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谢谢你们。

圈子都那么冷了,不如随性为喜欢这个cp的天使写点自己能写的吧(◎`・ω・´)

比较排斥圈内撕比,至少在这里请给我不多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2013.12.29]DWRS-喜闻乐见的转职梗

其实挺喜欢的[

因为太长我懒得再看一遍[←对着自己写的东西说太长不看x

依旧照搬 当年吐槽依旧没删

还有错别字一定是作者眼瞎。

...有关于符文二转的某个梗?略微dwrs向,其实怎么看都是rsdw嘛绝壁不是我的错,此文的符文是的的确确的一转魔法骑士д只是因为方便才这样称呼的!

===========================
“嘶…”因身体上的疼痛而轻轻倒抽着凉气,符文向后倒退了两步然后跌坐在了地上,有些无奈地抬起头看向自顾自拿着康沃尔指着他心口的无尽。

“二哥。”无尽皱着眉,随手把剑往旁边一扔,蹲下身拉起符文,“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继续下去?”

“啊...被骑领发现他一定会生气的呢。”符文说的话有些答非所问的味道,伸出手拍了拍无尽的肩膀,“这样还不够啊,我想的可不是这样的。”

“追不上也要并肩啊。”

少年的红发被夜风吹得凌乱,他握紧自己的剑,像很久很久以前那般将它背回背上,眼里认真的神色骤然放松,嘴角微弱地上扬,转身走出了树林。

无尽看着符文离开的背影,烦躁地抬脚踢了踢一旁碗口粗的树干,看着轰然倒地的树木他再一次陷入了新一轮的手足无措里。

......

对于符文来说,魔法永远都是和剑术相辅相成的,但是一年前的浩劫硬生生地打破了他所掌握的平衡。

被魔族强行将黑暗属性的艾尔结晶封印进体内,不仅体内魔力被掠夺一空,就连之后修炼出来的魔力也被通通吞噬。

或许对于因为都名为艾索德的原因,没有魔法对于符文来说起初看上去并没有多大影响,直到沛塔与魔族对峙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多大一个漏洞。

杜拉翰拖着巨大笨重的身体,与青石碰撞的地面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咯声。符文一个闪身绕到他的背后,几乎是习惯性的想要调动体内的魔力凝聚成火焰,但是随后由身体内部传来的绞痛和空洞立即告诉他了一个事实。

这时候的他,已经没有任何魔力了啊。

分秒的愣神,足以决定一切。眼前一黑,被巨大石块砸中腹部的痛觉很快和体内的感受一起席卷了符文的神经。隐隐约约感觉被人接住,在空中瞬移了几次安全地落在隐蔽的角落。

咬着牙睁开眼睛,符文直觉地觉得现在不是吐槽次元已经可以抱的动他这样的人的时候,但他还是扯了扯嘴角将毫无水分的话说了出来:“啊哈...?这才几天啊,再这样下去骑领估计都打不过你了呀。”

次元非常不悦地皱了皱眉,抬手就要将法杖往符文那头她看来格外碍眼的红毛上送,但是在仔细衡量了一番符文的伤势与他说的话的轻重后,次元强忍着揍他一顿的心情拿出一枚光元素魔法球,捏碎之后由金色的治愈光芒形成一个小型的安全空间,将符文安置好以后她仰头看了看忙着应付杜拉翰的小队众人,几个瞬移之后再次加入战局。

目送着次元离去,符文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感觉心里有些堵,待疼痛略微缓解后,符文撑起身体,轻而易举地在人群里找到了次元的身影。

紫发魔法师所掌握的力量可远远不止魔法,经过强化锻炼的她在体术这一方面也依然拿手。

此刻的次元全身笼罩着紫色的类似于火焰一般的光芒,显然已经进入觉醒状态。扭曲空间接下了伯爵的重击,盯准伯爵一个松懈的空档,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身体因为魔法的缘故而悬浮在半空中,深紫色的光点迅速凝结起来变为一个散发着荧光和强大空间力量的光球。

“天惩——!”

先前凝聚的庞大能量骤然爆发,带着猛烈的飓风轰击在杜拉翰伯爵几乎摇摇欲坠的身体上,那巨大的由石块组成的身体几乎就在一瞬间完全崩毁,碎裂的坚石四处崩裂,砸落在地上发出清晰的声响。

符文莫名地觉得有些不甘。

这样的次元,不说是现在的他,就算是很久以前那个拥有魔力的他也是遥遥不可及的。刚刚一瞬的光芒,刺目地几乎要让人落下泪来,符文狠狠攥紧了拳头,心底席卷而上的异样感觉快要把他吞噬,不知道有谁在叫嚣着:

『不要...不要就这样!』

“...要变得更强。”情绪风暴褪去,符文眼里的神色已经坚定得不可动摇,随性的表象被完完全全地收拢,松开拳头,看着掌心被指甲掐出的血痕,符文将内心所想轻声说出。

“符文?”收拾完残局的骑领急忙地赶来,听到符文低声喃喃的话不由询问出声。

“骑领?...我没事。”符文摇了摇头,不着痕迹地遮住掌心的伤痕,支撑着墙面艰难地站起身,在骑领有些担心的目光里独自一人向出口走去。

一旁的次元好像发现了什么,抬头看向走廊,只看见红色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她挑了挑眉毛,没有说什么。
 
