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虽然现在不止520了,但是我就是要挂着这个数字 理直气壮)
 

[2015.02.19]PTAT-二十题节选

补个出处w

【二十题】改变。

http://tieba.baidu.com/p/3577138354

选了大概五题左右

有删改

cp向已注明

路人视角慎

要是有错字的话一定是蠢作者眼瞎[

[MasterMind/二十题节选/PTAT(?]

1.卸去嘴角的弧度

2.留起的长发

17.口味逐渐清淡

19.变得待人礼貌

20.彻底告别从前

[MasterMind-卸去嘴角的弧度]

等我发现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太久太久。

记忆里明明还带着几分灵气的孩子突然就长大了,再也不会和我争论应该叫他MM而不是AT这种问题——当然我曾经以为他只是觉得吵腻味了,现在看来大概是他认为没有必要了吧。

的的确确的,他现在更适合MM这个名字,无论是平日里的行为还是说话时候的口吻。

我想我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但作为一个长期室友我又似乎知道了一些。自从大大咧咧的他从世界上完全消失开始,取而代之的就是另一个冷静内敛的他。

这种变化并不是一夜间的,哪怕只是拿笑时嘴角的弧度作对比,那也能发现那越来越浅的变化。一点一点的,从一个人变得像另一个人。

挂在嘴边的玩笑话消失了,干净不染尘埃的笑也消失了,有时他从我身边经过,孤独得像一块冰。

现在他给人的感觉依旧是干净的,当然我指的并不是性格方面的干净,浅紫色的服饰也开始变少,衣柜里偏白的色调表现出了他目前的喜好。

指尖和语气都是温凉的,只有少数时候才能从他那双漂亮的瑰红色眸子里看出被阳光浸润过的柔和——听我说,这只是少数。

我说过,我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但我的确又知道了些什么。他可能瞒着很多人但唯独没有瞒过我的那件事。

他的第一个恋人,和他一样。

我是说性别。

当然我本身对此并没有别的看法,这已经显得再正常不过了不是吗。

我想说的是这段并不算短的恋爱经历居然给两个人带来了那么多的意外,哪怕它最终还是面临了夭折。

并不成熟的方式,两个人都在摸索着应该走的路,我见过他一个人缩在房间纠结应该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也见过另一个人在楼下踌躇要不要按响门铃。

路程确实艰难,虽然在我看来他们这种相处模式即使没有玫瑰巧克力的点缀也能过得不错,但又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总是不约而同的想要更进一步。

年龄受限吧?我这样觉得,最后还是越走越远了。

分手的那段日子我没有见到他的人,长达一个月。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至少表面看不出一点痕迹。

要是真的恢复过来了他还用得着做那么多改变吗。

到底有多痛苦呢。

我又怎么会知道。

[MasterMind/留起的长发]

摘了发箍把较长的头发扎起来反而显得更加利落了,虽说扎头发这种一般只有女孩子会做的事情,但是他做起来我却一点也没有这种感觉。

不过想想也对,留长头发等于女孩子这种莫名其妙的等式究竟是怎么建立起来的?至少我是不会蠢到认为面前这个长得漂亮脾气勉强还算不错但是扎马尾的人是个女孩子。

刚开始的时候只有短短的一截,会随着走路的动作晃来晃去想让人扯一下,声明一点我可是不敢这么做的。

后来渐渐的长长了,也许是因为变长的缘故,发尾开始微微的打起卷。怎么说呢,就是那种看着心痒痒的卷。

再绕回来。

银色的发色是不是很少见,有时候我觉得太浅了会忍不住问他想不想去染个更深的颜色,但他一般只是看我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吃掉盘子里剩下的东西…嘲讽意味不言而喻。

顺带的我也提一下,那位——嗯我相信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在某种方面和MM很像,也可以开玩笑说是夫妻相但我个人还是觉得这干脆叫双胞胎算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突然出现了一个和身边人有着一模一样脸的人什么,切身体会还真的是很奇妙的。

在那会把他俩认错的人就绝不少数,哪怕语气行为完全不相像的两个人,也硬是被大多数人掰成是一个人来谈论。

刚开始的确明显的不适应,只是到后来两人关系越来越好也就不怎么在意这种事情了。最后甚至发展到一个人的事情完全可以由另一个人决定这样,我现在想想感觉还是有点不可思议。

哪怕是现在,光是看被留的越来越长的头发,估计也不容易再把两人搅混了吧。我为此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庆幸,当初怎么都想离得更近的两个人现在却如同河上的小舟,轻轻一推就背道相持。

裂缝只会越来越大,MM变化得越来越明显的同时我也几乎预示到了他们再也不可能相交的未来。

大概是不久前,不记得是哪本恶俗的小言里提到过一句让我多看了两眼的话。

头发也会随着思念越长越长吗。

听着也像个笑话,但是我却暗自相信着这些。

相信那些被藏在看不见地方的思念。

[MasterMind/偏淡的口味]

要我说的话,MM的身体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好,只能勉强算是不太糟糕。

很早以前他其实很喜欢甜食,其中巧克力是占了最大的一部分。

不过我既然敢在这里写,我也不怕他看见这些——曾经还因为吃太多甜食的原因得过蛀牙。

虽然捂着腮帮缩在墙角的样子很难得,但是我终究没有放任不管。禁了半个多月甜点之后总算是不用折腾了,但对面那小子瞪我时候的眼神几乎能把我看个对穿——对我私自给MM下了门禁,我估摸着那半个月俩人除了在学校估计就没见过面。

呵呵,怪我咯?

