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痛思时运不济,不如起而磨砺秃笔。

圈名布团,520fo啦,谢谢你们。

码字嘛,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


比较排斥圈内掐架,至少在这里请给我的读者留一片净土。

我一直很喜欢他们。
 

[伽小]孤独西落前(4)

◇就快日落了。 
Chapter 3.〈故事结束的地方〉
◇最近没什么心思耍皮,安心写文吧。
 

 
[伽小/孤独西落前/超人外传设定衍生]
 

Chapter 4.〈你是拼图吗?〉
 

“——长大以后我也要成为大英雄!”
 

年幼时的他眸光璀璨,明明迈起正步来都摇摇晃晃,可就是偏偏敢把遥远的梦想时刻挂在嘴边。
 

 
伽罗曾经的梦想是成为英雄。
 

后来则梦想着为自己的家园献上一切。
 

他身上具备着一个军人所需的全部品质,坚毅沉稳又敢于付出,也因此被他曾经的军部上司称赞为天生的军人。
 

伽罗的人生几乎是没有任何缺憾的。他沿着自己的道路一路走来,期间收获了无数荣耀与赞扬,鲜花淹没了他的前路,人民为他佩戴上了守护者的勋章,口中吟唱的赞歌充斥着敬仰。
 

但这一切都在他踏进那扇象征着上位者的大门之时,全都离他而去了。
 

伽罗始终记得他第一次参加的统领会议,他佩戴着守护者勋章平静入场,期间投来的视线不乏敬畏和试探,但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则是那几道从总统身边投来的,隐藏极深却依旧难掩算计的目光。
 

权利的顶端比他所想的还要黑暗,阴谋和陷害蜂拥而至,为的只不过是将他从那个万众瞩目的位置上推下,好让居心诡测者从中得利。
 

他在这样暗潮涌动的环境里艰难自保,最终在登上上将之位的同时,也彻底学会了该如何应付。
 

起初他早就注意到凯撒私下的动作,但想着阿德里还有自己坐镇,凯撒就算再怎么预谋也搅不出什么风浪。于是就施技帮阿卡斯先行脱身,再暗中送他暂时离开阿德里,打算等他解决了凯撒的隐患后再传讯让他回来。
 

他几乎已经算出了凯撒计划中的每一步,他为所有深陷圈套的人解围,可就是本能般地忘记了自己。
 

伽罗,阿德里的战神,现任守护者,人们的信仰。
 

他的名字伴随着一个比一个更加夺目的称号,从未佩戴过的军功章其实早就可以挂满整个胸口。
 

有他在的阿德里可以歆享安宁,那要是没有他呢?
 

