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码字的。
 


[索然无味的生活怠惰系]

[边缘:ELS/开联/TRPG/姜饼人]

主 动的圈地自萌老好人,被 动的过激毒唯亲妈推,是对着本命散发过剩母爱的当代珍稀玩家,美中不足的大概是有点儿精神洁癖。


圈名儿是布团,布布团团布团团,爱好是修改lof简介(快点闭嘴)

这是一条之纪已阅的个人简介(?)
 

[伽小]孤独西落前(1)

◇去不熟悉的星球冒险吧!这篇不会太长,连载。
 
◇还有还有,在这里特别感谢一下开宝评文组的那位太太,你的文评我看见啦!想着我这样的文笔居然还能收到那么——棒的文评,真的非常开心。你说的问题我会注意,有关于情节安排上的硬伤我也在努力改正,总之还是超级感谢你w最近一直在忙着准备期末没有及时做出回应也是很抱歉(っ´;ω;`с )……
 
◇这篇是超人外传设定的剧情延伸,也许会开点脑洞,但不会过分。
◇听说十一季要炸古灵星…我要赶紧利用一下场地。还有就是拍胸脯表态双雄感情线绝对不会虐,虐了我日更万字(…
 

 
[伽小/孤独西落前/超人外传设定衍生]
 

Chapter 1.〈逃离孤独之旅〉
 

房间里一片昏暗。
 

唯一的一扇窗里嵌进了半轮将死的斜阳,不知名的鸟类自滚烫穹顶飞掠而过,落下的一声凄鸣如箭般坠入了屋中。
 

窗边站着的人一言不发,身影孤寂得像是一座无人问访的碑。
 

突然间,一只白鸟撞碎玻璃,死在了这世上仅存的阴凉里。他应声回头,目光所落之处却不是地上的死鸟,而是那角落中窥视已久的幽灵——
 

 
伽罗倏然惊醒。
 

赤红的他星日暮之景潮水般地褪去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裹挟着星星球晨间凉意的和煦阳光。它们悉数被一卷湛蓝的窗帘拥在怀中,半梦半醒间恍若能看出一片粼粼的蓝海。
 

又是梦。
 

伽罗盯着被风拂起的窗帘怔怔地出了会神,片刻后看了眼时间便利索起身洗漱。思绪的纷乱显然不能打乱一个优秀军人十年如一日的标准作息。
 

在忙着给牙杯接水的空当里,伽罗从镜子里瞥见了脸色极差的自己。想到昨晚所做的梦,他捋了把被汗湿的刘海,干脆把一杯子的冷水兜头倒下,以强迫自己尽快清醒过来。
 

 
三年前,星星球的五位超人中有一位突然不辞而别。
 

那是五位守护者中最为孤僻的一位,无论出席怎样重大的活动,他都喜欢独自一人呆在角落。
 

不愿出现在群众面前,也不愿与人交谈,甚至对于一切喧嚣吵闹都敬而远之。
 

星星球的居民在茶余饭后谈起他之时,偶尔会想起他以前的模样。
 

记得那时五颗机械石刚被激活,性格各异的五位超人才出现就受到了空前的欢迎,而那位守护者也没有现在这样的冷漠寡言。
 

不如说是,无论如何都称不上寡言。
 

他大概是非常喜欢说话的,只是出门买个西瓜的小事,到了他那里能被硬生生说上一个小时。
 

起初人们还能新奇地听他把话讲完,但等那股好奇劲儿过去,不满的声音就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
 

收养超人们的宅博士家经常会收到诸如“希望小心超人能少说点话”的投诉信,但每当博士向那位超人说起这样的意见的时候,他总是抿紧嘴唇,满脸无措地摇头。
 

随后,守护者开始有意识地淡出人们视野。他变得极少出门,即使出门也会带着口罩,独来独往得像是把自己关进了无人能叩响的世界内。
 

那时的伽罗刚受球长雇佣,长居星星球以便完成任务。
 

可以说他是亲眼看着那个一开始还会因为他随口的一句话愤愤不平好久的小家伙一点一点变成不苟言笑的模样的。
 

伽罗很早以前还暗中觉得他幼稚得和从前的阿卡斯有得一拼。但那孩子状似开朗的外表下好像又藏着一颗极易害羞的心,偶尔展露的笑容腼腆得和他说话的时候判若两人。
 

有关于这个问题,伽罗其实是有私下询问过宅博士的。
 

博士对他的留心表示了惊讶,但也很快就告诉了他答案。
 

原因是机械石损坏。
 

那些诞生于启源星的孩子有着无限发展的空间,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存在,构成机械石的材料更是无比稀有,以目前的科技手段根本无法将他们修复。
 