不开玩笑,时间一长总会什么事情都替着MM着想,被熟悉人看见了都要笑我啥时候这么婆妈了,说实话我明明比MM大不了多少,最多一两岁,但是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不太会照顾自己?

明明基本的生活常识都会有,但一扯到自己身上就统统忘光。

不吃早餐就往外跑啊,找到了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就把自己关房间里晚饭都不吃啊,再从前每天想着怎么看着他安分把每顿饭都吃完才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事。

不过后来……就是消失一个月回来后有段日子生了场挺严重的病,那会只能喝清淡的粥之类,也勉强算是把绝不离手的甜食给戒了。

直到现在他也依旧没有改掉这个习惯,喜欢的甜食越来越少,纷杂的巧克力种类也经过层层筛选到现在只剩下最喜欢的牛奶白巧克力,平时也开始注意起饮食,口味也是一贯都保持清淡。

突然一点也用不着担心了。

手足无措的人却变成了我。

怎么办呢?

 

[MasterMind/变得待人礼貌]

礼貌算是一种品德?必要的行为规范应该在各个学校的小册子上都会多多少少提到这么一笔,但是直到现在我依旧觉得这玩意完全只是为了表现给别人看,只做表面功夫那种。

当然,总有少数人从来不在意这种有关于他人看法的东西,说好听点是我行我素,说难听点...抱歉以我现在的词汇量估计也是想不出什么比较恰当的词了所以干脆略过。很多时候遇见这样的人的时候都会觉得有点羡慕?单说我自己估计也是绝对做不到完全无视无关人士的看法的吧,本来就是在这种环境里长大,适应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改过来的习惯——再往深处扯似乎可以引发一系列问题所以老规矩,依旧略过。

MM,或者说在还能叫他AT那会,可以说就是我在上面提到的这种人,可能比起PT他更加收敛点,但是骨子里透出的那种傲气也很容易让第一次见到他的人亲近不起来,至于PT上文我可能没有提到...但是出于某种目的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他指的是谁。接着上面的话题,我现在依旧不太明白他的自信是从哪里来,又或者不得不承认的,他在某些方面真的是做到不能再好了。

可能第一印象是很难沟通,但是时间一长会发现其实挺好说话的?混熟以后会一把推开房门兴冲冲的把一叠刚刚理清的、但是看起来还是乱七八糟的代码摆在你的面前,指指点点地告诉你它背后藏着的秘密……这种情况也不是少数。

再说现在,我猜他大概是故意的吧,出门的时候故意摆出那种恰到好处又不显亲密的礼貌,“谢谢”“请”等敬语说出口顺溜得让人难以相信,各式礼仪做起来一套一套的,总之、和他熟悉的人绝对受不了这样的待遇。

隔得太远了,想想看,和你合住至少有四五年的人,每次进门都规规矩矩敲三下门,直到你回答以后才进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抱歉”、“给你添麻烦了”之类,就算感觉到被人尊敬的同时也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疏离啊。

虽然只在我看来那是欠揍。

咳,不要太过在意,上面的句子里可能带了点我自己的感情,实际情况其实并没有那么过分?只是那些,完全为了做给外人看的礼貌,他的确是完全做到了——创造了一面隔开世界的墙,墙里只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也是看不太懂他了。

让陌生人越来越远,然后把自己隔绝在墙后。

就像是保护色一般的“抱歉”

 

到底是做给谁看的?

[MasterMind/彻底告别从前]

其实写这些东西的时候他搬家已经一年左右了,我的时间观念一向很模糊但这个却意外得记得很清楚。理由无法组织,只是生命中有幸能遇见这样的人我感到由衷的高兴。

这种说法难免矫情,但感觉确实不错。可能只是看着一个孩子逐渐长大的过程——虽然他成长得太快。这是在意料中的,有句老话是怎么说来着,“金麟岂是池中物”?应该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骄傲依旧在,但是更加内敛,待人礼貌不会让人难堪,处事冷静会用自己角度思考,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

足够了?

足够了吧。

过去的经历对他而言是磨练吗,也许是可以深刻到刻进心脏、又或者是一生的告诫。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已经彻底告别了曾经,告别了曾经的自己还有他。

这些只是随笔写下的东西,没有过分的掺杂,一开始我只是想说个故事,写到最后却发现变成了自己的回忆录。

你若有幸见到他,那就替我祝他过的更好吧。

再后来的……就是他一个人的故事了。

[END]

评论(4)
热度(12)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