-

随后的日子里次元见到符文的次数越来越少,就连平时特别喜欢缠着她闹腾的无尽也不见踪影。搜查队少了两个天天闹事的活宝显然会引起大家的注意,起初惊讶了一会,过了几天安稳日子之后众人也接受了这种少见的宁静,安闲地修养起来。

不过她在小树林里发现符文这绝对是意外,追踪那只淘气魔力包一路到了这里,不远的地方传来极为明显的破空声和交谈的声音。出于习惯次元将自己隐匿在树木后,仔细观察着后面的人。

结果是令人惊讶的,在小树林打斗的两个人她再也熟悉不过,就是近期非常少见的符文和无尽。

刚开始她对此是极为不屑的,但观察时间一长她却越来越惊讶,原本因为自身有魔力加持而不在乎剑术的符文已经在短短的几十天内迅速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作为陪练的无尽不得不召唤出康沃尔,若是单手持剑已经远远不足以压制住符文。

发现了这个秘密以后次元并没有向以前一样去告诉骑领,这可是对她而言非常难得的有趣事。今后的几天次元每天都会去相同的地方蹲点,看向符文的目光也变得一日比一日认真与复杂。

她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可以激励着符文这样对修炼基本提不起兴趣的人这般努力,看符文那架势绝对是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吧?就算是她,次元想到这里不禁顿了顿,就算是她也不敢保证在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下坚持下来,更何况的长期如此了。

......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艾尔小队就突围进了奉献祭坛。

这是进入拜德前的最后一战,也代表着他们与魔族的战争真正拉开序幕。

这已经和在厄泰拉贝斯马的小打小闹完全不同了,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有事的可就是自己的生命了。所以搜查队的众人都格外小心。

一剑结束掉最后一只石头巨人,符文对上骑领疑惑的目光,咧嘴笑了笑,突然转头看向很少说话的次元,却万万没有想到次元也在看他。

更令他惊讶的是这一次次元并没有皱眉,而是晃了晃右手的法杖,嘴角扬起,算是打了个招呼。

红发少年显然没有预料到会遭到这样截然不同的待遇,无措地挠了挠头发,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发烫,旋即反应过来似的赶紧转向另一边。

次元看见符文的反应不知怎么突然想笑,事实上她的确是这样做的。走在前面的符文听到次元的笑声,脚步一顿连耳朵都开始微微泛红,注意到这情况的次元笑的更开心了,无奈之下符文只能加快脚步走到最前面。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带来多大的影响,略微放松的气氛在进入到祭坛内部的时候重新归于凝重。

祭坛上方被强大的能量扭曲出了深邃的能量黑洞,一只深蓝色的巨兽匍匐在祭坛上,粗重的呼吸声回荡在祭坛上空,似乎是因为众人的接近而惊扰到了它,低沉的吼声从喉咙间发出,合上的眼皮慢慢睁开,不带任何感情就像看蝼蚁一般地看向众人。

“吼——!!!”

随着震耳欲聋的吼声爆发出来,巨大的声波掀起的暴风险些让符文被吹走,将剑用力定入地面固定身体,稳了稳心神,抽出剑猛然挥出数道剑气,压低身子脚尖在地面借力,几个冲刺就欲向波尔德的头顶跃去。

稳住身形的众人也纷纷向上掠去,一时间各色剑气和魔法交错,武器落在巨兽的皮肤上竟然只留下了浅浅的白痕,表面巨大看上去又毫无弱点的魔族波尔德慢慢直立起身,幽蓝色的眼睛里闪耀着被激怒的色彩,前抓猛然朝地面一拍,掀起一块巨石,朝着人群密集的地方砸去。

在场面乱作一团的时候,符文已经绕过祭坛,到达了波尔德的身后。不久前他发现普通的剑气对它的石化皮肤造不成多大伤害后,果断选择了寻找弱点一击毙命的办法。

看着至少有四米高的巨兽,符文将手中的剑握紧了些,脚底生风一个纵跃,几次在波尔德身上借力,最后一个空翻稳稳地落在波尔德硕大的头颅旁。

看着魔兽烦躁地甩动身体妄图将符文甩下去,符文牢牢地抓住它的毛发,眼睛微眯,剑的表面迅速凝聚起了薄薄的一层透明剑气,抬手将剑举起看准了波尔德脖颈的位置,往下狠狠一刺——

滚烫的血液立即喷流而出,溅了符文一身一脸,甚至还来不及惊喜,符文就被巨兽愤怒的一个甩身给重重摔到了地上,耳旁有微弱的碎裂声,也不知这一下断了多少肋骨。

有些艰难地蜷缩起身体,身体上的疼痛几乎要让人神智不清,视线里几个熟悉的身影迅速朝他的方向敢来,但是身前的波尔德已经高高抬起了后腿,打算给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人类致命一击。

就在这时,一道紫色的光影从天而降,猛烈地撞击在波尔德巨大的脚掌之上,巨兽身体晃了晃,控制不住向后倒去。次元赶紧瞬移落在符文身旁,一把拽起他就往一边跑。

符文被次元扯了把伤口,痛的直吸凉气,跌跌撞撞地跟着次元的脚步:“唉唉...你慢点啊!有这样对待伤患的嘛?”