所以意外发生了。
 

阿德里漫天的蓝色星辰在同一时间坠落,埋伏已久的入侵者挖出星球内最最核心的能源,让昔日的富饶在一瞬间毁于一旦。
 

中计离去的战神听不见他的土地上人民的哭喊,他只在慌乱回头后看见那一片袭来的热浪,裹挟着碎石的爆炸冲击在他看来近乎同等于人们的鲜血。
 

——阿德里毁灭了。
 

伽罗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小小的阿德里根本无法满足凯撒的野心。
 

身为守护者的他,总是喜欢将目光定格在自己的身后,定格在那些被他保护着的人们身上。
 

凯撒则不然。
 

久居上位的人向来学不会安享现状,在他们的博弈中,阿德里的覆灭甚至算不上筹码,它富饶的能源只是这宏大棋局里一个微不足道的起跳板罢了。
 

但即使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伽罗比谁都悔恨,比谁都痛苦,但那又怎么样呢。
 

梦中的湛蓝高塔坍塌,曾站在它顶端的守望者拿出了漫长生命中的三分钟来为它默哀。
 

三分钟就足够了。
 

从此以后,伽罗所迈出的每一步,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里都能窥见阿德里的影子。
 

哪怕他仍旧会拍着阿卡斯的肩膀一遍又一遍地向他重复那个既定的事实。
 

——阿德里已经不存在了。
 

 
阿卡斯觉得他的好友重新变回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样子。
 

他从阿德里的守护者,变成了一个军人,最后变成了伽罗。
 

像是那次惨痛的教训终于撕开了他身为守护者的那完美伪装,露出了他本来的模样。
 

他仍旧严守着当年的军规,满心的正义没有动摇丝毫。但他同样会笑会感动,会为了一个拙劣的恶作剧费劲心思,遭人调侃也会露出难堪的神色。
 

伽罗终究也只是伽罗,他只不过是将曾经重要的东西轻轻地放回了原位,带着那不会灭亡的精神孤身离开了而已。
 

所有东西都会在做出选择的那刻重新开始,伽罗是这样,阿德里也是这样。
 

他身负着的,是阿德里至今为止全部的荣光,而非灭国之仇。
 

伽罗不是阿德里历史遗留下的纪念。
 

他只是伽罗。
 

……
 

自从那次谈话后,两人的关系每一日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
 

小心超人还是那副能用眼神传达的意思就绝不会开口的模样,伽罗对此也早就习以为常,并且觉得这并没有对他们之间的交流造成什么阻碍。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古灵星依旧没有下雨。再灿烂的阳光,连续看上一个月也会觉得腻味,更何况这样的天气伴随着的常常是难耐的高温。
 

这天小心超人比平时早醒了半个小时,站在旅馆的窗口发了一会呆,半晌回过神来,正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忽然听见窗外有人在叫他。
 

小心超人回头,就看见伽罗站在楼下冲他招手。
 

他要去晨练吗……小心超人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我去求见一下国王!马上就回来!”
 

伽罗对他喊。
 

……接下来应该说“路上小心”才对。小心超人把这句话在喉咙里滚了两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同样冲着伽罗挥了挥手。
 

“……再见。”
 

他轻声念了一句,随后立刻关上了窗。
 

伽罗毫不意外地笑了笑,转身朝皇宫走去。
 

小心超人在伽罗走后不久就独自出门,惯例地在城市里转了一圈,向路边的机器人打探了一下人类艾莉卡的消息。
 

当初的艾莉卡既然没有被找到,那她现在还在主城里的可能性就应该非常小才对……
 

多次询问无果,小心超人原地踌躇了一会便决定出城看看。
 

机械之城的城门虽说还能叫是城门,但其实早已失去了城门的效用。
 

小心超人觉得它更像是被刻意保留下来的历史残骸,因为那些看似年代久远的砖石上满是被战火摧残过的痕迹,只是不知为何却仍旧能奇迹般地屹立于此。
 

他收回目光,没有丝毫停留地直接穿过城门。
 

离开了机械与人共处的城市,郊外草木生机的气息让小心超人思绪一清。沿着碎石子铺就的道路一路前行,他决定先去附近的村庄看看,可还没走多久,就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道稚嫩的童音。
 

“既然爸爸妈妈懒得把你丢掉,那就让我来丢好了!”
 

“连拼图都不会拼……放在小希瑟家肯定会被送回原厂家销毁的!”
 

随即是一声盒子落地般的声响,那声音又说:“拼好才能回来,拼不好就永远不要让我看见你!”
 

小心超人躲在树后看着那个满脸厌恶的小女孩离去,又把视线投向了那个站在树下一动不动的铁皮机器人。
 

那是一个很旧很旧的机器人,身体像个笨重的盒子,靠着四个滚轮移动,和小心超人先前看到资料里描绘的机器人有点相似。
 

它浑身锈迹斑驳,有一只机械臂已经摇摇欲坠,看起来和星星球垃圾场里堆砌的那些没有什么区别。
 

机器人僵硬地转了一下身体,在小心超人的注视下缓缓打开了拼图盒的盒盖,慢吞吞地把机械臂伸向那些零碎的拼图碎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小小的碎片在机器人的手下渐渐重组,却又被它笨手笨脚地打乱。它一次又一次地将它们重新拼起,像是有着无尽的耐心来给予这些给它造成麻烦的小玩意们。
 