宅博士说出这结论的时候,担忧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那个孩子身上。但那一位却恍若未觉,自始自终都缩在房间角落,低着头不知道在摆弄些什么。
 

“黑色机械石代表的是坚毅。”博士把堆在电脑桌前的资料推到一旁,露出泛着蓝光的显示屏:“小心超人本该可以独自面对一切困难,哪怕只存在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不会轻易地认输。”
 

“……但现在机械石却损坏了。”
 

彼时的伽罗并不理解博士所言究竟指的是什么,但很快,小心超人就用切实的行动告诉了他答案。
 

抛弃本该守护的星球,带着自己所有存在的痕迹,甚至连一句告别都没有——就这样在一个平凡的早晨,孤身一人完成了一场离别。
 

他唯一落下的东西是一个被复原到一半的魔方。
 

对此博士似乎是早有预料,在所有人都乱作一团的时候,他默不作声地捡起了那个被遗落在角落的魔方,仔细擦拭干净后,将它放回了纸箱。
 

听到消息前来拜访的伽罗偷偷看了眼箱子内装着的东西,恍然发现那是被超人们玩腻丢弃的玩具。
 

“困扰着小心超人的是他与生俱来的孤独,”宅博士合上纸箱的盖子,直到这时才解释道:“他的确有试过用自己的方式去抗争它。但是现在,他放弃了渺茫的希望,选择服从命运。”
 

“……他其实根本不擅长和人对话。”
 

“但是就像他可以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去看书,去学习绘画一样。他以为自己可以摆脱孤独,所以勉强着自己去与人交谈,徒劳地寻找话题,绞尽自己所有的思想来组成句子……最后却被人误会成是啰嗦。”
 

“他不是做不到……”
 

“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年轻的科学家叹了口气,自顾自地黯然了一会,但很快又重新振作起来:“伽罗,假如你有机会遇到他的话,请把他带回来吧。”
 

“毕竟一时半会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可以等一会再解决嘛。”
 

伽罗站在原地沉吟片刻,郑重地点头。
 

……
 

时间就这样过了三年。
 

这期间伽罗去过不少星球执行任务,每每向当地居民询问小心超人是否来过时,他总是能得到肯定的回答。
 

但假如问题涉及小心超人究竟去了哪里,答案又千篇一律的都是“不知道”。
 

这样的情况经历得多了,伽罗终于确信这个离家出走的超人正在进行一次全宇宙范围的不定点长途旅行。
 

他所走过的道路错综复杂,在茫茫星海中根本无迹可寻。
 

那本该是属于他一人的孤独之旅……
 

 
正沉思着,一则突如其来的信息却唤回了伽罗游离的神志。
 

「李门教授在宇宙中发现了某种不知名的放射性物质,而这种放射性物质似乎来源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古灵星。」
 

「古灵星历来神秘,希望你能前去调查,具体坐标已发送。」
 

……要出差。
 

有那么一瞬间,这位曾经的阿德里上将觉得他终于步入了父亲的后尘,不得不开始为自己的生计而奔波了。
 

想到这里,他竟久违地产生了想要热泪盈眶的冲动。
 

呸。
 

伽罗吐掉嘴里的牙膏泡沫,偷偷做了个自以为凶狠的表情。
 

……
 

星星球历20899年。
 

古灵星机械之城。
 

小心超人将裹着白鸟尸体的手帕埋入地下,在填上最后一捧土的时候,他别在耳后失效已久的通讯仪悄悄地闪烁了一下。
 

是不曾见过的,湛蓝色的光。
 

TBC.

Chapter 2.〈十六岁的艾莉卡〉


◇开一个正剧坑,我尽量用轻松一点的笔调来写w算是一个挑战吧,之前并没有涉猎过这个类型来着。
◇首章是交代一下前提!不出意外的话可能下周二三放第二章,我还要再整理一下内容(ノ´д`)
◇是一个小小的冒险故事,不敢奢望你们会喜欢,但是还是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天使w

评论(14)
热度(42)
© 绕城绘夏 | Powered by LOFTER