“不想死就别磨磨唧唧的!”次元咬着牙,脚下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啊咧,又被你救了真不开心。”身后的红毛依旧在嘟嘟囔囔地说着毫无意义的话,语气不在乎得想让人质问他到底在想什么。

突然次元脚步一停,后面的符文没刹住车一头撞上了次元,他抬起头揉了揉鼻子,还没开始抱怨,瞳孔就因为他看到的景象猛然一缩。

巨兽的尾巴抽裂了地面,显然已经被完全激怒,被召唤出来的格雷特军队不断地给大家制造着麻烦,波尔德眼睛里燃着怒火看向次元的方向,周身的魔力剧烈地波动了一下,幽蓝色的魔力在它的口中凝聚,整个祭坛都在诡异的震颤着,场面一时间安静的有些可怕。

“全体卧倒——!”

符文听到骑领的声音,几乎是下意识地扯过愣怔的次元将她往祭坛外侧走廊的传送阵推去,看到骤然回过神来的次元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符文摆了摆手,低声说了句:“我没事。”然后在次元消失的前一秒,被彻底到来的寒冰风暴击中,迅速崩碎的石块很快将他埋没。

风暴过去,祭坛内部一片狼藉,骑领站起身,失神地望向某一处石壁完全倒塌的地方。无尽将嘴角的血迹抹掉,似乎怕惊扰到什么一般压低声音问道:“二哥...?”

“不。”骑领开口,常年不带任何表情的脸上有着坚毅的神色,“这是他的决定,我不会干涉。”

“......”无尽摸了摸额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也释然起来,“也是,毕竟他有他的骄傲嘛。”

......

咔嚓。

体内好像有什么裂开了——

有什么已经缺失很久的东西从细小的裂缝中奔涌而出——

...这是我的魔力么?

重新获得自由的他们在符文的体内奔腾着,比曾经丰盈百倍的魔力迅速占据满符文身体的每一处,长久因缺少魔力调养而体温偏低的身体迅速回温。符文暗自苦笑,这苦头可吃的够格,真是一点都不亏。

方才波尔德凝聚的魔力恰恰好好击中了被封印在体内的艾尔结晶,大部分水属性的魔力被吞噬一空,但是吞噬大量魔力之后艾尔结晶达到了最大负荷,很快支撑不住产生裂痕,其内储存的魔力连同刚刚吸收的一起反馈到了符文体内,并且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异。

纯净的火属性魔力不断地压缩再压缩,赤色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在一起,在位于右臂的地方绘出一个形状奇异的符号,随后附着在符文皮肤表面的金色魔力逐渐被他的身体吸收,就像是完成了一个仪式一般消失无踪。

“符文?符文!符文!”

意识里的昏暗也随着魔力的完全吸收而褪去,符文似乎听到了有谁在叫他的名字,艰难地睁开眼睛,想要直立起身却发现全身被石块牢牢地压住。

感受了一下久违的魔力,符文突然起了玩心,将手掌贴在石板上,掌心金色的光芒闪耀,轻轻一推,刹那间带起强烈的劲风将身旁的石块通通掀起。一个闪身就向一旁焦急寻找的次元扑去。

“哈哈哈次元你看我就说我没事吧哈哈哈哈!”

啪——

“呜你打我干嘛...”

在红发少年就要扑至身前之时,次元用法杖用力敲了下他的脑袋,看着少年蹲下身抱着头轻声嘟囔抱怨的样子,次元不安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向少年走近了两步,禁不住蹲下身伸出手将符文紧紧抱住,次元感受到温热的体温后抿了抿嘴唇:

“会担心的啊。”

“嗯?次元你说什么?”符文被次元垂在耳边的发丝拂得有些微痒,脸上诡异的温度让他不得不转移注意力。

“没事。”松开符文,次元背过身,“还没有结束呢。”

“啊咧。”

符文跟着站起身,看了看牵制波尔德的几个同伴向自己投来担心的目光,他招了招手,拉过次元就朝魔兽的方向跑。

火焰随着符文的步伐向前蔓延,呈现诡异紫色的符号布满了整个天空,迅速升高的温度让所有人都感觉空气干涩地吸入肺部都带着滚烫的感觉。走到波尔德面前,看着躁动不安的巨兽,符文伸出了手然后五指瞬间紧握——

整个天空的符文标记骤然爆炸,金色的气浪覆盖了整个视野,符文回头看了一眼次元,用手将嘴角的血迹抹去,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个算不上好看的笑,身体晃了晃随后无力地向地面倒去。

只是依靠意志力就坚持了那么久啊,这样残破的身体明明早就不可能站立起来了嘛。

这样夸赞了自己一番后,符文想到了次元。

唔,喜欢...吗?

好像还有点早啊...

END.

评论(2)
热度(3)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