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伽小]孤独西落前(6-完结)

◇完结啦,可能会开个乱七八糟的彩蛋章…大概就是些自己的创作过程和自我检讨之类的,没啥意思就不会打cptag了……
◇有兴趣的话可以点文章tag看……但是事实上我还没写完(。)

Chapter 5.〈雨落如注〉
 

[伽小/孤独西落前/超人外传设定衍生]
 

Chapter 6.〈金盏花盛放之地〉
 
 
在艾莉卡睁开双眼那一年,她被人告知她是一位出生在贵族家庭的大小姐。
 
 
她今年七岁,言谈举止的优雅和得体是她与生俱来的品质。她被无数上流社会的贵族们夸赞过,甚至不乏一些年轻的小先生向她投来倾慕的目光。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知道,“艾莉卡”其实已经不存在了。
 
 
创造她的那位工程师背对着她拧紧零件上的螺丝,云淡风轻地说:
 
 
“她走丢了。”
 
 
艾莉卡没明白。
 
 
她的父母常年躺在机器人搬起的大床上,不肯把自己肥胖的身体挪开那柔软的床垫丝毫,油腻腻的样子根本不像一个贵族——但又很奇怪地非常像一个贵族。
 
 
七岁的艾莉卡空有一身不知从何而来的礼仪技能,她对待陌生人有着自己的一套完美程序,但却不懂得该如何交上一个可以聊天的朋友。
 
 
直到有一天,她在自家庭院的一个隐蔽小门前看见了一个与她身量相仿的小女孩。
 
 
她穿得朴素极了,白色的裙子和沾了泥点与橘色花瓣的皮鞋,头上戴了一顶帽沿宽大足以遮住她小小脸庞的帽子。
 
 
“你是谁?”
 
 
艾莉卡好奇道。
 
 
这个女孩是如何没有被那些严肃的护卫发现,从而钻进这扇只有她知道的小门的?
 
 
但女孩子并没有回答她。
 
 
她似乎是在帽沿下狠狠地瞪了一眼艾莉卡,旋即打开小门朝着院外奔去,皮鞋落在砖石上的声音凌乱得听不出一点接受过良好教养的调子。
 
 
她可能是平民家庭里叛逆的小女儿。艾莉卡想。
 
 
随后的几日里,艾莉卡总是能在庭院里低矮的墙头、角落的小洞、甚至是隐蔽的地道口发现那个陌生的女孩儿。
 
 
她越来越惊异,像是发现了一只稀有的青鸟。
 
 
“我的名字是艾莉卡,是一种名叫欧石楠的高贵之花的意思——你的名字呢?”
 
 
在她第五次发出疑问后,那个女孩终于没有转身离开,她筋疲力尽地从墙上下来,娴熟地坐上了一旁的石堆。
 
 
“……我明明比你安静多了。”她低低道。
 
 
“为什么要拿我和你比?”艾莉卡为这只青鸟终于愿意落在她的指尖而感到惊喜,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道:“与人结识先说自己的名字是基本礼仪——所以你的名字呢?”
 
 
“我……”
 
 
她缩了缩肩膀,艾莉卡觉得她正在隔着帽沿看她,半晌后,这只美丽的青鸟攥着袖口擦了擦自己的脸,声音闷闷的:
 
 
“凯尔露娜。”
 
 
“是……我的名字。”
 
 
帚石楠。
 
 
一种常与欧石楠混淆的花。
 
 
但在艾莉卡喜悦说着“我们好有缘”的当年,她并不知道这样的巧合意味着什么。
 
 
她在凯尔露娜那里学会了如何翻出杂草丛生的院墙去湖边钓鱼,学会了如何偷走园丁的小铲子挖一条只有自己知道的地道。
 
 
凯尔露娜不怎么喜欢和她有太亲密的接触,拥抱和贴脸颊更是不被允许的。
 
 
不过这并不影响艾莉卡对她的喜爱。
 
 
凯尔露娜经常会望着宅邸的大门发呆,但艾莉卡邀请她正大光明地来家里做客的时候,她却低着头拒绝了。
 
 
艾莉卡觉得她的青鸟真是非常怕生,可又弄不懂她那帽沿下露出的小半边脸庞为何总是写满落寞。
 
 
“凯尔露娜,你不高兴吗?”她问。
 
 
凯尔露娜拉低了帽沿,不轻不重地敲了她一句。
 
 
“……笨蛋。”
 
