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杂记]有关于孤独西落前

[孤独西落前/后记杂谈]

 

◇无所畏惧地絮聒

 

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有没有人看,但是果然会点开的都是我的翅膀(不是),总之还是有必要向想看cp向互动的天使们道歉吧……虽然不是说不会写,但是这一篇文对于我个人而言,其实是非常希望双雄可以是cb向互动的。

 

甚至一开始就想打着cb旗号入坑来着,后来和之纪聊了聊果然还是觉得,双雄那俩干啥都太自然而然了,以至于我自己都觉得暧昧一点都没什么关系,所以还是稳在了cp这里。

 

果然说到底还是一个偏剧情向的人……孤独西落前算是在“我想要好好讲一个故事”的基础上写的第一篇文了吧。

 

从5月24日突生的写作欲望至6月28号,也就是昨天。

 

差不多是一个月。

 

两万四千字。

 

写孤独西落前的时候我正好在看《故事》,只是看了一个序我就恨不得抱着它睡觉(。)

 

但是其实到现在,我也只看了一个序而已。

 

就是那个仅仅只是皮毛的序,让孤独西落前零碎的三四个支线串联在一起,环环相扣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我是个特别喜欢把自己想的文梗剧情告诉别人的人,但是又莫名其妙的不想给大家剧透……所以在最开始构思的那段时间,我一个人疯狂刷着自己小号的屏(。)

 

其实自言自语是真的会很容易解决卡文的问题的……至少对我而言。

 

我会不自觉地一直重复某段剧情的细节,假如卡住,就会习惯性翻到文章开头重新理一遍。

 

这就导致我的有道云……文章修改的历史版本经常会到三四十以上……我记得还有一篇我改过52次(。)

 

改了也没啥用,我自己的硬伤就是习惯性用网文的流水账来写文儿,虽然想努力改,但是总是不自觉地转回来。

 

而且有时候会因为想要努力写好一点,就会出现过度描写的……问题(偷偷艾特一下写完却被我删了的《消融》)。

 

总之这是第一次!能写完它我还是非常开心的。

 

我个人非常喜欢文里出现的每一个角色,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那种亲手写死笔下一个很喜欢的角色的难过。

 

拼图那章我因为修文还是重新看了五六遍,虽然知道自己写得也不好,但是还是非常心疼那个死在我手心的小机器人。

 

就是突然鼻子一酸,敲定tbc的时候觉得这好像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情一样。

 

它毕竟还是死在了我创造的剧情里,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它会死,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我会因为它难过。

 

然后就想起不知道在哪看到的,有人说马尔克斯在他写死奥雷里亚诺上校的那天哭了一个下午。

 

当初看到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不过现在也算是可以稍微理解一点点了吧……!

 

◇不知道算不算彩蛋的彩蛋

 

艾莉卡(Erica)

文章里说过啦,是欧石楠,花语是孤独。

 

凯尔露娜(Calluna)

帚石楠,无所畏惧地取了学名,虽然在英文里也称Heath(希瑟,文章中惊鸿一现吧),但是最后还是偏心了这个名字。

是一种和欧石楠长得相像的花。

 

卡勒吉亚(Calendula)

金盏菊,仍旧是私心的学名。

而且金盏菊的花语似乎有争议?

广传的是“救济”,但其实也有人说是“孤独与背叛”。

具体的解读和传说有关,至于文章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告诉你们(?)

 

在结局收尾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艾莉卡”这个名字背后之人的变化,是不是也相当于一种孤独的继承呢。

 

随意丢一些码字过程中疯狂循环的歌吧…为了找感觉是真的把它们循环得自己都要吐了(。)

不过说到底我果然还是很喜欢的,网易云全都可以找到x

 

Ga1ahad and Scientific Witchery-Mili

Sl0t-Mili

La Ballade De La Rose-Cécile Corbel

The Riddle-Cécile Corbel

月光-黄师傅HBY

(这首似乎是伽罗回忆杀那一章一直在听,导致我写到后面感觉自己都开始荡啊荡……)

ALONE to ALONE-lasah

(大结局循环曲……我其实一直想用这个歌词写文儿来着,因为喜欢过头了所以还是想写连载……但是手上刚完结想写轻松日常缓一缓…)

 

差点忘了我的章节名……

〈逃离孤独之旅〉

〈十六岁的艾莉卡〉

〈故事结束的地方〉

〈你是拼图吗?〉

〈雨落如注〉

〈金盏花盛放之地〉

 

其实标题全是算是很明显的剧透……

章一

是本文正式结局的意味,伽罗是在第一章说过这其实原本是属于小心一个人的“孤独之旅”,但是我有意在标题里放上了逃离,其实大概也是和“孤独西落前”是一个道理吧?