终于,在小机器人再次打乱了它好不容易拼出来的一个小角之时,一只手伸从一旁伸出,将一枚拼图拼回了原位。
 

伸出援手的少年有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他的脸上明明没有任何表情,可小机器人却读出了一些腼腆的善意来。
 

它将这一信息艰难地塞进自己的资料库里。
 

换个说法,小机器人记住了这双眼睛。
 

小心超人默不作声地从拼图盒里挑出匹配的图案,再把它们一个个放回了原位。
 

一场奇异的合作正在无声地进行着。
 

突然,正在挑拣拼图的小机器人动作一顿,脑袋上的红灯滴滴亮了起来。
 

“……系…统故障,系统…故障,匹配、无法匹配……”
 

小心超人看向小机器人,伸手把它手里拿着的两片拼图拿了过来。这才发现这两片拼图图案相配,可是由于制作的失误,它们并不能拼在一起。
 

其中一片多出了一个角,另一片则是一个完整的正方形。
 

正思考着,伽罗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
 

“……拼拼图。”
 

“……”
 

差点以为小心超人在和自己开玩笑的伽罗看见他手里拿的两片碎片,这才相信了小心超人在荒郊野外玩拼图的事实。
 

“遇到麻烦了?”
 

小心超人把手里的两片递给伽罗看。
 

伽罗瞥了一眼,拿起那片正方形拼图,并指为刃削掉了它一个小角:“这样就行。”
 

点点头,小心超人重新接过碎片,把它们放在了拼图的左下角。
 

伽罗则盯着手心被切下的拼图残角若有所思。
 

很快,整幅拼图就被复原。小心超人盘腿坐在地上,抬头问机器人:“做好了,你要去找她吗?”
 

“……找,要找。”
 

小机器人磕磕绊绊,滚着轮子朝着城门的方向行去。
 

小心超人顺势望向伽罗:“我跟着它。”
 

“它怎么了?”
 

“……被家人抛弃了。”
 

说完这句小心超人就不再说话,起身跟着小机器人往城里走。
 

伽罗跟在他身边:“我去问了国王。”
 

“他说没有听说过有谁家的贵族小姐在七岁前走失。”
 

“……他既然会追捕艾莉卡,那就没道理不知道她的身份。我觉得艾莉卡可能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
 

“你,不怀疑她骗我们?”小心超人问。
 

“说谎和隐瞒不一样。”伽罗神色平静,“毕竟谎言总是有迹可循的。”
 

……
 

小机器人在城里兜转了三圈,最后在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
 

“找、不到……资料错…错误……”
 

“……它好像记不清家在哪里了。”
 

伽罗走近了把小机器人调转过身,试图在它身上找到写着住址或者型号的标牌。
 

“连型号都丢了…这下连厂家都找不到了吧。”片刻后,伽罗指了指机器人身上一块铁皮脱落的痕迹,“标签已经掉了。”
 

“……”小心超人沉默了很长时间,突然开口问伽罗:“博士…能修好它吗。”
 

“当……”肯定的句子还没说完,伽罗猛地反应过来:“你想回星星球?”
 

“……”
 

小心超人没有回答,走上前拍了拍小机器人的铁皮脑袋。
 

“……以后,叫你拼图吧。”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被取名叫做拼图的小机器人扭过身来,它看见少年眼里映出的,宛如落入深潭的橘色落日。
 

太阳要落山了。它偷偷想。
 

可是我的家呢?
 

TBC.


Chapter 5.〈雨落如注〉

 
◇拼图是我全文最喜欢的角色…非常喜欢它。
◇可惜它的故事很短,比所有人的都要短,也比所有人的都要简单…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对不起它。
◇唉,抱抱看文的天使们,别嫌我烦,就要完结了。

评论(4)
热度(30)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