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01.24]DWRS-百日纪念文√

这篇算是所有里面最喜欢的一篇了[[

标题差点打成DERS吓得我手癌都治不好了88

对就是那么任性Σ(///▽/// )

由于只是搬家,所以我很多东西都是原模原样复制过来的,当时码字时候的唠嗑我也没舍得删x

如果还有错字那一定是蠢作者眼瞎←

 

 

 

于是结婚100天纪念?虽然现在是99天…

感觉我写完估计得迟到好久。

依旧取名废,就这样啦,虐渣攻绝壁没有!

只是有个构想而已 写出来什么样也没人会知道。

一开文档整个人都不对劲了简直可怕。

——————————————————

因为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的保质期有多久,所以直到现在,一切安好。

          —— 艾尔历217年4月18日 符文日记

——————————————————

大概是从一个绿色村落里开始的故事,笔者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给主角们一段曲折的经历,所以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主角是一位有着一头红发笑容耀眼的少年,他怀揣着寻回艾尔的使命带着自己的剑离开了村落,走上了与伙伴一起冒险的故事。

面对前脚离开的主角,身为配角的——也许只是个龙套的另外一个少年,依旧倦怠地窝在树上,交错的枝桠很好地遮挡了少年还显得纤细的身体。

绿意交错,闪现出几抹耀眼的红。

名叫魔奇的村庄并不是他的家乡,但是少年知道的并不多,他的命运自始至终都是被安排好的,也许他并没有那个兴趣去当一下扇动翅膀的那只蝴蝶。

在剧情中占了重要位置的少女掉队了,这是符文从来没有想到的。

符文想他可能挺喜欢紫色的,因为某些时候他实在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我送你回去。”跳下树,对着紫发的少女这样说道。

符文自然知道自己话并不多,在某些方面他总是笨拙到让人忍不住叹气,对此他只能减少自己说话的次数和字数,言简意赅地表达清自己的意思。

收拾行装,符文还是走上了另外一条对他来说并不算好的路。

尚且年幼的次元自然不知道她的出现对于符文来说意味着什么。只不过那个常常抿紧嘴唇的少年背起重剑拉着自己走出魔奇的时候,她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某些事情已经变得不同了。

时间是一天天过去,等到次元的个头都能和符文并肩的时候,符文才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拜德因为战争而蒙上了尘埃,不知不觉符文和次元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前头。

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着次元疑惑的眼神,符文犹豫了一会,摘下黑色的手套,挑开了次元的刘海,仔细地端详着那双深紫色的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眼睛。

大概是他的表情太过虔诚又或者是温柔,次元别开头,拍掉了他的手,语气里略略带着不耐:“为什么停下了?他们人呢。”

“快了。”

并不在意次元的态度,符文重新戴上手套朝城内走,石板路有着被水滋润过的滑腻感,风里带着湿润,刮过耳边的时候总有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也许该到了。

符文表情依旧淡然。

-

一周后,骑领和他的同伴来到了这个城市。

“麻烦你照顾她。”符文顾不上次元的皱眉,拉过她的手把她推到了骑领面前。

“我会的。”红发少年经过多年的锻炼已经褪去青涩裹上了一层稳重的盔甲,他郑重的点头。

“……”简单的交代完以后,符文总觉得还少了什么,半晌思考无果的他罕见地露出了一个带着点无奈意味的笑容,“次元。”

“再见咯。”

-

符文转身离去的身影总带给次元一阵阵不安的感觉。

没用多久她就彻底融入了这个集体,融洽的好像她本来就属于这里似的。

——本来就属于这里。

次元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努力回想着一切,往日里细枝末节总是被她忽略的细节如今放大了来看却压抑得让人难过。

那么多年来符文没有一点改变,发丝的弧度,抿起的嘴角,甚至是正常人身上应该有的新陈代谢都从来没有过。整个人身上似乎每个细胞都停留在同一个时期,不曾成长也不会衰老。

他就像是一早就被设计好的人物,即使某天突然有了思想和神志,也依旧显得呆板而不灵活。

次元想到了符文一开始对她说的话。

“我带你回去。”

她突然不明白这个喜欢窝在树顶懒散地像只猫一样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

骑领和符文几乎一模一样。

只是几乎。

次元明白他们的不同,无论过了多久她还是能清晰地将两人区分开来。

隐约记得符文的长发有着柔软到让人舍不得放手的触感,虽然她往常并不愿意多于符文接触。

符文拙劣的交际能力一直让她忍不住皱眉,而骑领则能面对各种谬论游刃有余。

骑领的温柔是绵软到让人能轻易深陷,他对每个得到他认可的同伴都是这样。

……而符文。

次元想到这里有些疲倦地闭了闭眼睛。

从很久以前次元就没有见过符文对其他人提起兴趣,偶尔的抬头,符文那双其实漂亮得像宝石一样的眼睛里只有前方的路,又或者是次元。

符文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温柔的,次元在很久以后才明白过来。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神会在触碰到那抹心心念念的紫色以后会柔软得让人舍不得再看。

也许是太过珍惜,又或者是实在难以割舍。

浅粉色会在不为人知的时候萌芽。符文面对自己内心的躁动也曾有过无措,他就像是保护收藏品一样保护次元,一次次压制下暴戾的情绪,从来不会允许身边的一切,哪怕是他自己,给予次元一分一毫的伤害。

对于次元来说,旅途还远远没有结束,但是她却急切地想要返回那个充斥着绿意的村落。

分不清是从哪里来的冲动,她想再见一次符文,现在马上,不想再拖延一分一秒。

她知道那个留着长发的少年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说话的语气,呼吸的频率,微高的体温,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甚至是她叫他名字的时候,他从听觉到回头看向她的时间也不会变。

此刻的次元万分庆幸这个世界将符文的一切都留在了原点。

永远的。

-

绿意盎然。

魔奇的冬天就算下着雪也依旧充斥着醉人的绿色。

“符文。”

次元漫步过树林里的每一棵树下,抬起头如此喊到,期待着再次瞥见熟悉到深刻于灵魂的身影。

这一棵没有,那一棵也没有。

步入深夜,最后还是骑领在树林深处的某一棵树下找到了蜷缩成一团疲倦睡去的次元。

谁也不知道次元到底在寻找什么。

-

短暂的梦境模模糊糊。

次元好像隐约见到了符文,他站在一个年迈的占卜师面前,神色就像次元记忆里熟知的那样。

“你这一生只有两条路。”

“一条与世无争。”

“另一条万劫不复。”

-  end

啊哈总算是写完了w

好像满满都是心理描写,倒是写出真感情了自己还被虐到了几下。

大概就是符文是熟知剧情的剧情外人物,参与剧情的代价就是彻底被这个世界抹除这样的设定。

感觉这样一说特别恶俗啊喂!

不过我真的是用了十成的功力写啊整个人都坏掉了…

好困啦,再检查一遍有没有错别字我就睡觉惹!

评论(7)
热度(4)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