 

章二

看完结局应该知道艾莉卡并非只有十六岁吧……?她是一百年前诞生的机器人,寿命也理所应当要加上一百才对。

我个人觉得这个标题名应该为“十六岁时的艾莉卡”。

把一百年前十六岁的艾莉卡放到与伽罗小心相遇的那一天,不仅预示着她的身体从未改变,还有她本身也永远地停留在了十六岁那年吧。

 

章三

故事结束的地方,会不会有人初看章节名把它当成大结局啊233

其实也算是个结局吧,在一百年前厂长收留离家出走的人类艾莉卡,随后艾莉卡病亡,卡勒吉亚战死,厂长最后一个人带着所有的故事住进了森林的木屋。

一百年前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所以我才把它叫做故事结束的地方。

 

章四

虽然我本身很期待有人能发现这个彩蛋……但是并没有人和我嗦所以我只好自己叨叨了。

你是拼图吗?

为什么在初识拼图那一章节我要写伽爷的回忆杀呢。

其实是为了体现出作为守护者的光辉一生被灾难撕扯出缺角的意味。

在我想象里,小心是天生形状奇诡的那一片,而伽罗则是完整的方形。

他们原本根本不可能相熟相知,最后却奇特地被命运安排在了一起。

那两片拼图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你是拼图吗?”可以理解成是对伽小两人的询问,也可以理解成对所有人发出的疑问。

“你被家人抛弃了吗?”

像是隔着百年时光向凯尔露娜发出疑问的拼图一样。

 

章五

虽说是雨落如注,但何尝不能理解为泪如雨下呢。

 

章六

金盏花盛放之地。

伽罗和小心故事结束的地方,也同样是开始的地方。

金盏花的花语是救济,所以呢。

陷入这个怪圈的所有人都会彻底解脱,正如金盏花海会有尽头一样,这个故事也终将迎来结局。

 

 

◇构思过程

 

因为这个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所以我想详细写一下,没啥兴趣的小伙伴差不多可以关页面了,接下来全是我自己乱七八糟的吐槽和有关记录的照片和截图。

 

一开始我想写这篇文的契机是,偏暗系十五题里的一题。

 

好像是第一题吧,题目是“雨落如注”。

 

契机就是这样,我觉得超神奇。

 

然后之前我就非常想写古灵星和超人外传里的伽小人设,所以干脆简单粗暴地把场景定在了古灵星。

 

而且雨落如注,听上去像是一个结局才会有的场景,于是为了突出这个场景,我把古灵星的气候设定成了炎热少雨。

 

《孤独西落前》一开始的名字叫《拼图》。

 

我想写的其实就是上边彩蛋里写的那个,有关于伽小是我想象中的那两片拼图的故事。

 

起初想的是,小心救了机器人少女一命,然后被送了一盒拼图,他发现有两片怎么也拼不起来,就一直顺手揣在兜里。

 

后来结识来古灵星出任务的伽罗,在经历一系列事件后,拼图被损伤,多出了一个缺口,于是两片拼图得以拼起然后END的故事。

 

然后我因为一直在磨剧情,时不时都要从脑袋里翻出来看一看,有天放下手机准备睡觉,惯例地想了想我的剧情,突然灵光一闪爬起来在手机备忘录上打了几个字。

 

“拼图可以是其中一个支线剧情!”

 

然后啪叽一声倒下睡着了(……)

 







 

这个是后来拖着发小聊天的时候整理推演的剧情……那会这文有很多逻辑上说不通的地方,所以我一直在愁,有关于拼图这个问题我也是等后来才找到答案的。

 

那天晚上还顺便想了想文章名,因为不能用拼图所以干脆就想给文章定一个大主题。

 

那时候艾莉卡的设定已经已经在初步完善了……具体已经很模糊但是我应该还是有存稿的……

 




 

对……一开始就是一个这样,非常累赘的设定。

 

原设里有一百多——个机械艾莉卡!

 

我自己都被震惊了(。)

 

还有为了帮助理解和剧情启发……我每写一点大纲就很插入一段像是正文内容一样的东西,但是多数正文里也有用到,但是也因为后来的剧情改动而变了很多。

 

这一段是我写了但是根本没用上的。

 



 

于是文章的主题就这么定下了,就是孤独。

 


 

是孤独,但是我想写孤独离去来着。

标题直接写这个意思就非常不委婉,一点都不符合我脑袋被打一般的文青气质。

那离去有啥能代替呢。

后来就想到了日落。

然后强行唾弃自己一波说这次绝不取二字四字的文章标题了我一定要突破自我……

于是日落改了,变成了《孤独西落前》。

不管别人满不满意总之我自己是满意了(……)

 