 
艾莉卡房中的沙漏倒转,细沙与时间一同悄然流逝。
 
 
在三月后的某一天,细雨落下,天空与大地的交界处混沌一片。管家走进大厅向这户人家的主人汇报依旧没有找到他们亲生女儿的消息。
 
 
肥胖的贵族先生满面红光,艾莉卡猜测他并没有听进管家的话,他安心地躺在床垫上,一旁的机器人正往他的嘴里塞着小饼干。
 
 
半晌,贵族先生含糊不清地说道:“什么艾莉卡?艾莉卡不就在这里吗!叫人回来,不用去找了!”
 
 
“我们有一个听话的机器人就足够了!”
 
 
话音刚落,艾莉卡突然在窗边发现了她的青鸟,而青鸟正满脸泪水地看着床上那个肥胖的男人。
 
 
那一直掩藏在帽沿下的,赫然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作为贵族家的小姐,你应该知晓礼仪,乖巧懂事,为家族扬名而做出贡献。”
 
 
“千万不能任性而为,不经允许不准踏出城门一步,更不许为了玩耍而逃了家庭教师的课程。”
 
 
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这么要求艾莉卡,言语间严肃小心似乎是在谨防她陷入某种歧途。
 
 
为什么呢?
 
 
因为从前的“艾莉卡”就是这样一个不遵管教的孩子呀。
 
 
她会言辞恶劣地指责教师的愚钝,会偷偷摸摸拿走园丁的工具,常常卷起自己繁复的裙摆钻进院中的小洞,以换得半天可以任其玩耍的自由。
 
 
她像一只无法被拘束的青鸟,灵活地飞掠在世界的墙头。
 
 
但她始终记得回家,哪怕她会因为调皮被管家教训整整一个小时。
 
 
那个艾莉卡每天盼望着的都是与自己的父母共进晚餐。
 
 
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她曾纤细美丽的母亲会在她生日那天端上一盘亲手做的苹果派。
 
 
苹果派烤得发糊,甜腻得能将人溺毙。
 
 
艾莉卡却对此甘之如饴。
 
 
美妙的日子过去得总是很快,各式机器人开始风靡整个城市,贵族成了最先享受的一批人。
 
 
他们再也不用做任何事,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发布命令,就自然会有人,或者机器为他们去完成一切。
 
 
情怀和格调在上流社会崩塌了,节日和纪念日都没有了人类参加的必要——因为他们并不愿意从床上起来。
 
 
艾莉卡再也没能与她的父母共进一次晚餐,反而因她被惯养出的不羁性格遭到了父母强烈的指责。
 
 
她在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但不到半个月,就偷偷地溜回了家。
 
 
她以为她的消失会让懒惰的父母悔改,却没有料到会看到第二个自己。
 
 
和自己一模一样,却乖顺得多的自己。
 
 
艾莉卡——作为一个人类,迎来了被机器人代替的那一天。
 
 
随后她就被那个代替自己的机器人发现了,那个小姑娘脸上写满了清澈的好奇,但这在艾莉卡眼中却堪比无知的加害。
 
 
艾莉卡对她的厌恶无法用语言来表述,所以她当即转身就走。
 
 
但艾莉卡最终还是心软了。她想着这不应该是机器人的错,所有的问题都应该归结为她那两位日渐冷漠的父母才对。
 
 
她迫不得已告诉机器人少女她名叫“凯尔露娜”。
 
 
暗中则为了自己失去了父母赐予的名字而大哭了一场。
 
 
她假装没事般带着她新得到的小尾巴去做她以前最喜欢做的事情,心中仍然妄想着父母可以回心转意。
 
 
但终究事与愿违,她在自己曾经的家门口听见了她父亲的那句话。
 
 
——“我们有一个听话的机器人就足够了!”
 
