披着黑色的斗篷让人看不清脸只是他的一种特别的癖好而已。

直到她想再继续在这个世界多呆一会的时候。

长期不知道在为什么奔波的符文突然停下了脚步。

桑德斯的风沙将黑色的斗篷掀起了一角,绚烂的一抹赤色若隐若现,符文低头看着沙丘上被自己踩出的脚印,像是在自言自语道:“时间还剩下得不多了。”

“你说什么?”

“旅行者的脚步是不会停留的。”

符文眯起了眼睛,依旧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次元心里涌起了几分隐晦的感觉。

“旅行者。”

次元压低了声音呢喃。
.
>>  伍 

在这个世界的旅行终将告一段落,次元像往常一般和符文道了晚安,却没有径直回自己的房间。

沙漠城市在白日无论有多繁荣,到了夜晚也只有宁静一片。次元行走在街道上,照例地一点一点回忆起这个世界的一切。

魔奇一望无际的绿意,贝斯玛火红火红的峡谷,厄泰拉好客的砰咕族,哈梅尔澄静的水…

这可能就是旅行者旅行的全部意义了,次元想到这里不禁轻声笑出了声,抬手开启了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随机传送阵法,踏入紫光的一瞬间她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向身后看去。

只看见符文安静地站在她身后。

可以看出他出来得匆忙,甚至连从不离身的斗篷也忘记了拿。

借着传送阵的光芒可以看清他颜色干净的红发和红瞳,以及那苍白得有些可怕的脸色。

半晌后他垂下眼帘,抿起嘴唇,依旧一言不发地抬起手,一缕缕金色的火苗自掌心中窜起,源源不断地将四周因传送魔法的庞大而撕裂的空间修补起来。

于是这一场原本应该声势浩大的空间传送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结束了,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
.
>> 陆

符文的故事本就应该到此结束了。

但大概三年后这片大陆再次迎来了那位离开了许久的客人。

也许只是旅行中无聊的消遣,次元试图寻找她那位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上的故交。

“他终究还是不愿意向自己低头。”

曾经的骑士团团长艾丽希斯这样告诉次元。
.
>> 柒

符文的骄傲直到很久以后也不会有人知道。

他并不指望自己或喜欢或爱上一个除他自己以外的人。

我想他需要的只是在他这段堪称短暂的旅途中的一个陪伴者吧。

同样都是旅行,但符文的旅行却短得可笑呢。

而做了他一段时间的旅伴的我,是不是也应该为此感到荣幸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要说我意识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有些句子绕得我自己都害怕语病……

恩依旧是写到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评论(2)
热度(3)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