还有关于艾莉卡这个名字,一开始那个愁啊,因为机器人少女那会就是打个酱油的人物,我还想叫她茶白呢结果觉得非常不符合开宝的世界观和文章风格我就放弃了……

 

后来问了之纪……拿了几个超级好听的名字结果还是不适用……最后放弃治疗拖着秋子去找名字。

 

结果他还没找到我这里就已经定下了。

 

就叫艾瑞卡好了。

 

秋子就暴起打了我一顿(……)然后威胁我说金盏花一定要出现在文里(没有)

 

因为想要取这些背后有点意思的名字,又不想找拉丁语那些偏门的,就干脆取了花语。

 

后来发现,这个名字是有官方音译的我就委委屈屈地改了(。)

 

最后变成了现在的艾莉卡。

 

那会的金盏花海还只是路过来着,根本不是主线剧情的一部分。

 

而文章里的失忆老人,取梗来源是“生命不是你过了多少日子,而是你记忆了多少日子”。

 

在艾莉卡那个初设定下以后,我就已经开始写了,而原本第二章的剧情就是艾莉卡会让双雄去找森林里活了百年的老人。

 

然后我非常愁,因为我不知道为啥要去找他……

 

愁了很久,以至于各种草稿上全都是我推剧情的笔记。

 


(……拍出来总之就这样了凑合一下,手稿各种错别字懒得改贴出来简直羞耻play……哇的一声)

 

要是被人嫌弃字丑就搞笑了,然而事实上我写这种东西的时候从来不喜欢把字写好看(。)

 

那时候文章有整整三条线,一条是机器人少女艾莉卡,一条是森林里的百岁老人,还有一条是从主线变成支线从而诞生的小机器人拼图。

 

他们基本都是没什么关联的……所以我在逻辑上卡了很久很久。

 




 

那天只是想再理一理剧情而已……

 

早晨翻《故事》的时候看到过一段话。

 

“故事进展过程的缺乏、动机的虚假、人物的累赘、浅文本的空洞、情节的漏洞以及其他类似的故事问题,才是文笔平淡乏味的根本原因。”

 

我想尽自己所能去创造一个好故事,也想尽力去尊重所有那些愿意浪费片刻时间在我文字上的读者。

 

所以我开始思考该如何把所有的剧情串联一线,让你们感受到的不是一个个零碎的碎片而是一个完整的圆环。

 

于是就出现了上面这段堪称自言自语的聊天记录。

 

可以说是非常惊讶,我自己说完以后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觉得这应该是个好故事,于是就开始更加认真地对待。

 

在一开始的写作过程中为了坚定一下我个人的思想,特地写了一点有关于伽爷的性格理解,姑且也算做一个完全个人的分析吧。

 





 

因为是写给自己的,所以语气就是这么凶。

 

翻翻我以前的大纲,每一次修改都像是和自己吵架一样233

 

其实大概就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在理清所以脉络以后我就没有再动手写过整理好的大纲。

 

因为剧情实在顺了太多遍,即使没有提纲我也能完整地把它写出来。

 

然后在写作过程中逐渐将细节完善,添加上最初的天气和环境设想,补足逻辑。

 

这一部分包括拼图帮了小心什么忙,以及拼图的身份,还有为什么艾莉卡会知道森林中的老人会知道些什么的问题。

 

开始的三个章节我其实早就写好,但是后来因为剧情的大幅度修改,比如去除艾莉卡身上的累赘设定,为她增加与凯尔露娜甚至是卡勒吉亚的交集线,而不得不重新写了很多次。

 

但是它最终还是完成了,哪怕过程再谈起的时候还真是有点挫折。

 

这个是我在构思初期写的手稿,有大纲的初稿和一二章的草稿……那个大纲最后几乎是一点没用的我就不详细讲了。

 





 

我现在还是觉得很奇妙……因为这一个完整的剧情,在一个月之前,它仅仅只是一个关键词。

 

“雨落如注。”

 

◇末

 

想想也是很心疼我的剧情,栽在了我这种人的手上真是苦了他们了。

接下来想必也是要继续看书学习了,在剧情安排上的手法也非常生涩,而且不会安排小高潮和情感冲突也是很严重的问题。

希望在下次写连载的时候能吸取教训吧,在这期间还得……还得……还得看书啊呜呜呜呜我的暑假为什么那么苦啊……

 

……那么再会。

感谢所有看完孤独西落前的读者,感谢所有能将目光定格于此的你们。

我不会抱怨热度的多少,也不会陷入自暴自弃的泥沼。

我想为我自己,为我爱的角色,为我所有的读者创造一个值得一看的故事。

 

谢谢你们。

 

最后给你们看一眼CPU烧坏的我(。




评论(19)
热度(16)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