 
那天是小雨。她钻进院子沾了一身的雨水,现在又因满脸的泪水而显得狼狈不堪。
 
 
凯尔露娜知道,在那句话说出口后,她就会失去一切。无论是身份还是名字,这座宅邸内的一切都将再也不属于她——而是归在那个名叫“艾莉卡”的机器人名下。
 
 
从此以后,她的存活与否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再无关系,“艾莉卡”不是她,而“凯尔露娜”在一开始就并不存在。
 
 
她离去了。
 
 
 
艾莉卡自诞生以来第一次做出的有失礼仪的事,就是在管家汇报工作还未结束的时候先一步冲出了大门。
 
 
她走到窗边,捡起落下的宽檐帽子,向院子四周望去的时候,已经再也寻不到青鸟的影子。
 
 
身后管家的质问声传来,艾莉卡纠正自己的站姿,礼貌地致歉。
 
 
她比制造她的人类以为的要聪明得多。
 
 
她很快就知道了凯尔露娜究竟是谁,也知道她又为何而离去。
 
 
她想去找她,想向她道歉,想告诉她只有她才有资格被叫做艾莉卡——
 
 
想告诉他,她并没有被所有人抛弃。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艾莉卡想尽办法找遍了整座城市,无数次向街道边的人或者机器询问是否看见过长得与自己相像的女孩——答案永远是否定的。
 
 
凯尔露娜,又或者说是人类的艾莉卡,她早就穿过了那扇艾莉卡永远也不能跨越的城门,走去了艾莉卡无法触及的地方。
 
 
未经允许无法踏出城门的机器人少女,每一年都在向着她的家人所期望的方向成长。
 
 
她栗色的头发变长,脸上的稚气褪去,眼角微微垂下,露出了一派温柔善良的模样。
 
 
可她仍旧在城门前等待。
 
 
士兵不忍驱逐,就看着这个端庄的少女静立在城门口,一日又一日,无论是怎样的风吹雨打都熄灭不了她眼中小小的希望。
 
 
直到战火开始侵染。
 
 
这日艾莉卡回到家时,听见女佣在窃窃私语。
 
 
她们说今天有个据说是机器人制造厂的厂长求见先生,可先生和夫人忙着试用新研发的机器人,并没有去理会他。
 
 
艾莉卡站在窗边看了一眼,记住了那个高大的中年人。
 
 
在艾莉卡十六岁那年,战争终于不再是街头闲人的口口相传。那些不知因何而组建起来的军队打进了主城,冲进了贵族的宅邸,将花园里的一切繁美践踏成泥。
 
 
宅邸的主人和他的妻子被侵略者两刀捅死在了床上,就这样结束了他们极尽奢靡的一生。
 
 
而他们的女儿,被那些侵略者发现其实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人造人后,大笑了几声,准备将她带去街上宣扬一下这难得的丑闻之时,却被人从身后贯穿了胸腹。
 
 
持剑的金发军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外就冲进一个卫兵,嘴里喊着“卡勒吉亚队长”这个称呼,请求他快些离开这个地方。
 
 
军人的动作顿了顿,冲着艾莉卡行了个军礼,递给她一块干净的手帕:“请您节哀。”
 
 
言罢,他紧绷的嘴角突然弯了一下,露出了个有些僵硬的笑来:“您长得真的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随后就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艾莉卡并没有听进这句话,她面无表情地擦干净了脸上的血迹,从几年前凯尔露娜带着她一起挖出的隐蔽地道里逃了出去。
 
 
她彻底离开了这个束缚她的地方,身上唯一的行李只剩下她的名字。
 
 
艾莉卡将凯尔露娜留给她的东西看得极其重要,那个在混乱中不慎丢失的帽子是,“艾莉卡”这个名字同样是。
 
 
在后来的日子里,她仍旧站在城门下眺望那一墙之隔的远方。
 
 
某一日,城门口迎来了送葬的队伍。
 
 
在周围人群的低泣声中,艾莉卡看见了棺椁中那张不算陌生的脸。
 
 
人们唱着“卡勒吉亚将军”的赞歌,送他的尸体回归家乡。艾莉卡趁着没人注意,将那块洗干净的手帕放进了棺椁里。
 
 
英雄会不会不朽艾莉卡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离去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后来的后来,她听说卡勒吉亚将军的父亲悲痛欲绝,得了一种记不住东西的怪病。于是父亲所开的机器人制造厂倒闭了,他也独自一人搬进了无人问津的森林。
 
 
十年过去,二十年过去……一百年过去了。
 
 
再也没人记得卡勒吉亚是谁,翻开记载历史的书籍,人们也仅仅只能知晓百年前在机械之城发生的战役大获全胜,至于获胜的原因,根本没有人会去探究。
 
 
艾莉卡没有放弃寻找凯尔露娜,她与前来冒险的冒险家们谈判,希望他们能帮她能找到百年前的人类。
 
 
但冒险家不把这当一回事,他们告诉艾莉卡,能活上一百年的人类只有那个住在森林里的老人——就是艾莉卡所知晓的曾经的厂长,而其余人类是不可能在寿命上再创奇迹的。
 
 
说不定厂长会知道些什么。艾莉卡想,她忽然从自己的记忆中翻出了百年前某个片段——那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厂长在战火开始蔓延的某一天曾经来找过她的父母。
 
 
……不,不是找她的父母,应该是找“艾莉卡”的父母才对。
 
 
尘封百年的往事突然透露出了一丝线索,艾莉卡惊喜至极,但又苦恼于自己无法离开机械之城的程序设定,不得不再一次地开始寻找起合适的冒险家。
 
 
直到某一天,她因身怀重宝被国王追捕的时候,隔着远远的街道看见了那个宛若被孤独的蚕蛹包裹的少年。
 
 
这份独特的孤僻感让她不受控制地想起了凯尔露娜。
 
 
让她仿佛回到了那个捉住青鸟的下午——那个属于她的,幸运来临的下午。
 
 
就是他吧。
 
 
艾莉卡心想。
 
 
……
 
 
小心超人站在再也不会出声的拼图身边,他的面前是一片近乎看不见尽头的金盏花海。
 
 
那些璀璨如太阳般的花朵即使在雨天也没有黯淡丝毫,舒展着柔嫩的花瓣肆意迎接着风浪。
 
 
“我已经先行读取了卡勒吉亚家政型001号芯片内残留的记忆,记忆中告诉我,这里是一百年前一座机械制造工厂的旧址。”
 
 
“它曾经的名字叫‘卡勒吉亚机械制造工厂’,是工厂的厂长用他儿子的名字命名的……”
 
 
“厂长曾收留过一个名叫艾莉卡的贵族小姐,她似乎是与父母赌气离家出走了……但奇异的是,她的父母并没有来找过她。”
 
 
“等等,你说是……一百年前?”伽罗一愣,“我们要找的人是一百年前的人类?”
 
 
“你们要找的人是不是我不知道,只不过记忆中这个女孩——”小机器人转了个身,在雨幕中打出一个模糊的投影:“她叫做艾莉卡。”
 
 
投影中的女孩约莫十五岁上下的样子,长了一张与机器人艾莉卡极其相像的脸,只是要憔悴忧郁得多。
 
 
“……就是她。”小心超人轻声道。
 
 
“卡勒吉亚家政型001号的记忆里显示,她在被收留后不久回家过一趟,但不出三个月她就又回到了厂长家。”
 
 
“从那时起她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样子也迅速憔悴下来,后来在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她生了重病。”
 
 
“只不过无论厂长和厂长的儿子如何劝说,她都不愿意接受治疗,所以很快,她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厂长曾去找过她的父母…希望他们能来见她最后一面,但那对贵族夫妇并没有接见他。”
 
 
“在艾莉卡死去后,厂长把她葬在了这片金盏花海的深处。”
 
 
“后来,厂长的儿子战死,尸体被送回故乡,厂长也因此得了怪病,一个人搬进了城郊的森林里。”
 
 
“而原本因为故障被留在工厂的卡勒吉亚家政型001号,也因为工厂的倒闭,被人类当成可以使用的机器人捡走,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小机器人的讲述不快不慢,在它的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后,小心超人就径直走进了花海。
 
 
这是一个被埋葬了百年之久的故事。
 
 
原本将彻底被历史尘封,但他却不知为何成了解开谜底的人。
 
 
人类的艾莉卡回到家,发现自己早已被机器人代替了存在,心灰意懒下陷入了彻底的消沉。
 
 
而机械少女则因为对她怀有愧疚,在无法跨越的城门内落寞地等待了上百年。
 
 
还有他和伽罗曾在森林中见到的那个老人……不,不如说是机械厂的厂长,直到今天,仍旧在等待着他的儿子回家。
 
 
这像是一个满溢着孤独的怪圈,厂长,艾莉卡,机器人艾莉卡,以及拼图……都无法逃离那宛如既定般的命运。
 
 
甚至是初来古灵星的他……
 
 
小心超人看了眼伽罗。
 
 
泥土的气息混合着花香充盈着整个世界,小心超人却几乎要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亲眼看着艾莉卡被家人抛弃的拼图,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命运的呢。
 
 
“伽罗……”
 
 
“怎么了?”
 
 
“……没事。”
 
 
小心超人用力眨了眨眼睛,继续朝着花海深处走去。
 
 
那座被花朵拥簇着的墓碑静立着,其上刻着的是“艾莉卡”这个名字。
 
 
“艾莉卡 古灵历20783年-20798年”
 
 
她的一生止于花般的十五岁。
 
 
有人为她守候了上百年,她却毅然决然地在最好的年纪放弃了活着。
 
 
……是啊,被剥夺了名字,失去了父母,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呢。
 
 
小心超人蹲下身,从墓碑下捧起一捧湿润的、沾着几片金盏花瓣的泥土,包进了随身带着的手帕里。
 
 
“伽罗,我们……”
 
 
“别哭了。”
 
 
话音兀地止住。
 
 
伽罗伸手抹去小心超人脸上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的水迹:“我们走吧。”
 
 
小心超人吸了吸鼻子,点头。
 
 
……
 
 
机械之城,城门。
 
 
艾莉卡没有撑伞,她如同这一百年内的每一次一般仰着脖颈眺望城外。
 
 
她觉得自己的等待已经到了最后。
 
 
在那两道身影出现在城门口之时,她终于笑了。
 
 
——凯尔露娜,我是不是可以见到你了?
 
 
小心超人没有计较艾莉卡先前的有意隐瞒,他只是拿出那个手帕包成的小小包裹,郑重地递给了艾莉卡。
 
 
艾莉卡动作轻巧地接过,手帕内的一小捧泥土带着金盏花的香味,和当年凯尔露娜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她想起那帽沿下悲伤的脸,想起褶皱的白色裙子,想起凯尔露娜在那天下午沾满泥点和花瓣的鞋。
 
 
她在这一百年内,没有一天不在想念她。
 
 
她其实早就料到凯尔露娜已经不在这里,可她无论如何也要强忍着孤独见她一面。
 
 
她是不会老去不会死亡的人造人——她有着漫长的生命来等待。
 
 
幸运的是,她还是等到了。
 
 
在百年后历史模糊的现在,她终于久违地感受到了一些怀念的气息。
 
 
英雄会不会不朽艾莉卡不知道,但她知道离去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艾莉卡温柔地笑了笑,将储藏机器人心脏——也就是能源石的胸腔打开,取出其中小小的圆形晶体,把那捧泥土珍重地放了进去。
 
 
她把晶体递给小心超人,然后仪态端庄地鞠了一躬。
 
 
“‘艾莉卡’系列高仿机器人007号至016号向您郑重道谢。”
 
 
“感谢你帮我找到她……”
 
 
“她的父母在我升级至016号时就死于战乱,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改变过容貌……我也失去了看着她渐渐变老的机会……”
 
 
“这是作为我启动能源的源晶体……它应该能帮助你修复自身的缺憾,算是我所能献上的小小敬意。”
 
 
“……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否在我……程序终止的时候……把我带到她的身……”
 
 
艾莉卡的声音中机械感愈渐明显,不待最后一个字从她口中念出,她透亮如宝石的双眼就暗淡了下来。
 
 
……这场永无止境的等待终于结束了。
 
 
自此,孤独感不攻而破,云层乘坐星际列车匆匆赶回,铺张了整个天空,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在迟到许久后姗姗来迟——古灵星像是直到此刻才堪堪醒来。
 
 
 
“是…梦吗,伽罗。”
 
 
“……不是。”
 
 
伽罗看着陷入沉寂的机械少女,想着自己此行的任务可能也在同一时间告一段落。
 
 
与其说是出差……不如说是一段堪称奇妙的旅程吧。
 
 
他掩盖住心底的五味杂陈,问道:“接下来呢,小心超人?”
 
 
“……接下来。”
 
 
小心超人摊开手心,看着那颗光华四溢的源晶体,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皱着眉头的笑来。
 
 
“……就回家吧。”
 
 
那个旧旧的机器人,在那天夜晚趴在他的床头,一字一顿地告诉他:
 
 
“早点回家吧,小心超人。”
 
 
所以,回家吧。
 
 
眼泪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地落进衣领,小心超人又重复了一遍。
 
 
“……我们,回家吧。”
 
 
END.
 
 
 
 
 
 
Chapter 0.〈逃离孤独之旅-终〉
 
 
小心超人指尖动作一停,手中飞速转动的魔方便咔哒一声,停留在了一个完整的色块面上。
 
 
“四秒。”伽罗把手里的秒表伸到小心超人面前,有些惊叹地道:“又是新纪录啊。”
 
 
博士突然从实验室里探出身,“先别玩了,有市民呼叫求助呢。”
 
 
开心超人闻言兴冲冲地凑到小心超人身边:“博士我去吧!小心超人刚修好没多久,不能出任务!”
 
 
“可是……”
 
 
“让我去吧!”
 
 
“我是说……”
 
 
“让我去吧,博士!”
 
 
“别打断我说话!开心超人,你给我写作业去!”
 
 
开心超人猛地一噎,片刻后委委屈屈地重新坐到了书桌前:“我真的不想写作业……”
 
 
小心超人和伽罗对视了一眼,随即默契地同时消失在了家中。
 
 
伽罗偷偷瞥了眼小心超人微弯的眼角,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
 
 
古灵星,机械之城,金盏花海。
 
 
小小的墓碑旁,美丽的少女侧倚着墓碑沉沉睡去。
 
 
一只青鸟扑棱着翅膀,悄悄落在了少女肩头。
 
 
而她的怀中,正端坐着一个被漆成温暖橘色的小机器人。
 
 
……
 
 
城郊森林。
 
 
老人将手中装着骨灰盒的白色布袋埋进了地下,再抬起头时已然泪流满面。
 
 
……
 
 
……你想说的孤独是什么呢。
 
是长达百年的无人问津,是伫立城门内的无尽等待,是不合群者的落寞,是独身英雄一路走来的足迹。
 
是你的血离你而去。
 
 
她的名字是艾莉卡。
 
Erica,孤独与背叛之花。
 
肩负着相同名字的两个个体,人类心脏与机械内核之诗。
 
 
在孤独西落之前,感谢你听我讲完这个故事。

评论(9)
热度(48)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